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大漢崛起 > 第766章白馬津關羽顯圣
    趙云說完這么一段話,便將手中端著的酒杯灑在地上。

    一旁的張任,也跟著將手里端著的滿杯酒撒在了地上。

    說來也怪,這酒一灑下去,趙云只覺一直繚繞在耳邊的金戈鐵馬之聲終于消散了。而張任,也只覺那陣陣陰風終于不吹了。

    二人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雖然鬼神之說,雖然虛幻,但天下確實有一些怪事無法解釋。

    比如頭七,說是人死后的第七天,亡人的魂魄會回家一趟,這一天晚上,家里會出現一些怪響以及動靜,比如說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但第二天起來一看,卻一切正常。(我遇到過……)

    趙云張任二人見此,便將這情況歸咎為關羽顯靈了。

    趙云對著張任說道:“看來云長是知我到此,所以顯靈了,讓將士們休息一會,咱們去陪云長敘敘舊,喝杯酒如何。”

    “云長過世,我領軍在外,未能前往祭拜,今日至此,理應陪他敘敘舊。”張任點了點頭,提著酒壇子來到石碑下。

    趙云便下令騎兵原地駐扎,休息一二,與張任來到石碑之下,席地而坐,一邊喝著酒,一邊述說著與關羽相關的往事。

    酒過三巡,趙云手里的酒壇子也空了,趙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對著石碑說道:“好了云長,云提兵北上,身兼重任,今日便到這里了,待擊破魏賊,在過來與你把酒言歡。”

    趙云說罷,便召集兵馬,準備前往白馬津渡口看看情況。

    兩千兵馬皆上了戰馬,準備往北而去,忽然,一陣狂風驟起,忽然天昏地暗。

    此時已然入冬,這一陣狂風竟然吹得飛沙走石。

    “吁!”趙云張任二人在前,只覺狂風甚大,騎兵奔走竟遇到阻力,難以向前。

    趙云回頭看了看,所有騎兵也都是如此,被狂風吹得寸步難行。

    先前趙云聽見金戈鐵馬之聲,張任只覺陰風襲體,而騎兵們卻沒有這種感覺,可現在這狂風卻是真實存在,所有人都感應到了。

    張任伸手在半空中感應了一會兒,旋即說道:“今日天晴氣朗,怎么突得狂風大作,天昏地暗,真是奇了怪了。而且這風向,還是東南風啊,子龍,你是河北人,可曾遇到這種怪事?”

    趙云沉吟道:“夏季刮東南風,冬季刮西北風,此乃定律眾所周知,雖然有時候冬季也刮東南風,但提前也能看出預兆。

    當年曹操南下,兵至赤壁,時值寒冬,周瑜想出火攻之計,但當時吹的卻是西北風……”

    張任聞言立刻說道:“我聽說是大司馬祭天,借來三日東南風,周瑜火攻之計才得以實施。”

    趙云聞言笑道:“非也,大司馬隱居隆中,久在長江邊上,熟悉長江氣候,根據經驗,知道當時風向會有所轉變,這風并不是借來的。”

    “這么說這東南風來的是正常的?”張任沉吟道。

    “不正常!”趙云搖了搖頭道:“風向轉變會有預兆,不會像今日這般突然天昏地暗,平地起東南風,這風會不會是與……”

    趙云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坡嶺上的石碑。

    “會不會與云長有關?”

    剛才那金戈鐵馬之聲以及陣陣陰風,別人沒聽見就他們二人聽見了,祭拜完關羽之后,異像就消失了。如今離開,又突然狂風大作,趙云也只能將這種怪事歸咎到關羽身上。

    張任聞言沉吟道:“大將軍公正無私,從不因私廢公,如今我們有要事,他又怎么會顯靈阻攔呢?”

    趙云連連擺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會不會是魏軍有埋伏,云長顯靈示警,在提示我們?”

    “嗯?”聽了趙云的話,張任心中咯噔一下:“如此異像,說不定真是云長顯靈想要提示我們什么。”

    趙云翻身下馬,對著石碑的方向拜倒在地,口中念叨道:“云長啊云長,若真是你在顯靈,想要提示我們什么,便請散去這狂風吧。”

    趙云話音剛落,那狂風頓時削減了許多,只是并未散去,但其風力卻是減弱了許多,并不影響騎兵行軍。

    “果真是大將軍顯靈!”張任見此驚訝道:“子龍,我看咱們還是不要貿然進軍,先派騎兵沿著黃河打探一二吧!”

    “也好!”趙云點了點頭,喚來一個騎將,命其率一支騎兵沿著黃河打探情況。

    趙云自率主力大軍,在白馬古戰場駐扎。

    等了半個多時辰,騎將率兵返回。

    “怎么樣?可曾遇到魏軍埋伏?”趙云喚來前去打探的斥候隊長詢問道。

    “怪事,怪事啊!”斥候隊長一臉驚奇的說道:“將軍,我率兵北上抵達白馬津,白馬津渡口并無渡船。隨后我又率兵沿著黃河打探,發現那狂風,只在一個范圍內吹,尤其是白馬津上游二十里,最為明顯。”

    張任聞言疑惑道:“什么狂風只在一個范圍內吹?說清楚了!”

    斥候隊長抓了抓腦袋,用腳在地上畫了個圈,說道:“就是狂風只在這一個圈子里吹,外面卻是無風。”

    張任擺了擺手道:“許是遇到高山隔絕大風。”

    斥候辯解道:“不是,那是一片平原,并無高山阻隔,那狂風只在那范圍內刮,比這里大多了。而數步之內,卻一絲風也感受不到。”

    “竟有如此怪事,帶我們去看看。”

    趙云張任二人對此非常驚訝,決定前往斥候隊長所說的地方去看看。

    一行人北上抵達黃河岸邊,果然,黃河岸邊的風更大,趙云不覺得這有什么,因為冬天黃河邊的風本來就大。

    抵達黃河之后,斥候隊長又讓趙云沿著黃河上游走,走了二十多里路,情況便有些奇怪起來。

    現在外圍,趙云望著前方沙塵漫天,不禁說道:“這風果然不對勁,前面狂風大作,這邊卻風平浪靜,就好像完全處于兩個世界。”

    “突生異像,又可能是云長顯靈,不得不防啊。”張任皺著眉頭沉吟道。

    愛尚手機閱讀地址: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