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我家醫圣太妖孽 > 第61章 有母如此
    “舉手之勞而已。”

    面對彥如玉的強勢,

    韓子軒從容應答,

    不卑不亢,

    但臉上的傲氣絲毫不亞于對方。

    “自己填一個數,我彥如玉從不欠別人的。”

    彥如玉將一本支票單丟在韓子軒面前,仔細凝視著他,目光之中側露出一抹輕視。

    “我要的數你給不起。”

    韓子軒雙手自然搭在沙發之上,眼中的霸氣不由自主的側漏。

    “哦,你接近我斌兒,自然也知道,在碧陽市沒有我彥如玉給不了的東西。”

    彥如玉又抽了一口煙,

    淡淡呼出來,

    朱唇中緩緩吐出一個個煙圈。

    優雅而不失大氣。

    一看那氣場,

    便是究竟沙場的女王。

    “哼,區區一個彥氏珠寶行算得了什么,在我眼里,還不是砂礫一般。”

    韓子軒所言非虛,

    他曾經可是白帝城韓家第一繼承人,

    手底下隨便一個小公司都可以買好幾個彥氏珠寶行。

    “口氣倒不小,那你給我斌兒設計下套又是為何?”

    “下套,可笑。

    我韓子軒行事光明磊落,

    豈是小人之心可以度之。”

    依舊是不服輸的霸氣

    讓彥如玉汗顏。

    她竟然讓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嚇成這樣。

    “年輕氣盛固然是好,過了,那就是不識好歹。”

    彥如玉將煙掐滅,因為手抖,好半天這才將煙頭丟在煙灰缸里。

    而她卻神情淡然看向韓子軒,

    勢要從其身上找出什么突破口,讓自己不再這樣壓抑。

    “若是阿姨懷疑我的為人,可以大可一走了之,我廟小怕屈尊你尊大佛。”

    韓子軒也不客氣,站了起來,指著門邊立下下逐客令。

    他見過求人辦事的,卻沒有見過求人辦事,

    如此盛氣凌人。

    見韓子軒生氣,彥斌急了,雙手緊握,努力鼓起勇氣對彥如玉央求道:

    “媽,能不能別這樣,大神真的是我好兄弟,只有他才能救我爸。”

    “斌兒,如今這世道,就連親兒子都可以頂撞當媽的。”

    彥如玉冷色凝視著彥斌,絲毫不像是母親對兒子的訓示,反倒是女王對奴婢斥責:“就他這樣不識好歹的東西,又有什么本事救人。”

    “若是沒大神,現在我已經被撞在骨灰盒里了。

    他不識好歹?

    可笑,你花重找來那些沒用的神醫就識好歹?

    我看你不想救我爸倒是真的。

    對,我爸是沒本事,

    但他好歹也是你二十幾年的丈夫,

    是他放心男兒的尊嚴,一步一步,幫你坐穩了彥家的江山。

    我求你能不能收起你可悲的高傲,

    救救我爸,沒有我爸,你給誰當女王去。”

    彥斌急了,

    他生平第一次頂撞自己的母親,

    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但隨之而來便是頂撞后的責罰,

    啪的一聲脆響在他臉上響起,

    仿佛在告訴他,以下犯上,只有死罪。

    “可以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跟著這么一個玩意,竟然敢跟你媽頂撞了。”

    面對母親的斥責,彥斌不可置信搖了搖頭,痛苦的哭訴起來:

    “要不是因為你,我怎么會被人謀殺,要不是因為你,我爸現在怎么會生死垂危?

    在你眼里,我和我爸只不過你在商場面子而已,這么多年來,你懂什么叫做親情嗎?

    不,我這個兒子的存在,也怕丟了你的臉。”

    “我所做的一切,還不是因為你,我只有你這么一個兒子,我打下的基業又能留給誰。

    我只想保護你。”

    被兒子當人說自己不懂親情,

    彥如玉極力反駁,

    在她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親情。

    “沒錯是因為我,可是當你得知我出車禍,差點被車擠成肉泥時,你怎么連一句關懷都沒有?

    你還好意思說因為我。”

    彥斌咆哮著,

    他已經受夠了這種只有金錢利益的家庭,

    受夠了父母張口閉口都是為了自己而奮斗的理由。

    同時富家公子,

    別人家可以在享受親情的同時,

    感受著生活的樂趣。

    而他得到自由麻木與孤獨,

    只有在小說中和賽車中,

    他才會感受到自己還活著。

    “我忙……”

    “對,你忙,又是忙,今天若不是我爸命懸一線,你又怎么會放下身段過來。

    可笑,真的太可笑,我還天真的認為,在你眼里我還有一絲的地位,沒想到,還不如你手中的一紙文件。”

    彥斌的聲音越說越小,一字一句都充滿了絕望。

    “斌兒,對不起,我不是不想關心你,為了家族的利益,我不能好好做你的媽媽。”

    面對兒子咆哮,靈魂的質問,

    彥如玉慌了,

    有史以來第一次慌了。

    她再也掩飾不了自己,

    這些年來,她高高在上慣了。

    那怕是自己生下的兒子,也是當成了仰望她的存在。

    “說這些,你不覺得晚了嗎?”

    彥斌苦笑搖了搖頭,不想接受母親破天荒的道歉。

    “夠了,彥斌。”

    韓子軒急忙示意他打住,

    面對彥斌靈魂拷問,

    彥如玉露出她真實的一面。

    她不是不想當好一個母親,在家族利益面前,她只有選擇冷落了自己的孩子。

    但

    至少,她知道自己還是一個母親。

    看到這里,韓子軒心里感觸頗深。

    他自己何嘗不是有著這樣的一個母親。

    只是當年面對自己被父親追殺,作為親生母親的她。

    不僅沒有求情,反而建議奶奶派出十二太保滅了自己。

    何等的冷酷和無情。

    在她眼里,

    只有那個花言巧語、滿嘴抹蜜的家伙才是她的兒子,

    而自己只不過是給她帶去晦氣,會給韓家帶去滅頂之災的天煞孤星。

    在韓子軒看來,彥斌比自己幸運得多。

    他至少還有一個后悔的母親,還有機會彌補他的母親,而自己有的只是一個生死仇敵。

    “大神,我……”

    彥斌不明白韓子軒為什么要攔住他,但他相信韓子軒攔住他是有理由的。

    “兄弟,有人的親情不會缺席,只會遲來。

    而又有的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就也沒有親情可言。”

    被韓子軒這么一提醒,彥斌恍然大悟。

    沒錯,自己再怎么著,還有著遲來的親情。

    可韓子軒呢,

    一生下的那一刻,

    就被母親丟在下人堆里帶長大,

    從未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

    好不容易被韓家老爺子看重繼承家業,被勉強準許進入大堂,

    可韓家老爺子神秘消失,他便被驅逐出韓家,還被十二太保滿世界追殺。

    與他相比,自己已經算是最幸福的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