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小甜力 > 第18章 確定了,喜歡你
    幻想的時候確實勇氣十足,但如果真的讓她去做, 那估計就要犯慫了。

    而且畢竟是第一次追人, 又是第一次喜歡上人,所以不慫才怪呢。

    涂秋想了半天總感覺哪里不太對, 然后一拍腦子:“哎呀, 其實你也可以勾著他來追你啊。不是說太容易上手的,男人都不會珍惜嗎?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輕易的去倒追,應該勾著他來追你才對。”

    這一點倒是讓桑果也很贊同:“嗯,我也這么覺得。其實按照你說的,我感覺他已經對你有意思了吧。說不定他正在撩你呢?”

    夏眠已經把整個腦袋全都放在抱枕上了, 聽到涂秋和桑果的話, 她眨了眨眼睛。

    “我也覺得他對我跟別人不一樣,可是他為什么不明確一點呢?難道是因為我沒有表現出喜歡他的意思?”

    涂秋點頭:“對, 要么就是還不確定能追到你, 所以不敢直接下手。要么就是還在撩的階段, 還在享受著曖昧的樂趣。”

    “那我現在該怎么辦?”

    “你現在就表示出對他的好感, 讓他知道你已經被他撩上手了。然后接下來看他的行動, 會不會主動的對你表明心意。”

    夏眠懵懵懂懂的:“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是不是誰先告白誰就輸了?”

    “呃……也不能這么說啦,也許你的那個祁副總很悶騷呢?”

    “悶騷會怎么樣?”

    “就會不表白啊, 說不定水到渠成了, 他就默認你們已經在一起了。這種人很多的, 不知道你的祁副總是不是這樣的。下次有機會,約出來我們一起見一見啊?”

    夏眠眼睛一亮:“要不, 我們一起約著去草莓園摘草莓?”

    桑果和涂秋同時翻了一個白眼:“就知道草莓!”

    夏眠撅了撅嘴:“那你們說嘛,什么借口比較好?”

    “這個暫時不是最重要的,現在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確定他也對你有意思?要是到時候你約不出來他,這樣豈不是很尷尬?”

    三個人就這樣在那里來來回回的瞎琢磨,把各種可能性都設想了一遍。

    小女生們的姿態顯露無疑,閨蜜們之間可以的聊的話題永遠百無禁忌。

    到最后終于拍板,那就是讓夏眠

    再去觀察觀察。順便看看能不能反撩,最好能撩到祁跡不能自已,然后主動撲上來。

    接到了這么艱巨的“任務”,夏眠瞬間感覺有些壓力山大。

    第二天看到祁跡的時候都不知道手腳該往哪兒放了,總感覺讓她來勾搭祁跡,這明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嘛。

    “怎么?發生什么事了嗎?”

    因為各種僵硬的表情和姿勢,弄的祁跡還以為她家里發生什么事情了。

    不過祁跡一臉你只要說出來,我就肯定會幫你的表情,也讓夏眠感覺挺開心的。

    “沒發生什么事情啊,就是我自己在胡思亂想而已。”

    “嗯,有什么都可以跟我說,不用憋在心里。”

    夏眠總感覺今天自己要是不說出個其它的事情來,就一定要露餡了。

    而且也正好有件事情,她想聽聽別人的意見:“那個,我想參加一個小比賽,就是珠寶設計大賽。在本市舉辦的,我有點猶豫要不要投稿。”

    “為什么猶豫?”

    “呃,因為我怕去了也是白去,估計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試一下又不會怎么樣,你怎么對自己這么點信心都沒有?”

    夏眠嘆了一口氣:“因為我在學校里參加學校比賽的時候,也都沒有拿過什么獎。明明在我看來那些作品并沒有比我好,可是她們排名卻都比我高。

    所以我就一直覺得,肯定是我的審美有什么問題。一個審美有問題的設計師,又能畫出什么好的設計稿呢?”

    說到最后越來越喪,她是真的認為自己的稿子是拿不出手的。

    之前還一度被打擊到不敢參加任何其他的比賽,連在學校里都拿不到好的名次,又有什么臉出去參加比賽呢。

    “試試吧,就算失敗了,也比你一直糾結的好。投出去了,就不用整天糾結到底要不要投了。再說了,你已經有面對失敗的經驗。所以就算再次失敗,你也應該能適應了吧。”

    這話聽起來雖然是安慰人的,可為什么感覺這么不對勁呢?

    “對了,后天也就是禮拜六的晚上有個酒會。我們公司江總的生日會,在江總家的別墅舉辦,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

    夏眠先是懵了一下,然后趕緊點頭:“啊?哦,好的好的。可是我穿什么呢?就穿普通的裙子可以嗎?”

    “可以,只是普通的生日會而已,不用太隆重。”

    雖然祁跡說了不用太隆重,但是也畢竟是個酒會。所以真的到那天的時候,夏眠又站在衣柜前面犯了愁。

    到底要穿哪一件啊?白色的還是粉色的?半袖的還是無袖的?

    原來有時候衣服多,也是一種苦惱啊。

    因為時間已經快來不及了,最后夏眠挑了一件白色無袖的連衣裙。

    不是貼身款的,就是一件寬松的帶點褶皺的連衣裙。看起來很簡單,又有點小可愛。

    穿好之后,夏眠又化了一個淡淡的裸妝。扎了個丸子頭,兩邊留下兩縷發絲看起來萌萌的。最后又戴上了珍珠耳釘,和一串紅色的手鏈。

    都打扮好之后,夏眠看著手腕上的手鏈笑了笑。這是那個幸運神送的,她一直都有小心保護,所以到現在也還能戴。

    不過今年的禮物已經晚了好久了,估計他真的不會再送了。

    還沒來得及緬懷什么,夏眠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響了,她看到來電顯示就趕緊接了起來。

    “喂,你已經到了嗎?我馬上就下來,你稍等一下啊。”

    是祁跡來接她去酒會了,她得趕緊下去。

    之前已經跟爸爸媽媽報備過了,他們都還沒下班,所以現在家里沒人。

    夏眠急匆匆的選了一雙中跟的粉色涼鞋,拿著她的小包就下樓了。

    到了樓下果然看見祁跡站在車邊等她,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裝。

    不過卻沒有打領帶,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了兩顆。西裝也是直接敞開的,一只手拿著手機,一只手插在兜里,就這樣站靠在車邊。

    幾乎路過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因為真的太養眼了。

    夏眠本來是星星眼的準備跑過來,半途又看到一個正在偷瞄祁跡的女生。

    她腦子里瞬間冒出一句話,這樣的男人真的會只屬于一個女人嗎?

    不知道為什么之前還信心滿滿的準備追求,現在又突然變萎靡了。果然女人心真的像海底針啊。

    “來了?”

    祁跡已經發現她了,他把手機關屏裝回兜里站直身體,然后幫夏眠拉開了副駕駛座的門。

    夏眠快步跑過來問:“你什么時候來的?”

    “我剛到,不著急,酒會七點才開始。”

    夏眠彎腰鉆進了副駕駛,又乖乖的把安全帶扣好。

    “你前面的儲物箱里有一盒草莓,是洗干凈的,可以拿出來吃。”

    夏眠這個中毒的草莓愛好者,一聽到有草莓可以吃,馬上就把剛剛一瞬間的憂郁拋之腦后了。

    美滋滋的啃了兩顆草莓之后,她腦子里的想法就變成了,就算不能一直擁有,也要曾經擁有。

    不然這樣的極品,沒占有過的話也太浪費了。

    想到這里,她看了看手里吃到一半的草莓。最終還是把剩下的一半扔進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拿了一顆新的,遞到了祁跡的嘴邊。

    “你也吃一點吧,我喂你。”

    其實做出這個舉動也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夏眠都感覺有些不認識自己了。

    不過幸好祁跡沒有撇開頭,也沒有拒絕,而是直接張嘴吃掉了。而且吃的時候,還不小心碰到了她拿著草莓的手指。

    夏眠感覺到自己手指的濕潤,臉色瞬間就變得通紅。

    為了不讓祁跡看出什么異樣,馬上低頭努力的吃草莓降溫。

    “謝謝,很甜。”

    祁跡咽下嘴里的草莓之后,笑著說了一句看起來像是在夸草莓,但其實又有些意味不明的話。

    在夏眠聽來肯定是以為他在說草莓,可是一聯想到手指的事情,她臉上的溫度就又開始升溫了。

    她滿心的以為是自己想太多,卻不知道,祁跡嘴里的很甜,說的從來都是她。

    兩人到的時候,酒會確實還沒開始,但已經有很多賓客陸陸續續的過來了。

    門口已經停了很多的車,但因為現在還不算晚,所以可以停車的地方還是挺多的。

    祁跡把車停好之后,就下車轉身去了副駕駛的位置打開門,輕扶著夏眠從車里下來了。

    兩人準備進別墅的時候,祁跡彎了一下胳膊,看向夏眠輕聲說:“挽著我。”

    “啊?哦,好的。”夏眠趕緊伸手挽住了祁跡的胳膊。

    一開始還有點不習慣這樣靠近別人,但因為挽著的人是祁跡,所以夏眠發現自己好像一點都不反感。

    兩人進去之后,祁跡稍微看了一圈,就帶著她朝一個方向走了過去,那里站了兩三個人正在說話。

    那邊的人看到祁跡往他們這邊走之后,其中有個人馬上抬手招呼:“哎呦,你可算來了。快過來,老頭子讓你過來了就進去找他,他好像有事要跟你說。”

    說話的這個人就是江致遠,他最近忙的不得了。因為他的威脅已經回國了,而他的人際基礎又還是很弱。

    即使他現在已經準備奮起,那也是要有個過程的。

    以前的那些富豪公子哥朋友先聯絡起來,當然也要挑那些有用的。其他那些只會吃喝嫖賭的,就大概的請著吃頓飯就行了。

    同時還要忙著籠絡公司里的一些人,這些都是他要做的事情。

    不過外面有他唯一繼承人的身份幫忙,公司里有祁跡幫忙,所以目前的一切都還算順利。

    但今天卻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因為他發現那個私生子今天也來了老頭子的生日酒會。

    他是以什么身份來的?今天老頭子是不是要公開他的私生子身份?

    這一切都讓他開始著急了,而現在看到祁跡過來,江致遠的心瞬間就安定了很多。

    他一直把祁跡當成最看中的兄長,因為不管他在巔峰還是在谷底,對方都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

    祁跡帶著夏眠一起走過來,看起來完全就是郎才女貌,非常的吸睛。

    “江總找我?”

    “對,應該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看他說話的時候,表情還挺嚴肅的。”

    江致遠說話的同時偷偷的給祁跡遞了個眼色,因為旁邊還有其他人在,所以他不方便把話說明白。

    祁跡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然后看向身邊的夏眠說:“你在這里等我一下,不要亂跑。致遠,幫我照顧好她。”

    他擔心夏眠第一次參加這種酒會,可能會有些不適應,或者怕有一些不長眼的人來找她的麻煩。

    江致遠當然知道她是誰,馬上拍胸脯保證:“放心吧,保證給你照顧好好的,一根頭發絲都不會少。”

    祁跡沒管他的耍寶,聽他答應了就跟夏眠說了一句:“那我先進去了,很快就會出來,你自己找個地方坐一下。”

    夏眠笑著點頭:“嗯,我會乖乖的。”

    他們兩個之間的關系,怎么看也不像是上司和助理的關系吧?所以她胡思亂想也是正常的,她就不相信祁跡不喜歡她。

    這時候大廳里的人已經開始多了起來,幾張長桌上也擺滿了各種食物和酒水。

    “你叫夏眠對吧?是祁跡的助理?”

    江致遠帶著夏眠走到沙發那里坐下來,然后又給她拿了一點吃的和飲料。

    “對的,我是祁副總的助理。謝謝你,不用忙了,我可以照顧自己的。”@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那可不行,是祁哥交待了的。你最近工作怎么樣,還適應嗎?”

    “還不錯啊,都挺好的。”

    江致遠內心OS:不好才怪哦,祁哥喜歡的人,能不照顧好嗎。

    不過祁哥就是祁哥,眼光還挺好的,這個小丫頭一看就是那種單純可愛的小姑娘。

    夏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認識他。不過根據之前他跟祁跡的對話,依稀猜得出來他應該是公司的太子爺。

    但是之前她從來沒有見過他,所以又不敢確定,只能對方問什么她就答什么。

    “那你先坐著,隨便吃一點。無聊了就玩玩手機,等著祁哥出來就行了。”

    江致遠說完之后就笑著跟夏眠道別,轉身去招呼別的客人了。他今天的任務還是挺艱巨的,確實沒有太多的時間留給他八卦。

    而此時二樓的書房里的祁跡跟江總裁正在說話,氣氛看起來很嚴肅。

    “他今天過來了?”

    “嗯,不過我沒打算今天認他。”

    祁跡點了點頭:“對,確實不用著急。”

    “我今天請了不少的客人,還有一些我以前的老朋友。他們應該多多少少都會帶自己的子孫過來,到時候……”

    書房里的對話還在進行,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昏暗,樓下的酒會也開始慢慢熱鬧起來了。

    祁跡扶著江總裁從樓上下來,這個時候應該很多重量級的客人也差不多過來了,所以江總也需要下來招呼客人。

    而且今天也是他的生日會,他這個主角怎么都要在場的。

    夏眠坐在沙發上吃了水果又吃了壽司,手機上的游戲也通過了兩關。

    讓她有些失望的是,她并沒有遇到像電視上那種找茬的女人,沒有被潑紅酒也沒有被罵狐貍精。

    等夏眠又通過一關游戲抬頭的時候,祁跡也正好過來找她了。

    “怎么樣?你就一直坐在這里?”

    夏眠乖乖的點頭:“嗯,我吃了些東西,又玩了幾局游戲。”

    就這么一會兒沒見,她突然發現自己有些想他了。估計也是因為處在陌生的環境,就只有他可以依靠。

    “吃飽了嗎?”

    夏眠想了一下才回答:“反正我現在不餓,但是應該也沒有吃飽。”

    祁跡直接笑了出來,忍不住伸出手輕輕的捏了一下她的臉頰。

    “那正好,待會兒再陪我一起吃一點。我還怕你吃飽了,不能再陪我吃了。”

    那邊的江致遠簡直不忍直視,這兩個人打情罵俏的也太明顯了。

    之前他們來得早,所以后來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跟祁跡一起過來的,才沒有人去找夏眠的麻煩。

    現在他們這么明顯的互動,很多美女的眼刀子已經瘋狂的掃射過去了。

    江致遠在心里替夏眠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道這位小美女能不能招架的住。

    祁跡在天群集團的職位雖然是副總裁,但也確實沒有什么背景。按理說那些千金小姐是不可能看上他的,但抵不過他帥啊。

    而且工作能力又出眾,像那種家里只有一個閨女的,是很愿意讓他去做女婿,然后繼承家業的。

    特別是這兩年,祁跡這個年紀了還沒有成家,能力又越來越出眾。

    很多人偷偷的關注這么久,又發現他確實沒有什么可詬病的大毛病。

    這樣一來,這些人家終于按捺不住了。這父母都同意了,那些小姐們更是愿意往上撲了。

    這么帥又有能力,而且又不是富二代,可能也不會有本事去花心的男人。簡直就是這些千金小姐們心中的最愛啊。

    現在看到她們還沒來得及叼呢,就先被一個小白兔給叼走了。

    這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好嗎!

    雖然祁跡自從下來之后就沒有怎么離開過夏眠,但也避免不了有時候需要應酬,或者被一些人單獨拉過去說話。

    這時候夏眠落了單,終于讓那些一直關注著她的人找到了機會。

    “你好,請問你是祁副總的?”

    夏眠一回頭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緊身長裙,面容精致的美女在跟她說話。

    “哦,我是祁副總的助理。”

    “助理?哦,這樣啊。那真是辛苦了,不知道你有沒有名片,我們可以交換一下。”

    “名片?不好意思啊,我沒有。”

    夏眠知道張助理是有名片的,但是她從來沒想過要印。

    因為她一般只管祁跡的事情,根本沒有什么遞名片給別人的機會。

    對面的美女聽她這么說也沒生氣,只是笑了笑道:“那也可以留個電話啊,我看你就挺有眼緣的。我們交個朋友吧,我叫吳菲菲,你叫什么名字?”

    “哦,你好,我叫夏眠。夏天的夏,睡眠的眠。”@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這個吳菲菲才剛打聽到名字,準備再深入交流一下的時候,祁跡就過來打斷了她們。

    “干嘛呢?”

    夏眠還沒回答,吳菲菲先笑著招呼了:“祁副總啊,我就是看你的助理長的很漂亮,所以忍不住想過來要個電話。”

    “53369轉6再轉2。”

    “啊?”吳菲菲懵逼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聽到祁跡的話,夏眠也懵了一下。但又很快反應了過來,他剛剛報的是她小辦公室的座機號。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要回去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你們下次再聊吧。”

    “你要走了?江總知道了嗎?”

    祁跡點了點頭:“我已經跟江總說過了,時間也不早了。夏夏家里還有門禁,我得送她回家了。吳小姐玩的開心,我們告辭了。”

    說完之后他就直接牽起夏眠的手走了,留下一臉懵逼的吳菲菲。

    呵呵,助理?副總裁會送一個助理回家?會叫夏夏這么親熱的昵稱?

    鬼才會相信!

    不管她信不信,祁跡跟夏眠也已經走了。

    他們開著車出了別墅區,進了市區之后,夏眠就把車窗打開了吹風。

    “你喝酒了?臉怎么那么紅?”

    夏眠也感覺到自己有些犯迷糊了,雖然很丟人,但也只能老實回答:“我只喝了一杯香檳。”

    她的意思是,她只喝了一杯香檳就醉了。這么點酒量,她真的不好意思說。

    祁跡輕笑出聲:“嗯,你的酒量還真不錯。”

    “不準笑我!”

    夏眠腦子里那根自律的神經已經漸漸開始失效了。

    “好,我不笑你。靠著背椅瞇一會兒吧,到家了之后我再叫你。”

    “不要,我聞到爆米花的香味了。你停車,我要去買爆米花。”

    祁跡朝外面看了一眼,果然路邊有個賣爆米花的攤子。

    也幸好這附近就有停車位,他找了個地方把車停了下來。

    “你就在車上坐著,我幫你去買。”

    祁跡說完之后就下了車,夏眠乖乖的扒在窗戶上看著他。

    等他拿著一桶爆米花回來的時候,夏眠直接從窗戶那里把爆米花接了過來。

    “我還要再買一杯奶茶,我要草莓味的。”

    祁跡看著她耍賴的樣子,差點沒忍住又去捏她的臉。但現在還是先去買奶茶吧,誰讓她是小祖宗呢。

    而趴在窗戶邊的夏眠,扔了一顆爆米花到嘴里。

    臉上美滋滋的笑著,心里美滋滋的想著:祁跡,我確定,我喜歡上你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