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風流艷遇小猛男 > 第169章 不做就不會死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vypvkq.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婷婷,都是我不好,你別生氣,好么?”周曉東低聲說道,暗罵自己不該那么過分,好聚好散,不能傷害人心嘛。

    “滾犢子,別叫我婷婷,我跟你不認識。尼瑪的。”莊婷婷抬起手給了周曉東一個大耳光,憤怒的罵道。

    “你的愛跟誰睡,跟誰睡,你被人上了,輪了,都跟我無關,趕緊把老子手銬打開,我還有事要忙,沒功夫跟你扯皮。”周曉東大聲說道,這一個耳光,她憑什么打?

    “你!”莊婷婷眼里冒出仇恨的光芒,狠狠的朝著他胸口踹去,周曉東慘叫一聲,撞到了身后的暖氣上,臉色蠟黃,嘴唇哆嗦著,看莊婷婷的目光就像要活吃了她一般。

    “婷婷,婷婷?”門外響起了一個疑惑的男聲,莊婷婷聽到后,把眼淚一擦,換上歡快的笑靨,打開了門,“親愛的你來了?”

    一個男人一臉猥瑣的笑容走了進來,伸手摸了摸莊婷婷的臉蛋,“我來了親愛的。”

    “討厭死了。”莊婷婷低聲嬌媚的說道。

    “這是誰啊?”男人長相普通,但穿著華貴,看來也是個有錢的主兒。

    “哦,今天早上來我這里鬧事兒,我給拷起來思考人生了,甭理他,我們走吧,晚上咱倆一起出去開房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嗎,今天就給你?”莊婷婷湊過去,在男人耳邊輕輕的說道。

    “好啊,好!那就今晚吧!哈哈哈,婷婷你真好!”男人猥瑣而蕩的笑了起來,攬過了莊婷婷的腰,倆人親密的走了出去,腳步聲漸行漸遠。

    周曉東氣的臉色通紅,嘴唇白白的說不出話來,還今晚開房?這個曾經跟自己恩愛無比的女人,要去跟這么一個家伙開房?

    是的,她美貌明,火熱撩人,是個天生的,沒有男人看了不動心的,如果自己有錢,也肯定泡這么一個大,騙上或者哄上,狠狠的索取。

    自己以為忘記了她,或者不再為那段記憶難受,可是,心里真的就不在乎?

    曾經的女人卷入別人的懷抱?

    莊婷婷跟隋星月,葉紅蓮有什么不一樣?自己為什么這么在乎她呢?

    周曉東心里的憤懣就像烈火燎原一般,沸騰著,滾滾的流淌著,讓他仰天大吼一聲,“老天,你為什么這么對我!”

    “咔嚓……嘩啦啦……”周曉東的雙拳憤怒的砸在了玻璃上,窗戶口的玻璃碎片飛濺著,散落一地,嚇了外面的警察一跳。

    鉆心的疼痛從手腕上傳來,一雙手鮮血淋漓,可是更加刺痛的是心。

    他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摔落下來,面無血色,身體還在輕微的顫抖著。

    “你瘋了?你干什么?”幾個警察沖了進來,扶住了周曉東,“這可怎么辦?”

    “給隊長打電話問問吧,流了這么多血,得趕緊上醫院啊。”一個警察給周曉東小心翼翼的打開手銬,真的不明白這人剛才還談笑風生的,怎么這么一會兒就怒發沖冠了,好像誰殺了他全家似的。

    “喂?隊,隊長!”剛才那個警察小心的撥通了莊婷婷的電話。

    “什么事兒啊,說!”莊婷婷正在一輛寶馬車里跟新任男友有說有笑的,突然接到手下的電話,心里有點不爽,這幫小子,不知道姐要出去吃飯嗎?

    “婷姐,剛才你抓的那個小子用手把玻璃打破了,出了好多血,手腕上老長一條口子了,我怕出啥事兒,跟你請示一下,是不是趕緊送醫院?”警察的聲音十分的急迫,聽的莊婷婷心里猛地一緊。

    周曉東?用手打破了玻璃?辦公室的玻璃那么厚,用手打破了?

    “尋思個什么,趕緊送醫院啊,別出了人命!”莊婷婷吼道。

    “是,隊長,我們現在就送去!”電話掛斷,莊婷婷靠在座位上臉色沉著,“早知道現在著急,剛才干什么去了!一張賤嘴。”

    開車的男人一頭霧水,啥玩意這是,說誰呢,自己沒惹她吧。

    “婷婷,你這是?”

    “好啦好啦,沒啥事兒的,乖,去吃飯!”莊婷婷換上笑臉,溫柔的說道。

    “好的婷婷。”男人把手伸過來,想去牽莊婷婷的手。

    “死鬼,晚上讓你摸個夠!”莊婷婷躲開了,白了他一眼。

    “好好好,小心肝,哈哈。”男人激動的語無倫次,一張臉都紅撲撲的,估計要不是在開車,早就忍不住了。

    莊婷婷心里復雜極了,幽幽的一嘆,這傻小子,何苦,又何必呢?

    “醫生,要緊不?”在鄉醫院,警察看著周曉娟熟練的給周曉東清理傷口,拿出針線來,準備縫合。

    “哎,你這混蛋啊,這是怎么搞的。”周曉娟嘆息著,看著滿臉死灰色的周曉東,心里隱隱作痛。

    “大夫,你這麻醉劑要錢不啊。”周曉東的手鉆心的疼,臉色慘白,哆嗦著問道。

    媽的,老子真傻,怎么為了那么一個女人折磨自己,疼死老子了。

    “哼,八十塊錢一支。”周曉娟鄙夷的看了周曉東兩眼,有點出息沒,打個麻藥還問價錢。

    “那姐姐,咱不打了行么,我兜里沒錢啊。”周曉東苦著臉,其實他有幾百塊,不過那是自己最后的家底了,可不能,拿出來亂花啊,能省一點是一點啊,誰讓自己窮呢。

    “打完了都,不打麻藥,得疼哭你,行了,別墨跡了,趕緊縫合完事,你怎么搞的,幸虧沒傷到動脈,不然你這條小命就交代了。”周曉娟嗔怪的說道。

    “哎,我的錢,嘶……”冰涼的感覺從手上傳來,周曉娟開始縫合了,周曉東心里都在滴血,哎呀呀,能少縫一針是一針吶,這可是按針數算錢吶。

    “好了,警察同志,他沒事了,好好的保養,兩周以后過來拆線。”周曉娟露出溫婉的笑容,說道。

    “那行,謝謝你了。這位兄弟,你得跟我再回警察局一趟。”警察有些不好意思,周曉東剛縫合完傷口,就帶人家回去,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他也沒辦法,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主兒。

    “我還回去干嘛呢,你們還想繼續拘禁我?”周曉東無奈的說道,這雙手算是廢了,動一下疼的要死,這周得怎么生活啊。

    看來得找個人才行,可是,找誰呢。

    驀地,他眼前一亮,想起了馬志強,這貨跑哪兒去了?怎么不見他的蹤影?

    “不是拘禁,是沒有我們隊長的命令,我也不敢放人啊,再說了,你把玻璃給打碎了,總得賠償一下吧,這可是派出所的玻璃。”警察低聲說道。

    “哎。”周曉東長長的嘆息一聲,站了起來,“同志把我錢包翻出來,先把醫藥費結了。”

    周曉娟只是看著他,默不作聲,倆人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多說。

    這一次自作自受,折了將近三百塊錢,等跟警察回到派出所,周曉東木然的坐在椅子上,想哭的心都有了,那么大一扇玻璃,得賠多少錢啊。

    “同志,鑒定結果出來了,一共五百八十六塊錢,您坐著,我幫您拿錢。”還是之前的那個警察,訕笑著去抓周曉東的錢包,搞的周曉東特想抽他,老子就這么點銀子,全給劃拉走了。

    “同志,您錢包里還剩下十三塊零七毛,趕緊去銀行里提點錢吧。”警察還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周曉東心里一陣苦笑,老子,有卡嗎?

    閉上眼睛,孤單的坐在椅子上,好像,生活又陷入了困境啊,一時沖動,受傷了不說,還把身上的錢都花的差不多了。

    這不是作死是什么。

    “哎,這什么世道啊,什么東西都這么貴,活不起了啊。”周曉東抱怨兩句,感覺在這里說這個似乎不太合適,肚子開始咕咕的叫了起來,餓了。

    “警察同志,我什么時候能走呢,我餓了,想出去吃飯。”周曉東看著窗外的暮色,說道。

    “我等我們隊長電話呢,她要是再沒啥指示,到晚上八點我就放你走。等會我們吃盒飯,順便給你帶一份吧。”警察很善良的說道。

    “那多謝你了,我兜里還應該夠一份盒飯錢,你拿著吧。”周曉東想跟他客氣客氣,畢竟不好意思花人家錢嘛,不過,警察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周曉東徹底無語。

    “行,男人嘛,得對自己好點,我再順便幫你買點喝的。”警察說完,又自顧自的幫周曉東把兜里剩下的錢掏了出來,交給了等會出去買飯的警員。

    周曉東眼珠子都要綠了,不是吧,給老子來了個干干凈凈?

    這簡直是土匪啊。

    在一家餐廳里,莊婷婷正跟新任男友在一起吃飯,桌上擺滿了啤酒。

    “婷婷,我,我喝不動了。”那個男人本來自詡酒量很好,想跟莊婷婷炫耀一下,結果一沓啤酒下來,喝的又急又快,一下子找不到東西南北了。

    “那怎么行呢,你連我都喝不過,太丟人了。”莊婷婷重新叫了一些,拿出一瓶,低身的瞬間,手上一用力就把蓋子扒掉了,從袖口扯出一小包藥粉就給撒了進去。

    “來,喝,多喝。喝完了晚上好辦事哦。”莊婷婷杏眼圓睜,帶著點朦朧的醉意,給男人滿上。

    “行,喝完了,晚上好辦事,嘿嘿。”男人擦了一把嘴邊的哈喇子,一仰頭灌了進去,沒過多久就人事不省,一頭栽下去。

    “喂?你醒醒啊,這就不行啦。”莊婷婷裝模作樣的搖了一會兒,起身扶他起來,走到柜臺前結了賬,把他塞進他那輛寶馬車里,然后一路開向一個汽車旅館,找了個房間就扔了進去。

    拍了拍手,莊婷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棉服,拍拍黑色打底褲上的灰塵,這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就你也想跟老娘上,回去再修煉幾百年的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