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我家醫圣太妖孽 > 第95章 人傻錢多
    路國發不可置否,問了一句:“唐老,你說什么,這是一幅贗品?”

    聽到是贗品,王永不由心虛起來,裝著毫不知情的道:“唐老先生,這是我花了三十萬從一個外地收藏家手里買到的,怎么回事贗品。”

    聽到有人質疑自己的鑒賞水平,唐明耀生氣的扶起老花鏡,惱怒反問一句:“敢為這位小友,何以見得這是真的。”

    “我買的就是真的,這就是真理。”被唐明耀反問,對于古玩發燒友的王永來說,自己那會鑒賞,只有說一些葷話糊弄過去。

    唐明耀始終是大師,也沒有繼續惱怒,而是舉著這一幅畫,認真解釋。

    “要了解一副畫,必須得了解畫家本人,蒲華之墨竹,乃百年間無人能與之媲美……”

    接著,唐明耀,又給講述了蒲華三個階段。

    蒲華,1832年生于秀水城內學子弄。

    父在城隍廟設肆,以售賣祭供城隍的“保福餃”為業。

    蒲華幼時,從外祖父姚磐石讀書,后曾師事林雪巖。1853年入庠為秀才。

    1863年秋,相依十年的妻子病逝了,這對視功名富貴為身外之物,

    而注重感情的蒲華來說打擊沉重,悲慟情懷。

    十年結知己,貧賤良可哀……良緣何其短,為問孽鏡臺?

    此年他32歲,無子女,但他只企求“魂兮返斗室”,從此不再續娶。

    更不耐案頭作楷,曾自行棄幕,又疊遭辭退。

    窮途無路,寄寓溫嶺明因寺、新河三官堂,開始賣畫生涯。

    他雖以畫為生,卻不矜惜筆墨,有索輒應。

    中年繪畫,縱橫瀟灑,水墨淋漓,光彩照人。

    他畫花卉,也畫山水,尤擅畫竹。

    他的墨竹,百年間無人可與倫比。

    欣賞他的墨竹的,稱譽他為“蒲竹”,但非時尚所善,因而也背上了“蒲邋遢”的譏稱。

    中年尤勤書學,寢饋旭、素,斗墨千紙,數日而盡。

    至于元明各家書帖,也常把玩漫臨。

    有時隨意揮灑,一片天機;有時則狂草縱橫,姿媚處處。

    古來書畫同體,蒲華以書入畫,更是酣暢恣肆,發揮到極致

    一八九四年冬,定居上海登瀛里,

    居室名“九琴十硯樓”。

    交往多海上名家,同吳昌碩尤為密切。

    蒲華長昌碩十二歲,昌碩幼時便聞蒲華畫名。

    他們相識于距此時的二十年前,關系在師友之間。

    滬上聚首,揮毫談藝,互取所長,各自風貌為之一變而愈相近。

    蒲華晚年,筆老墨精,超邁絕倫。

    其書法,放而凝,拙而趣,淳厚多姿;

    其繪畫,燥潤兼施,爛漫而渾厚,蒼勁而嫵媚。

    尤喜畫大幅巨幛,莽莽蒼蒼,蔚為大觀。

    蒲吳兩家粗豪奔放的畫風,使纖巧因襲之作大為遜色,儼然一新畫派崛起于滬上畫壇。

    “我跟大家說這么多,實則想要告訴大家,這雖是一幅臨摹,但卻很有價值,因為這是昌碩后人所作,如果要給其估個價,能值五萬。”

    自從有了上一次唐明耀失誤,這一次唐明耀倍加小心,說的每一個字都是斟酌之后,才敢言論。

    所以對鑒賞這一幅假畫,他十拿九穩。

    “什么才五萬,不過,這對我來說又算得了什么。”王永將畫軸收了起來,豪言道“我堂堂王氏集團少東家,這點錢又算的了什么,不過有這種贗品在身邊,感覺晦氣,如果在場各位賓客有誰要,這幅畫就送給他了。”

    說著,將畫軸往后一扔,瀟灑端著酒杯向其他人開始議論其他的事來。

    而他這一扔,不巧而巧的是,正仍在吃一只澳洲大龍蝦的韓子軒頭頂。

    而韓子軒反應迅速,在畫軸還未砸到他時,便就一把抓住了襲擊他的兇器。

    當他看到是一副畫軸時,準備扔掉,雙眸之間便多出一道精光。

    心里暗道,這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這副畫軸是誰的,我買了。”

    他這話一出,之前看到唐明耀所鑒賞的眾人,無不露出戲謔的笑容來。

    “這哪來的傻子,唐老已經奠定是假的,還要買,腦袋秀逗了吧,”

    “真是白癡,吃大龍蝦吃傻了,人家都說了不要錢,他還要買,這簡直就是神經病。”

    “唉,我要是認識他,早就撞豆腐死了。”

    王永看到自己的畫軸竟然砸中韓子軒,不由暗暗高興,

    老天有眼,隨便一扔都能砸中仇人。

    “我不買,我寧愿送給乞丐也不愿賣給你。”王永從韓子軒手中搶過搶走。

    “你心虛什么,你早就知道是假的吧,我出錢給你買,你還不樂意,不是傻子嗎?”韓子軒將那些罵他的話,轉嫁給王永。

    “我寧愿扔掉,也不賣給你。”王永十分不屑道。

    “你不是花了三十萬嗎,為了裝逼這話你也說得出來,我只不過給你圓謊而已。”韓子軒用調侃的語氣逼著他,

    “老子不稀罕。”王永正說著不稀罕,路國發卻將他手中的畫軸,對韓子軒吆喝道:“給你六十萬,這畫給你,否則,寧愿撕了也不給你。”

    路國發還記得,王永之前還允諾他,這畫無論賣多少都歸他。

    之前被唐國耀鑒定為臨摹,頓時讓他感覺天旋地轉,一場空歡喜。

    可是現在,竟然有傻子要買,而且還是韓子軒這個廢物。

    如果現在不羞辱他,還等到什么時候。

    “爸,你干什么,你憑什么說要六十萬?”

    路達看不下去,這路國發今天是被王永吃了多少聽話藥‘

    怎么變得跟條狗似的,反過來為難韓子軒,不過這一點卻遺傳了路家優良的基因。

    “子軒,既然是贗品,為什么還要買?”

    路遙想要勸誡韓子軒,不要犯傻。

    “沒事,我人傻錢多唄。”韓子軒想也不想的掏出一張銀行卡,對路國發道:“這卡有六十萬,將畫給我。”

    路國發問了卡的密碼,哼哼唱唱揣進荷包內。

    然而旁邊的唐明耀卻愣住了,他知道韓子軒眼光非凡,卻自問并未看走眼,于是忍不住問韓子軒:“小友,難道老朽又看走眼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