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我家醫圣太妖孽 > 第73章 被你套路了
    看著辛明如豬肝色的臉,

    陳雪瑩似乎預料到了什么,

    戰戰兢兢問道:“寶貝大老公,怎么了?”

    “我們的店被人收購了,而收購的大老板正是韓子軒。”

    辛明如同被抽掉了力氣一般癱軟在地。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個窮鬼?”

    到了現在,陳雪瑩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若是韓子軒有錢,以前欺負他,侮辱他的時候,

    他怎么會沒有一絲的動怒,反抗。

    難道他是受虐狂?

    “不僅如此,恐怕以后我在碧陽市再難找到像這樣的工作了。”

    辛明頹廢的搖著頭。

    聽到自己的靠山沒錢了,而自己一直瞧不起的韓子軒竟然是個隱形富豪,陳雪瑩當即做了決定。

    成為韓子軒的女人。

    只要成為韓子軒的女人,莫說市一醫那個不起眼的工作,就算開一家醫院也不成問題。

    她立即跑向韓子軒,立即抱住他的胳膊,搔首弄姿的撒嬌賣萌:

    “韓哥哥,都怪辛明那混蛋慫恿我,要不是他,我怎么會對你說出那些話。

    只要你能原諒我,我什么都答應你。

    你可能不知道,人家會很多姿勢的。”

    聽到這句話,韓子軒頓感惡心。

    這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不要臉的女人,

    上一秒還罵自己是廢物,

    下一秒就要貼上來,還說要什么姿勢都能滿足。

    路遙更是驚呆了,

    這還是平日里把自己自詡為高高在上的公主,對愛情忠貞不一的好姐妹嗎?

    怎么一聽辛明被開除了,就全然變了一個人。

    向韓子軒示好也就罷了,還當著自己的面,這把姐們情誼當著什么了。

    怪不得韓子軒經常在小說里寫。

    沒有經歷過共患難的情誼,只不過是沒有捅破利益的窗戶紙。

    此刻,路遙在等著韓子軒的選擇。

    因為面對送上來的女人,沒有幾個男人能夠拒絕的。

    可沒想到他怒喊一聲滾,陳雪瑩整個人就被一股氣浪給震開了。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路遙不由得對人性重新認識。

    只見陳雪瑩被震倒地后,還不知悔改。

    爬到路遙身邊,抱住路遙大腿,苦苦哀求:

    “遙遙,遙遙,看在我們是好姐妹的份上,求求你幫我求個情。

    只要韓哥哥收下我,你做大我做小,以后只要你吩咐一聲,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路遙極力掙脫,俯身就是一巴掌乎了過去,她實在無法忍受一天內被這個女人背叛兩次。

    “我原諒你,你把我當著籌碼給那死胖子的時候,你怎么不想到我們是好姐妹。

    你當著我的面,搶我男人時,你怎么不當我好姐妹。

    我做大你做小,

    我呸,

    你這種女人給子軒提鞋都不配。”

    路遙突然的暴走,讓韓子軒大吃一驚,沒想到女人的爆發力還真大。

    即便再淑女,再柔弱,當忍耐已經達到極限后,也為成為暴怒的獅子。

    不過他的心卻是暖暖的,她終于承認自己是她男人,還連續兩次。

    在地上的辛明聽到陳雪瑩的話,想死的心都有了。

    為了討她歡心,自己省吃儉用給她交了房子首付,還給她買了二十萬戒指,可這賤人一轉眼就去給他人投懷送抱。

    愛慕虛榮也就罷了,人家不同意,她恬不知恥求人。

    辛明再也看不下去了,爬過來一把抓住陳雪瑩的頭發,在她臉上呼呼扇了數巴掌后,拽著頭發往外拖:

    “臭婊子,老子辛辛苦苦養你,你他媽竟然當面綠我,跟老子回去,你不嫌夠丟人老子還怕呢。”

    看到這一幕,沒有人上去勸架,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

    這時候的店長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

    立即鞠躬道歉。

    她明白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那可是大少爺的大哥。

    “韓先生,我錯了,是我有眼無珠,是我……”

    她還未說完,卻被彥斌打斷道:

    “去財務那里把工資給結了,現在起你就不要來了,我彥氏珠寶行不需要戴有色眼鏡的人。”

    韓子軒想要說這是小事,沒有必要較真,但彥斌話已經說出口,他也不能說什么了。

    “大哥慧眼識珠,有沒有最佳人選啊?”

    彥斌看韓子軒小說也不是一兩天了,知道像這樣的劇情,一定有人值得勝任店長,所以刻意這么一說。

    沒曾想,還真有。

    韓子軒指了指那位幫自己說話的店員。

    其實選她,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她幫了自己,而是她有著一個促銷員該具備的素質。

    “那就是你了,從現在起你就是店長,工資翻倍。”

    彥斌不問緣由,他相信韓子軒的眼光,所以當即就決定了。

    那店員稀里糊涂的當了店長,卻不知道自己憑什么當上的店長。

    為了給韓子軒兩人壓驚,彥斌陪韓子軒在休息區喝茶,那秘書陪路遙試各種珠寶首飾。

    女人愛美,看到這些耀眼的珠寶,早已經忘記了淑女該有的矜持。

    “對了,大哥,明天有個拍賣大會,聽說有許多奇珍異寶,還有賭石。

    我想邀請大哥大嫂參加,不知大哥大嫂有空沒?”

    彥斌從兜里摸出兩張邀請函,小心翼翼往韓子軒這邊推。

    “去的都是些什么人?”

    韓子軒沒有看邀請函,端著精致的茶杯仔細品嘗起來。

    “都是些上層圈子的人,楊家、文家可能會去。

    還有一些二線世家的公子,小姐。

    當然了都是些有頭有臉公司總裁什么的。

    我聽說,前幾天,你嫂子父親鑒定一副山水藏畫,叫溪山落陽望斷腸的國寶級名畫,所以……”

    “你消息還挺靈通的嘛,我看你對書畫什么不感興趣吧,邀請我去,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大哥就是大哥,豈是壓軸的是賭石。

    你知道爸媽現在和好了,定然不會再放心思在這生意上,你看彥氏珠寶行五六千員工,總得生活不是。”

    “又被你坑了,送我這么豪的禮品,原來是有目的的。”韓子軒開玩笑道。

    “瞧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這種人。

    你知道嗎,我媽想要咱姐接替她的位置。

    天了,這太夸張了吧。

    搞得咱姐才是她親生的,我是才是認的一樣。”

    彥斌吃醋道。

    “不行,薇姐給你家當董事長去了,誰給我做飯去。

    趕明兒給阿姨說說,我說的不行。”

    韓子軒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同意彥如玉的決定,但一想之下,便決定不對勁:“等等,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