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小甜力 > 第33章 大結局
    客廳里彌漫著有些僵硬的氣氛,大家都各自站著或坐在沙發的一角, 互不搭理。

    律師這次倒是來的很快, 他一直是江豪的御用律師,平常有任何法律上的事情都是通過他來處理的。

    方律師帶著一副眼鏡, 身材微微發福, 穿著一身看起來有些過于貼身的黑色西裝。

    “大家都到了,那我就開始宣讀遺囑了。”

    祁跡也坐在一邊翹著腿,一只手擔在沙發扶手上。臉上的表情跟屋子里的其他人一樣,都看起來很嚴肅。

    而江致遠則是身體前傾的坐在沙發邊,兩手搭在膝蓋上握在一起。不知道為什么, 他就是感覺自己今天的情緒很不對勁。

    雖然一遍遍的在心里勸自己, 結果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去。但還是感覺心慌慌的,又找不到突破口。

    一切都準備就緒, 方律師的手中的遺囑也打開了。

    而當對方念完遺囑之后, 江致遠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覺得自己剛剛一定是幻聽了。

    “你剛剛最后一段念的什么?天群集團的接任總裁是誰?”

    方律師抬頭看了他一眼, 目露同情:“江豪先生指定的下一任接任總裁是江何先生, 并且同時接受35%的集團股份。”

    他沒聽錯,竟然是江何?哈哈哈,真的是江何!

    江致遠靠向身后的沙發, 一瞬間腦子里想了很多事。

    等他終于接受了這個事實之后, 就轉身準備去找祁跡商量對策。

    但是他轉過頭卻看到了江何跟祁跡站在一起握手言歡, 這讓江致遠有些發懵,但還是站起來走了過去。

    “祁哥, 你現在有時間嗎?”

    他問完之后,祁跡沒有回答,站在一邊的江何卻開口了:“不好意思,我已經約了祁哥吃飯,他可能沒有時間。”@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江何長得跟江致遠有幾分相像,不過以前一直都是看起來文質彬彬,很乖巧聽話的樣子。

    但是他今天說的話,還有他臉上的笑容全都變了。再也沒有了以前的謙遜和乖巧,只剩下了一臉得意的笑容。

    江致遠看到他的變化,在心中冷笑了一聲。不過并沒有在意他口中的話,而是看向了祁跡等他的回答。

    結果卻再一次的讓江致遠驚呆,祁跡竟然笑著拍了一下江何的肩膀說:“一切當然是以江總說的為準。”

    江致遠瞬間感覺整個世界都顛覆了,他還是有些不敢置信的問:“祁哥,你開什么玩笑呢?”

    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江致遠都快急死了。

    祁跡卻是一臉嚴肅:“沒有玩笑,我至始至終都是站在江總這邊的。”

    而這個江總指的到底是江豪還是江何都無所謂,因為現在看來都是一樣的。

    江致遠愣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說:“我想我們需要聊一聊。”

    說完他就拉著祁跡出了客廳,兩人走到花園的一角,江致遠才放開了他。

    “祁哥,你剛剛是怎么了?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到現在為止江致遠還是覺得祁跡在演戲,只是沒有來得及提前告訴他而已。

    但是接下來祁跡卻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我沒在演戲,就像我剛剛說的那樣,我支持的一直都是江總。誰是天群集團的總裁,那么我就會站在誰那邊。”

    江致遠像不認識他了一樣,繼續氣憤的問:“到底發生了什么?到底怎么了?”

    祁跡往后退了一步,臉上帶了些諷刺的笑意:“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江總一直更傾向于江何,這個不是我能左右的。我能做的,就只有選擇好要跟誰。”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知道,老頭子想把公司給江何?”

    “對,他覺得以江何的能力,更能管理好公司。而他也給了你足夠的遺產,這些遺產也夠你吃喝玩樂,享樂一生了。”

    江致遠一時間沒站穩,在原地踉蹌了幾步。他想開口說話,但是卻不知道說什么。

    今天的打擊接二連三的發生,讓江致遠一時喘不過氣來,最后忍不住轉身跑走了。

    本來準備直接開車離開的,但卻被他的助理攔了下來,助理怕他情緒太激動會出事,阻止了江致遠開車,自己去了駕駛位。

    祁跡一直站在那里看著江致遠離開,等到對方的車子從視線里消失,他才挪動腳步走向大廳。

    江何看到江致遠過來,馬上笑著說:“我現在跟著律師去辦理手續,我們明天公司見?”

    “嗯,明天見。”

    兩個最重要的人都走了,祁跡也沒必要繼續留下來了。他也不想應付客廳里的其他人,所以也開車回了家。

    接下來的日子,可以預感到一定會兵荒馬亂。所以即使再不舍的每天跟夏眠相處的時光,也要讓她從公司離職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祁跡先開車去找了夏眠,準備跟她商量離開公司的事情。

    而那邊的江致遠直接讓助理把車開去了酒吧,躺靠在沙發上瘋狂買醉。

    他不明白事情怎么會突然變成這樣,一夜之間,他認為那些不可能背叛他的人全都背叛了他。

    現在只有酒精才能讓他暫時忘了這些,才能暫時麻痹他的神經,讓他不去思考這些問題。

    “少喝一點吧,肯定還是有希望的。”

    江致遠拿著酒瓶看向旁邊說話的人,等看清楚了之后,苦笑著說:“陸福叔,你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你,遺囑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

    江致遠抬頭又灌了一口酒,并沒有開口說話。

    “你爸爸做的實在太過分了,我都看不過去。你對我來說也是我的后輩,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你盡管說,該你的東西就應該是你的。”

    江致遠看了陸福一眼,最后一仰頭把酒瓶里的最后一口酒干掉了。

    那邊的祁跡已經跟夏眠商量好,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離職手續也不用辦,他到時候打個電話跟人事部說一聲就行了。

    夏眠不知道公司發生了什么,但一切還是以祁跡說的為準。

    她最終在愛度公司的珠寶設計大賽上獲得了二等獎,不僅得到了獎金和一件珠寶,還有去愛度公司當設計師的機會。

    這次得獎讓她的信心倍增,不過夏眠還在猶豫,并沒有最終決定到底要去哪里工作。

    “你還要繼續上班嗎?”

    祁跡點頭:“嗯,不過應該也不會待太久,但是目前這段時間我必須在公司幫忙。”

    夏眠從他的懷里出來,笑瞇瞇的說:“等下次有時間,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你的工作室看看了,這下不用怕被我爸爸發現了。”

    祁跡笑著摸了一下她的頭頂:“嗯,那真是太好了。”

    夏眠又突然眼睛一瞇:“不過,你當初真的不知道我爸在那里上班嗎?”

    祁跡:“……”

    “呵,算了,不跟你翻舊賬了。我好想吃烤肉啊,我們先去吃飯吧。明天你就自己去上班啦,我要跟秋秋和桑果她們出去瘋一天才行。”

    痛快的玩兩天,然后就要決定一下工作的事情了。

    ——————————

    第二天江何就穿上了一身新西裝,準備先熟悉一下公司,然后就走馬上任了。

    正式宣布之前,當然要先集合開個會。而江致遠現在在公司里也是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和職位的,所以這個會議他當然也要出席。

    祁跡看了一眼時間,就起身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準備去會議室。

    出去之后看到張助理正在低頭忙著整理資料,他就自己去茶水間倒了一杯咖啡。

    拿著杯子準備去會議室的時候,卻好像在走廊縫隙里看到了江致遠的背影。

    祁跡慢慢走過去,發現他正站在一個打電話的人身后聽著什么。

    而那個正在打電話的人就是江何,他說話的內容已經讓江致遠聽的怒火沖天,手掌緊緊的握成拳頭,看起來整個人都緊繃著。

    祁跡也輕輕往前走近了幾步,隨便聽了幾句江何在跟電話里跟別人人說些什么。

    聽了之后他就知道江致遠為什么這么生氣了,因為對面跟江何打電話的人是千秦公司的大小姐,也是這段時間跟江致遠打得火熱的女朋友。

    祁跡轉身喝了口咖啡,接著就先進了會議室坐下。

    父親,朋友,女人,一夜之間全都背叛了他,不知道江致遠接下來會怎么做。

    希望不要讓他失望,不然就沒戲可唱了。

    會議時間已經到了,所有人接二連三的入場。而本來已經滿身怒氣的江致遠,此刻卻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腳步悠然的走進了會議室。

    祁跡抬頭看了他一眼,好像從他的臉上看到了成長。

    會議中江致遠全程都很冷靜,該說話的時候據理力爭,不該說話的時候成熟淡定。

    在之后的這段時間里,他所做的一切更是讓大家吃驚。他不僅沒有就此放棄,反而聯合起了公司里的一些高層試圖架空江何,瘋狂的買其它股東的股份。

    不僅公司里有人幫忙,公司外也有人在資金上提供幫助。

    這段時間江致遠的做事風格越來越干凈利落,對人對事的掌控能力也越來越強。

    而江何原本的根基就淺,回國時間又短,真正對抗起來連個能幫忙的人都沒有。

    最終只能被逼的節節敗退,在兩個月后的董事局會議投票上敗給了江致遠。

    但是他仍然保留著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這一點讓江致遠想要繼續乘勝追擊,一定要把對方徹底打死。

    就在他坐上總裁位置的第一天,也同時收到了祁跡的辭職信。

    江致遠拿起桌子上的信封,看著眼前的人。最終什么也沒說,直接批了對方的辭職。

    祁跡突然發現自己有點看不懂他了,不過這也已經不重要了。

    離開公司之后,他就開車到了一家珠寶設計室的樓下,然后撥通了夏眠的手機。

    “喂,吃飯了嗎?”

    “沒呢,這才剛十一點。”

    夏眠已經到這家工作室上班一個多月了,當初她沒有選擇愛度公司,而是找了相對更自由一點的工作。

    “下來,我們去吃飯。”

    夏眠從窗戶往外面看了一下:“你在樓下?你現在怎么有空來找我吃飯啊?”

    “我辭職了,現在很自由。”

    “啊?這樣啊,那你等一等,我馬上下去。”

    掛斷電話之后,祁跡坐在車上等了一會兒。大概十分鐘左右,夏眠就跑出來了。

    她打開車門彎腰鉆進了副駕駛:“我剛剛跟組長請了半天假,整個下午我都陪你啊。”

    祁跡看她跑的臉蛋紅撲撲的樣子,忍不住探過頭親了她一下。

    “想吃什么?”

    夏眠想了想:“不如我們去超市買點菜,去你家做飯吧?”

    祁跡想也沒想就馬上同意了:“好主意,吃完正好可以來個午后甜點。”

    夏眠一臉奇怪:“什么甜點,你要做甜點吃嗎?”

    “不用做,甜點不是現成的嗎。”

    “啊?你已經買好啦?”

    祁跡一本正經的點頭:“嗯,就放在副駕駛了。”

    夏眠先是轉頭在自己周圍看了一圈,最后才終于反應過來白了他一眼:“無聊!”

    最后兩個人手牽著手去超市買了一大堆的菜,夏眠又提了一箱她最愛的酸奶。

    “家里的酸奶喝完了,我要補一點。”

    祁跡笑著揉揉她的頭頂,他最喜歡聽她說‘家里’這兩個字了。

    回到公寓之后,兩個人分工合作,把袋子里的東西都放到了該放的地方。

    “我去做飯,你只能喝一瓶酸奶,不能喝太多。”

    “知道了知道了,我幫你一起洗菜,你來掌勺。”

    夏眠最喜歡以幫著洗菜的名義逃脫最后刷碗的命運,明明都是洗啊洗,但是她就是寧愿洗菜也不愿意洗碗。

    但是如果讓她什么都不做的話,她又會感覺心里不安穩,連吃起美味的飯菜來,都好像沒有那么好吃了。

    祁跡當然知道她的想法,每次都是笑著配合,只要她開心就好。

    兩個人做了四菜一湯,吃的無比滿足。夏眠對自己找了一個特別會做飯的老公而滿足,祁跡則是對懷里的愛人是夏眠而滿足。

    午飯過后兩人靠在沙發上休息了一下,之后就是美味的飯后甜點時間了。

    把愛的人拆吃入腹,這是祁跡目前最愛的活動沒有之一。

    就在兩個人快要擦槍走火的時候,祁跡又用自己無比強大的自制力忍了下來。

    夏眠其實覺得挺奇怪的,她并不排斥情侶間的這種事,更何況對方是她很愛的人。

    祁跡看著她迷蒙的眼睛,低頭附在夏眠的耳邊,用充滿□□的聲音說:“做好準備了嗎?我要帶你去個地方,到了那里我才能好好享用我的甜點。”

    夏眠疑惑的問:“什么地方?”

    祁跡親了她一下:“我們未來的家。”

    如果準備結婚的話,當然不能在這個小公寓里結婚。

    所以他很早就買好了婚房,最近幾個月味道也散的差不多了,里面的東西也都很齊全,幾乎可以馬上入住。

    祁跡想把他們的第一次留在這個家里,這里將會是他們美好未來的開始。

    夏眠走進院子里的時候,眼睛就亮了。一棟小別墅,造的像畫上的一樣,院子里種滿了花花草草,加上鵝卵石鋪的小路,整個院子設計的很有感覺。

    “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

    “嗯,基本的家具裝修都弄好了,剩下的我們去逛家居店,一點一點的添置。”

    女孩子最喜歡裝扮自己的房子了,現在想一想都讓她覺得熱血沸騰。

    夏眠轉身撲到了祁跡的懷里,她真的感覺好幸福啊,真的真的好幸福啊。

    “去看看我們的臥室吧,看我選的床你喜不喜歡。”

    夏眠正感動著呢,就聽到了這句話。

    她從祁跡的懷里退出來,氣呼呼的捏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就自己轉身進了客廳,又噔噔噔的跑上了樓。

    結果才打開臥室的門,還沒來得及感嘆一下,就被身后跟上來的祁跡撲倒了。

    “體驗一下柔軟度怎么樣,這個床和床墊可是我親自挑的。”

    夏眠拍了他一下:“哼,不要臉!”

    “嗯,還有更不要臉的。”

    祁跡邊說邊打開了床頭柜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了一小盒東西。

    夏眠好奇的看了一眼,接著臉馬上就紅了起來。

    “你這里怎么會有這個呀?!”

    “因為你早晚要來,所以就先備著了。這不,今天就用到了嗎。”

    話不多說,接下來就是他享受真正的美味甜點時間了。

    兩個人一直胡鬧到了晚上,祁跡抱著老婆滿臉饜足。而夏眠卻感覺整個人都腰酸背痛,而且還餓到不行。

    “你快給我起來,我要吃飯,餓死了。”

    聽到老婆的撒嬌聲,祁跡馬上親了她一下,然后起床穿衣服。

    “等我半個小時,馬上就好。”

    他們從公寓過來的時候,祁跡就帶好了吃的和洗簌用品。現在直接去廚房熱一下米飯,再炒兩個菜就行了。

    夏眠這次倒是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等吃了,畢竟之前已經付出太多了,真是身累心也累啊!

    她覺得自己今天晚上不能回家了,不然一定會被發現的。

    最后只能摸到被丟在一旁的手機,開始跟兩個死黨串供。

    找了一個夜不歸宿的理由,又跟爸媽通報了一下。等到媽媽的回復之后,夏眠才安心的繼續躺尸等飯。

    而今天是周五,接著又是兩天醉生夢死的生活。到最后周日的晚上,夏眠義正言辭的拒絕了某人的求.歡。

    “我明天還要上班呢,你再胡鬧我就生氣了。”

    “好,就一次。”

    “不行!”

    祁跡繼續撒嬌:“就一次,不會太累的,我保證。”

    明天晚上夏眠肯定就要回家睡了,他怎么能不抓住這最后的機會呢。

    幸好祁跡還算有點分寸,真的只來了一次就放她睡了。不然第二天早上,夏眠鐵定起不來床。

    祁跡一早起來做好了早餐,又把女朋友送到了工作室的樓下。

    夏眠解開安全帶,親了他一下:“我先上去了,有事電話聯系。”

    說完她就打開車門,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祁跡低笑著說了一句:“小沒良心的。”

    不過也怪他這兩天太放肆了,好像真的把她嚇到了。

    祁跡把車開到了自己的公司,坐在辦公室里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現在求婚的可能性。

    一旦開了葷,再想讓他憋住,那就不太可能了。而現在同居好像不太現實,只有結婚才能保障他的性.福。

    正在思考著要怎么搞定岳父岳母的祁跡,突然聽到手機響了。他拿到眼前看了一下,然后按了接通鍵。

    “喂祁哥,我是小何。”

    “嗯,說吧。”

    “我最近需要回m國一趟,您看是不是可以進行最后的步驟了。這樣的話,我回去之后就不用再趕回來了。”

    祁跡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最后點頭:“嗯,我會打電話給方律師,到時候你配合他就行。”

    “哎,好的。那就先這樣了,祁哥再見。”

    掛斷電話之后,祁跡就撥通了方律師的電話。

    “你拿著那些東西去公司找江致遠吧,處理好了跟我說一聲。嗯,江何也在那里,他會配合的。”

    處理好這些事情,祁跡靠在椅子上,心里又開始盤算起了怎么娶老婆的問題。

    處理了一上午的工作,結婚的事情還沒想出個頭緒的時候,祁跡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

    接通了電話,對面的人一句廢話都沒說,直接問他:“你在哪里?”

    祁跡抬手看了一下表:“在老地方見吧,我現在過去。”

    他們的老地方當然就是錦和居,祁跡過去的時候,江致遠已經坐在包間里等著了。

    祁跡剛坐下,江致遠就開門見山的說:“今天上午的時候方律師去公司找我了。”

    “嗯。”

    “你知道他跟我說了什么嗎?”

    祁跡沒說話,江致遠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他告訴我江何并不是老頭子的私生子,所以他失去了繼承權。而江何也很簡單的就認了,讓我下午跟他一起去辦理手續。”

    祁跡伸手給自己倒了杯茶:“這不是很好嗎?”

    江致遠暴走了:“是很好,可這也太他媽假了吧?”

    祁跡沒忍住笑了一下:“只要結果是好的就行了。”

    “行了,你能不能別跟老子繞彎子了。直接明說了不行嗎?都這個時候了,還非要我猜來猜去的?”

    他一直覺得不對勁,一直覺得祁跡不是那種會為了錢而忘恩負義的人。

    不過總裁的位置和股份又是真的給了別人,這一點讓江致遠不敢確認。所以他才一直保持沉默,想等著時間來證明一切。

    祁跡放下手里的茶杯,最后終于慢悠悠的開口:“明說的話那就是,江何是你爸給你設的最后一個考驗。”

    江致遠卻直接搖頭:“不,他不是最后一個,你才是!”

    祁跡笑了一聲:“好吧,你要這么想也可以。”

    江致遠深呼吸了一下,最后還是問了出來:“所以他并沒有私生子?”

    祁跡點頭:“嗯,沒有。不過他當初確實做錯了事,才導致了你母親的心臟病發。這一直是他最內疚的事情,后來你又因為母親的去世而頹廢成這樣。江總一直在想辦法想把你扶起來,結果還沒想出辦法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得了癌癥。”

    “你一直在配合他?”

    “是,不過江總也騙了我。他說他是我的資助人,但并不是。這也是我在江總去世的時候才知道的。”

    江致遠覺得自己的腦子已經快不夠用了:“你之前愿意配合他,是因為你以為他是你的資助人?”

    “嗯,不過事情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為了你,也要把它做完。”

    江致遠坐在那里說不出話,最后嘆息了一聲問:“那我最后的考驗,合格了嗎?”

    祁跡站了起來,他決定中午還是去找自己的親親老婆吃午飯吧。

    “差不多合格了,陸福也是當初江總安排好的。沒有他的話,那你大概就很難合格了。不過以后的路還長,繼續磨練吧。”

    江致遠看他要走了,趕緊喊了一聲: “等一下,你還會回公司嗎?”

    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感覺那份辭職信并不是這部戲的一部分。

    祁跡并沒有回頭,而是直接擺了擺手:“不會回去了,我早就想離開了。這次離職就當是我的福利吧,我要準備結婚了,可不想再繼續做你的苦力了。”

    說完他就打開包間的門走了,留下江致遠坐在那里看著門打開又關上。接著慢慢的笑了出來,笑的聲音還越來越大。

    不過這次的笑是真的笑,也是他發自內心的笑。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祁跡可不管他在干嘛,到了樓下就撥通了夏眠的手機。

    “喂,老婆你在干嘛?午飯吃了嗎?沒吃吧,我現在去接你吃午飯。”

    “不用了,我們訂了盒飯,都快送過來了。”

    祁跡還是不依不饒:“不行,你不陪我,我吃不下去。”

    夏眠翻了個白眼:“你是三歲小孩子嗎?吃飯還要人陪?”

    祁跡說:“不,我是十三歲的小孩子。”

    夏眠聽到這句先是愣了一下,最后只能無奈的笑了笑,下樓陪某個小孩子去吃午飯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