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風流艷遇小猛男 > 第273章 特殊人特殊對待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vypvkq.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我放下了啊。”周曉光縮進床腳,有點無奈的問道。

    “你!躺下,腿并緊點,快點!”金曉曉很兇,手里的電棍啪啪的閃著電弧,讓周曉光的身上直起雞皮疙瘩。

    “我躺,你別沖動,這玩意兒不是鬧著玩的,千萬別。”周曉光怕她拿電棍出溜自己,立刻按照她說的來。

    “哼,別動啊,我告訴你,我手可毛躁,真給你一下子,能讓你疼三年。”金曉曉關掉開關,用鐵鏈把周曉光的腿纏緊,用一把大鎖扣上。

    “眼睛閉上,媽的。看到你這死木魚眼睛就來氣。”金曉曉喝道。

    “我這明明是亮晶晶的黑葡萄眼睛。”周曉光分辨了一句。

    “他媽的閉嘴,我說是木魚眼就是木魚眼,你活膩了是不是?”金曉曉拿起電棍,在周曉光上方噼里啪啦的一通威脅。

    “我錯了,你說啥眼睛就是啥眼睛,真難伺候啊。”周曉光瑟縮著說道。

    “嘴巴也閉上,你要敢吭聲,我就讓你嘗嘗電焦皮肉的味道。”金曉曉扯過枕巾,疊成長方形遮住周曉光的眼睛,“手老實點,放在邊上。”

    “她不讓啊,再說了,她上次救過我,我怎么能恩將仇報呢,你們江湖人士,不就是最看重義氣嘛。”周曉光耐著性子說道。

    “哦?她救了你?你是遇到什么事兒了,她怎么就有機會救了你呢。”金曉曉繼續逼問,如果周曉光不說出個一二三了,今天他就死定了。

    “是,是當時我第一次去酒吧的時候,昨天是第二次嘛,上次心情不好,遇到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女人,跟你差不多的樣子,非要送我當鴨子,我好容易逃走,還受了傷呢,晚上混亂中跑到了她家門口,被她救了啊,當時還有挺多姐妹們,我斟酌再三,謝絕了她們的熱情邀請,最后選擇跟她們的大姐大睡在一個房間里,這也是聰明的選擇對不對。”周曉光說完,用力的平復著呼吸,心都糾結在一起,今天可是要了老命了,實在有點悲慘啊。

    “哼哼,是么。你倒是挺厲害啊,總有人救你,我告訴你,上次那個人就是我,送你去當鴨子都是輕了,應該一刀閹了你。”金曉曉的氣點原來在這里,周曉光心里暗暗叫苦,看來特殊人得特殊對待,有的女人喜歡粗暴的征服,有的女人需要細心的呵護,漸入佳境啊。

    “我錯了,還不行嗎。上次你把我打成那樣,我都沒找你報復。”周曉光低聲說道。

    “你是沒能耐報復吧,昨天下午在山上,忘了你讓我干啥了?還趴在樹上?虧你想得出來,挺會玩啊,恩?太生氣了。”金曉曉剛要用力,桌上的電話響了,她放開周曉光,走過去拿起來,出了門去打電話。

    周曉光聽不清楚是什么,只是隱約覺得那不像是漢語,而是,似乎是英文?我靠,真是吃了沒文化的虧啊,聽的一頭霧水的,這是在交流什么秘密啊?

    他安靜的等待著,五分鐘吧大概,金曉曉那熟悉的腳步聲再次傳進耳邊……

    第二天,周曉光很晚才從睡夢中醒過來,洗漱一番,從金曉曉家里出來,她家里的人對他開始熱情起來,看來這個大小姐一定吩咐了什么,才讓他呃處境改變了這么多。

    但是想到昨晚被注射的那針海洛因,周曉光就頭皮發麻,不知道發作會在什么時間,這個東西他也沒有經驗,擔憂那是肯定的。

    “今天帶你去看看場子,給你安排安排工作,怎么樣?”金曉曉在吃午飯的時候,跟周曉光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不,曉曉,這個不著急,我還是先把二狗子的事情辦完吧,他一個孩子,扔在醫院也是不好的,我放心不下,不管他父母怎么對他,我不能不負責任,對吧?”周曉光不想這么快就融入她的生活,先緩一緩,給自己點思考的空間再說。

    “行,需要多少錢,我給你提。”金曉曉顯得十分的大方,但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周曉光不想真的欠她太多,自己背負的已經夠沉重了。

    “不了,曉曉,我自己找找慈善機構吧,如果沒人肯幫忙,那就是他的命了,也別去怪誰。”周曉光擺了擺手,這是他做到的極限了,善男信女,也得有本錢做不是。

    他一屁股外債,何苦為了個小娃娃搭上一切呢。

    “現在的慈善機構,未必有你想的那么好,這樣吧,我資助你兩萬塊錢,你去找吧,盡快回來哦,我等著你呢。”金曉曉微笑著說道。

    “嗯,放心吧,今天沒啥事兒了吧。”周曉光問道。

    “哦對了,今天中午有一個酒席要參加,我自己去太無聊了,你陪陪我行不行啊,小帥哥?”金曉曉笑瞇瞇的問道。

    “當然了,你說怎么都行的,我現在可是你的人了。”周曉光沖著陽光露出迷人俊逸的笑臉,金曉曉看的怦然心動,湊過去在他臉上吻了吻,“走吧,富春大酒店!”

    “怎么不是你們帝豪酒店呢,這個不是鄉里最大的酒店嗎。”周曉光問道。

    “小傻瓜,我們又不能壟斷全鄉的生意,自己吃肉,總得給別人口湯喝,對吧?這個富春大酒店不簡單呢,是政府中人開設的,背景硬著呢。”金曉曉這是給周曉光打好提前量,免得他惹麻煩,這小子不是個安分的主兒。

    “哦,我倒是不經常在鄉里轉悠,看來得找時間多了解一些啦。”周曉光坐上了寬敞的奔馳,贊嘆著摸了摸車門,“真是好車,俺就開過拖拉機。”

    “好好的跟著姐姐混,你也會有車的。”金曉曉微笑和說道,又給周曉光拋出了重磅炸彈。

    媽的,跟著你混,指不定要做多少違法犯罪的事情,老子可不想惹麻煩。

    “咦?婚禮啊,莊清清小姐黃拓先生大婚慶典。”剛讀到這里,周曉光的臉色就綠了,就像吃了死蒼蠅一般,十分難看。

    “咋了曉光?你這是什么表情?”金曉曉注意到了他的異樣,關切的問道。

    “沒,沒怎么,曉曉,我身體不舒服,想回去了。”周曉光支支吾吾的說道。

    媽的,忘了啊,莊清清那個賤人跟黃拓大婚。

    “別騙我,你到底什么事情,說,我不喜歡繞彎子。”金曉曉抓住周曉光的胳膊,厲聲問道。

    “這個新娘子,是我的初戀女友,跟我分手才兩個月,跟這個狗逼黃拓在一起結婚了,你說我應該來嗎?”周曉光索性開誠布公,告訴她實情吧,相信她會理解。

    “啊?”金曉曉美眸圓睜,小手捂住了嘴巴,過了好一會兒,突然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你笑啥,好笑嗎,看到我難過你開心是不是。”周曉光氣呼呼的靠在椅子上,把頭轉向窗外。

    “不是,你這人不是犯賤嗎,分手就分手唄,人家都找新男人了,你有啥想不開的?我的媽,還非得念念不忘,愛的天昏地暗,死去活來?走吧,跟本小姐走,看我怎么給你出氣。”金曉曉理解的拍了拍周曉光的肩膀,“我也討厭始亂終棄的女人。”

    莊清清還不知道自己受了無妄之災,更不知道周曉光跟著帝豪酒店的大小姐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她正在梳妝打扮,準備按照流程走一遍。

    至于心情,她倒是一個很能看得開的女人,嫁人了,就安安份份的過日子,這也沒什么。

    周曉光忐忑不安的跟著金曉曉入了座,一路上看著她威風八面的代表她老爹打招呼,那真叫一個牛啊。

    而他則是臨時換上的西服,脖子肩膀打著繃帶石膏的,好像一個跟班一樣在后面亦步亦趨,他自己都差點笑出了聲,這叫什么事兒啊,我是保鏢么。

    這酒店里有不少熟人呢,陳長闊,于素雅,還有吳湘玉,有過一面之緣的副鄉長文思俊,等等等等,看到他的神色那叫一個怪異,不過周曉光都選擇性的過濾了,現在咱是帝豪的人,你們這些癟三就等著來求我吧。

    人有了點能耐就開始變得浮躁,虛浮,周曉光也不例外,他坐下來,把傲氣表現的淋漓盡致,除了對金曉曉恭敬有加,對其他人都是不冷不熱的交流著,不肯傾吐半個字,這讓他仿佛鍍上了一層神秘的光環,引起了一片議論。

    “這小子啥時候跟帝豪的人混一起了,不行,這不是往火坑里跳嗎,我得好好勸勸他,得找個時間,今天算是不行了。”吳湘玉坐在文思俊身邊,心里悄悄的嘆息一聲。

    于素雅則是有點不樂意了,周曉光這才幾天啊,靠上了更粗的一顆大樹,這是把自己遺忘了啊,行啊,小瞧你了,不過,你以為你的日子就好過了?呵呵。

    會有人收拾你的。

    “各位,今天是小女婷婷的婚禮,這個,經歷了漫長的考驗,我閨女終于跟黃拓先生喜結良緣,我這個當爹的,十分高興,歡迎各位的到來!”莊文遠笑呵呵的站在臺上,把著麥克風,來了段開場白。

    “呸,老東西,真不要臉,還漫長的等待,兩三個月就湊在一起了,真不要臉。”周曉光看著臺上的大胖子就來氣,估計這老貨沒少施加壓力吧,不然莊清清不會那么絕情的離開,自己現在也許還能牽著她的小手,跟她一起走。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