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 第7章 張揚就是狂,勞資尼克揚
    不過,這個【時間倒流】的異能貌似應用起來很簡單,其實也挺復雜的。

    首先,使用【時間倒流】會消耗張揚的體力和精神力,越大的物體,質量越重的物體,就越消耗精神力和體力。

    其次,像上面舉的一包牛奶的例子,那包牛奶,分為兩個部分,牛奶和牛奶盒。牛奶一年前是不存在的,但牛奶盒一年之前是可能存在的,盡管可能還只是原材料。

    剛才那包牛奶之所以消失,是因為張揚把牛奶和牛奶盒子看成了一個整體。

    作為整體,那包牛奶在一年前的確是不存在的,所以它消失了。

    總而言之,在使用【時間倒流】的時候,是非常講究技巧的。

    就譬如,張揚想讓蘇安白身上穿的內衣消失...

    咳咳,只是打個比方。

    那么張揚必須首先知道蘇安白內衣的大概輪廓,在腦海形成影像,以便鎖定目標;

    其次在集中精力形成意念的時候要把整個內衣當成一個整體。

    這樣的話才有可能讓蘇安白的內衣消失。

    雖然應用起來有些復雜,但想到【時間倒流】在某些方面的運用,張揚也是有些興奮。

    荷爾蒙的興奮感讓失戀帶來的精神創傷好了一些。

    只是,當他看到墻壁上蘇沫沫的海報時,張揚又沉默了,荷爾蒙也迅速的退下。

    而且,因為頻繁試驗異能,張揚頭昏腦漲,精神力被消耗不少,體力也是快枯竭了。

    “睡覺吧。”

    ——

    次日。

    張揚起來后,還是有些頭昏腦漲的。

    “哇,看來這異能也不能隨便使用啊,太費精神力了。”

    起床刷完牙,自己煎了兩個荷包蛋,正要吃早餐的時候,手機的來電鈴音突然響了,來電提示上顯示著【房東】兩個字。

    “房東打電話干什么?”

    張揚沉吟少許,最終還是按下接聽鍵。

    “喂,張揚嗎?”電話里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呃,是我。”

    “那個,張揚,不好意思。你可能要提前退租了。”

    “為什么?我交了一年房租,現在還有兩個月才到期吧?”

    “抱歉,非常抱歉。我要出國了,在出國之前,我想把房子賣了,今天會有人過去看房...”房東頓了頓,又道:“真的非常抱歉,我會把這一年的房租都退給你的。所以...”

    “我知道了,我一會就搬家。”張揚淡淡道。

    其實就算房東不主動退租,張揚也沒法住在那里了。

    那里有太多和蘇沫沫的回憶。

    交往時候,那里是溫暖甜蜜的小窩;

    但分手之后,那里就成了傷心地了。

    掛斷電話后,張揚揉著頭:“這可真是流年不利啊。情場失利,職場不順,現在連家都沒了。總而言之,先找個住的地方吧。”

    他拿出手,翻出通訊錄,然后撥通了一個電話。

    “是我。張揚,有事嗎?”電話里響起一個男青年的聲音。

    正是許霆。

    “我被房東趕出來了,可能要到你那里借宿兩天。不過,你放心,等租好房子,我就搬走了。”張揚道。

    “呃,以前的話,你天天住我這里都沒問題啊,我們倆什么關系?那可是高中的最佳損友。但是...”許霆頓了頓,又小聲道:“我媳婦工作調回東華,她搬到我這里了。”

    張揚:...

    “嫂子來了啊。好吧,那就不打擾你們了...”

    話沒說完,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許霆,誰打的電話啊?鬼鬼祟祟的。”

    “哪有鬼鬼祟祟啊,就是張揚,他沒地方住了,想來我這里借住兩日,他不知道你回來了。”許霆趕緊解釋道。

    “你這家伙,有你這樣當兄弟的嗎?我們家雖然是小了點,只有一室一廳,我可以睡客廳啊,你們倆睡臥室。”

    “不是,媳婦,你這話聽起來怎么那么微妙啊?”許霆暴汗道。

    “開玩笑了。我可以回我媽那里,坐地鐵,二十分鐘就到了。我媽昨天打電話還在一直抱怨,我結了婚,跟她老人家聯系太少了。”

    “你真不生氣?”許霆又試探性問道。

    “你這家伙,行,我承認,我比較多疑,但我也不可能懷疑你跟張揚有什么見不得人的關系吧?難道你們倆真有一腿?”

    噗!

    張揚吐血。

    “喂,許霆,這事你得跟嫂子解釋清楚了!我絕對不背這個鍋。”張揚道。

    “好了,開玩笑了。”女人頓了頓,又道:“對了,張揚,你今天不是要搬家嗎?我跟許霆今天都休息,我們幫你搬家吧。”

    “謝謝嫂子。”

    “不用客氣,黑楊弟弟。”女人又道。

    噗!

    張揚瞬間吐血。

    “喂,許霆,你都跟你老婆說了什么?”

    “啊,我還在做飯,掛了。”

    說完,許霆就掛斷了電話。

    “哈~許霆這混蛋,我都快忘了我還有這么一個外號了。”

    高中時候,nba球星尼克楊的黑人問號表情包非常火爆,還有很多有關尼克楊的句子。

    譬如‘你強任你強,老子尼克揚’。

    張揚當時年少輕狂,對這句話稍微改變了一下,發到了qq說說上:張揚就是狂,勞資尼克揚。

    因為尼克揚是黑人,再加上,張揚的皮膚跟蘇安白比起來,的確是黑了一些,所以就被蘇安白扣上了‘黑揚’的帽子,然后外號在班里傳開了。

    朋友們喊張揚‘黑哥’,或者‘黑揚哥’。

    而蘇安白干脆喊張揚‘小黑’,連名字都去掉了。

    不過,上了大學從家鄉來到東華,這個外號就漸漸消失了。

    四五年過去了,就連始作俑者的蘇安白都沒再喊張揚‘小黑’了,張揚自己都快忘了這回事了。

    掛斷許霆的電話后,張揚就趕緊把臥室墻上的蘇沫沫的海報全部取了下來。

    他跟蘇沫沫秘密交往的事情,除了他們倆當事人,全世界就只有蘇沫沫的經紀人一個人知道,其他人包括蘇安白、許霆、雙方父母、親戚朋友都無人知曉。

    說到這里,還真得夸夸張揚和蘇沫沫倆人的演技好。

    暗中交往七年,竟然沒人發現!

    大約半個小時后,一對男女青年來到了張揚的出租房。

    男青年跟張揚年齡差不多,五官精致,帥氣逼人。

    正是許霆。

    張揚當然不丑,不過,他是屬于那種耐看型的,就是初看一般,但越看越順眼的那種。

    而許霆則就是典型的能讓女人荷爾蒙瞬間躁動的帥哥類型。

    在高中時代,許霆是當之無愧的頭牌校草。

    相比之下,挽著許霆手腕的女人就稍微平庸了一些了。

    當然,女人姿色也不錯,至少算是中上乘吧。

    她叫宋可欣,就是前面提到的許霆的大學同學兼妻子。

    在張揚看來,宋可欣什么都好,性格外向,不拘小節,熱情好客,但有兩個問題比較嚴重。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