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風流艷遇小猛男 > 第33章 拆了你的房子!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vypvkq.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劉美麗皺著眉,知道周曉東說的都在理,但是二霍霍承包瓜園,總不能自己再蓋一所房子吧,還沒掙錢先拿出一筆,二霍霍家的情況她也是知道的,為了賄賂她和村部其他人可是沒少放血,肯定不會有錢再蓋房子去。

    “周二蛋你趕緊把房子鑰匙交出來,不然,我就拆了你的房子!”二霍霍露出大黑牙,狠的笑著,盯著謝淑梅一個勁兒的猛看,氣的謝淑梅直瞪眼。

    “把你那張臭嘴閉上,還有,再那眼珠子看她,我就給你摳出來當泡踩!”周曉東一瞪眼,二霍霍還真的不敢再看了,只是冷笑著縮在劉美麗身后,等著女人為他出頭。

    “支書,非法強拆別人合法的房子可是犯罪,要是二霍霍真的那么做了,我也只好報警了,他要是敢動我一塊木板,我就點了他家的院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哥跟村里簽了三年的合同,可還沒到期呢。我尊重村里的決定,可村里也不能一直偏袒這個無恥小人吧!”

    謝淑梅在身后一直拉扯周曉東,不讓他說實話,可是周曉東心里一直憋著一口氣,三番五次被二霍霍打擾生活,他的忍耐可是到了了。

    “哎,周曉東,這么樣吧,你這房子,就當成出租的吧,開個價,讓二霍霍按月給你錢。”劉美麗平時是一個強勢女人,只是那人錢財,吃人嘴短,不得不跟周曉東說幾句好話。

    她現在是越來越后悔收了二霍霍那一千塊錢了,為了這個破瓜園,到處操心。

    她要是知道以后周曉東折騰出來的事兒,那肯定腸子都悔青了。

    “他這么有錢,那直接買下來多好,我記得有人可是在村長家隨了五十塊錢,還挖苦我隨禮少,還說,說如果我比他多,就。”周曉東看著二霍霍瞬間慘白,又脹成了豬肝色的臉,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就啥?”劉美麗問道,扭頭看了一眼二霍霍。

    “就讓他媳婦兒唄,那天你給我拿的禮錢是多少來著,你應該還記得吧?”周曉東回頭沖著謝淑梅眨眨眼,露出壞壞的笑容。

    這小子,是把人往死了整啊,謝淑梅忍住心頭的笑意,用一種略帶不滿的語氣說道“不就是一百塊錢嗎,在支書面前得瑟個啥啊,美麗姐,小孩子打的賭,不算數,別聽他們瞎說!”

    她這一番搶白,把二霍霍弄的恨不得轉身就走,真真是無地自容了。

    跟小孩子打賭都輸的這么慘,還拿媳婦做文章,劉美麗鄙夷的看了一眼二霍霍,看他紅著臉想要辯解,不由得大喝一聲,“行了!你倆別在這吵吵了,我沒那么多時間跟你倆扯皮,周曉東,事情到底咋辦,給個態度!”

    二霍霍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而周曉東已經摸著下巴,裝出費力思考的樣子。

    要是二霍霍自己來,那就算他跪下來也不會把房子給他用的,不過,村支書都到場了,這個面子必須給,還不能吃虧。

    “一個月八百,看在支書的面上,我就給這個畜生一個優惠價!”周曉東這番話差點把倆人氣死,你當錢是大風刮來的嗎,開口就是八百。

    “周二蛋,你別太過分了!”二霍霍眼珠子都要瞪出了眼眶,指著周曉東,氣的說不出話來。

    “就這態度,得,你回去吧,愛上哪兒找房子,或者怎么的,跟我無關!”周曉東揮揮手,就要送客。

    “支書,你看他這么囂張,你,倒是替俺說句公道話啊。”二霍霍拿強的周曉東毫無辦法,只好求助劉美麗。

    劉美麗已經被他搞得不厭其煩,她就不懂了,一個四十多歲的老爺們,咋就跟個娘們一樣,婆婆媽媽又閑言碎語的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真是為了這一千塊錢,丟了老大人了。

    “哎,周曉東,你這價格太離譜了,真這么給,二霍霍干一年都得賠錢,這樣吧,我給你出個價格,一百吧,一年也有個一千塊錢的賺頭,怎么樣?你那房子,也就是個草房。”劉美麗斟酌了一下,開口說道。

    “啥玩意?他一年到頭啥都不干,我就得白給他一千多塊?”二霍霍眼珠子瞪的滾圓,他本來想讓劉美麗發話,強迫周曉東低頭的。

    “你給我閉嘴!要么你把房子買下來,要么就接受”劉美麗徹底沒了耐心,對著二霍霍一通吼,二霍霍立刻乖乖的閉嘴了。

    他還是沒膽量得罪支書的,好容易弄下來的瓜園,不能因為這個影響了賺錢,堅持一年,會賺的更多。

    他心里打好了算盤,等周曉東把房子交給他,那之后的房租就想辦法賴掉。

    這一慣是他的拿手好戲啊。

    “支書,二霍霍的人品我不放心,這房租,還是一次交齊了吧,正好您在這里,給公證一下,我們簽個租賃合同,您看咋樣?”周曉東大膽的沖著劉美麗嘰咕幾下眼睛,帥氣的臉龐把劉美麗都看的臉上一紅,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周曉東瞄著劉美麗的腰身,得找個時間好好摸摸她的脈,如果能搞上就最好了,他算是看明白了,想要在村里混的好,得想辦法進組織啊。

    不然,這處處受氣,事事吃癟。沒有錢還好說,沒有關系可就寸步難行了。

    劉美麗的神情讓周曉東心中一動,看來,有門!

    “這個啊,二霍霍,你決定一下吧。”劉美麗抱著胳膊,眼睛微瞇。把皮球踢了回去。

    她今天到這兒來,已經盡到義務了。

    “一年不行,誰知道你這房子結實不,到時候塌了我不賠了嗎。”二霍霍鼻子一歪,氣呼呼的說道。

    “那你還是回去吧,以后也別來我家事事兒的了。支書,不是我瞧不起他,就他這榆木疙瘩腦子,瓜園給他算是白瞎了!”周曉東冷笑道。

    “你!”二霍霍跳起來,臉紅脖子粗,“你放心,等老子掙了錢了,你求我都不好使!”

    “行了,二霍霍,你倆簽個半年合同吧,就從明年開始。”劉美麗的聲音帶著定音,無論誰再爭執,依著她的脾氣,肯定翻臉了。

    二霍霍沒再吭聲,低著頭氣呼呼的離開了。

    “告訴錢小燕,小屁股挺肉實,我很喜歡!我會去找她的。”門檻上的腳步明顯卡了一下,發出砰的一聲,緊接著傳來二霍霍的咒罵聲。

    周曉東樂了,笑的合不攏嘴。

    “說的好像真的是的,就你那火柴桿,錢小燕送上門你都要不了吧”劉美麗難得的露出了笑容,還跟他開起了玩笑。

    如果是其他人這么開玩笑,周曉東不說翻臉也肯定沒好臉色,不過,今非昔比了,周曉東底氣足,自然不在乎別人的議論了。

    “支書,誰說我是火柴桿的,你就等著吧,早晚讓錢小燕嗷嗷叫!到時候,你可別幫襯著二霍霍,這可是他自找的!”周曉東說道。

    “呵呵,行!你真有那份能耐,我就幫你說句公道話,愿賭服輸嘛。”劉美麗顯然是認為周曉東在吹牛,臉上掛著濃濃的不相信。

    “支書您慢走啊。”周曉東把劉美麗送到了門口,等她走遠,臉上的熱情也瞬間冷卻。

    “操,就知道錢,神馬東西!”周曉東吐出一口痰,聲音里滿是不屑。

    “以前咋沒發現,你還挺會客套的。真打算把房子租給二霍霍?”謝淑梅來到他身邊,窈窕的影子在黃昏中格外動人。

    “不租又能咋辦,哎!總不能得罪了劉美麗吧,不過二霍霍不住還好,他要住進去嘛,咱們有的是方法讓他搬出來!”周曉東神秘的一笑,也不知道在打著什么鬼主意。

    “嗯,也不要做的太過分。”謝淑梅是個老實脾氣,但是對二霍霍這種人卻十足的反感。

    “明天我去鄉里一趟,找強子問問那天的事兒,這不問個明白,心里頭不踏實。”周曉東眼珠一轉,很自然的說道。

    “去吧,不過,別喝酒!”謝淑梅知道他這幾天憋得慌,也沒阻攔,就由著他去了。

    “好!”周曉東喜不自勝,這下子虎歸山林,可以自由的干點啥了。

    那么,周曉東火急火燎的去鄉里,是要干啥呢?

    “強子,這陣子可是把我給憋壞了,你不知道啊,每天除了下地就是下地,嘴里都淡出鳥了!”周曉東扯著一個雞腿,大口吞咽。

    “嘿嘿,你一個二蛋憋屈啥,又不能找女人。”馬志強怪笑著,瞄向了周曉東的,那猥瑣的表情,看的周曉東一陣氣結。

    “我不是早告訴過你,我身體好了嗎,強子,連你兄弟的話都不信了?”周曉東著急了,為自己辯證起來。

    “不是我不信,只是你那么多年的毛病,突然好了,這擱誰都會懷疑的。這樣吧,東子,咱們今晚就驗證一下,咋樣?”馬志強滿面通紅,雙眼發著綠油油的光,臉上的蕩笑容看的周曉東都是一陣頭皮發麻。

    這小子在城里怎么變得更加了。

    “咋個驗證法?”周曉東問道,往嘴里又扔了一粒花生米,嘎嘣嘎嘣的咀嚼著。

    “咱倆今晚出去找倆小妞兒,你要是能把人家伺候舒服了,我就信你,咋樣?”馬志強說完,又跟沒事人似的,左右看了看,抬起頭,繼續吃喝。

    周曉東聽完,心里砰砰直跳,從內心來講,他是不想沾染那些職業女人的,但是,這陣子憋的實在難受的很,再不釋放都要瘋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