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非典型萌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無家可歸
    毆詢開著車,握著方向盤的手緊張的指節有些發白,他或許沒有別人想象中的那么好,他看起來那么的高高在上不可高攀,實際上是因為他的身份很不光彩。【最新章節閱讀.】

    過去的歲月里,毆詢從未在意過別人的看法,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哦,那你小時候肯定挺辛苦的吧?”

    車子里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毆詢的臉上卻露出了微笑,他的腦袋十分靈活想到的東西要比薛長清想到的更多,所以他完全不介意這個時候幫幫佟心媛和吳麒。

    “放心吧,就算是新聞真的見報了也絕對不會是抹黑佟心媛他們的,我猜測你哥應該會聯系到段勵之,跟他一起合作吧。”

    危險兩個人擔絕對比一個人擔著會更好。

    “那我哥不會有事吧?”這個時候薛長清終于知道擔心薛文了,如果聽到這句話,薛文是絕對高興的高哭出聲來了,他的中二弟弟終于是知道心疼他這個哥哥了。

    毆詢沉思了片刻,薛文這樣做的確是無可厚非,可是他忘記了一件事情,段家早就跟吳麒綁在了一塊兒了,反而不怕得罪岳菁文,這個時候想誰也不得罪根本就不可能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段勵之腦抽了,把岳菁文給得罪個徹徹底底。

    想到這里,毆詢無奈的看了薛長清一眼,停下車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掛斷以后,毆詢才又啟動車子,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你覺得我怎么樣?”

    回答毆詢的是一串悠長的小呼嚕聲,這幾天薛長清太累了,竟然直接睡著了。

    毆詢更無奈了,他開始深深的嫉妒起佟心媛了,佟心媛的任何事情在薛長清這里都是大事。

    想到這里,毆詢無奈的看了薛長清一眼,停下車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掛斷以后,毆詢才又啟動車子,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你覺得我怎么樣?”

    回答毆詢的是一串悠長的小呼嚕聲,這幾天薛長清太累了,竟然直接睡著了。

    毆詢更無奈了,他開始深深的嫉妒起佟心媛了,佟心媛的任何事情在薛長清這里都是大事。

    角落里,佟心媛與吳麒兩個人吻過之后都變得氣喘吁吁,她看了看手機上的短信,知道接應的人已經來了,低聲說道:“想辦法離開這里,有人在附近接應我們。”

    說完,佟心媛率先跳了出去,吳麒套著假發走了出去。

    吳麒一走出來,佟心媛差點笑出聲來,原本在狹小的空間里還看不出來到底有什么變化,走出來一看卻發現吳麒還真是長了一樣英氣*人的臉,配上這假發的時候,徒增了高冷范兒,在國外高個子的女人又不再少數,吳麒穿著長裙從背后看竟然看不出來與女人有什么區別。

    這樣一來倒是不用怕穿幫了,吳麒走在前面恨不得把臉擋住,前三十年里他一直風里來雨里去過著充滿冒險和血腥的生活,沒想到三十年后他的人生遇到了神轉折,他竟然體驗了一把做女人的感覺。

    “快走吧,磨蹭什么。”佟心媛看著吳麒別扭的樣子,之前的怒意倒是減少了幾分,還故作嚴肅道:“平時你看著挺爺們兒的,沒想到你扮起女人來倒是還挺美的。”

    這句話對于吳麒來說根本不是什么夸贊,無疑是雪上加霜,吳麒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嗨!東方女孩!”男子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佟心媛一轉頭看到有一個警察模樣的人竟然要叫住吳麒。

    兩個人頓時警惕起來,吳麒與佟心媛對視一眼都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卻沒想到對方跑到了吳麒的面前,一臉羞澀的問道:“我下班以后能不能請你去喝酒?”

    又高挑又高冷的東方女人,五官深邃看起來是那么英氣*人,頭發又是黑長直,走在街頭簡直不要太耀眼。

    這一次佟心媛更加忍不住想笑了,什么危險什么喬伊斯都已經被推到九霄云外去了。

    看著佟心媛的樣子,吳麒的臉更加黑了,他磨著牙說道:“很抱歉,我已經有愛人了。”說完吳麒長臂一伸一把將佟心媛拉到懷里,吻住了她的唇。

    “哦!上帝!對不起。”警察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黑發女神就這樣抱住了另外一個東方女子,兩個人吻到了一起,他頓時有種眼睛被晃瞎的感覺,國外對任何戀情抱著支持和自由的態度,所以心里再不高興,對方也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笑夠了嗎?”吳麒摟住佟心媛的腰肢,呼吸噴在了佟心媛的臉上,看著佟心媛笑的開心的樣子,吳麒心里的怒氣已經減輕了不少,起碼他能斷定佟心媛沒有之前那樣生他的氣了。

    五年的時間,五年的煎熬,讓吳麒懂得了很多的道理,愛一個人不僅僅是霸道與控制,也不是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樣給予她你認為最好的東西,愛是克制,也是放縱,是寵愛也是心疼,哪怕腳底下是一片地獄,兩個人一起墜入也會覺得幸福。

    佟心媛收起笑臉,正色說道:“喬伊斯的人過來了。”

    喬伊斯生死未卜,他身邊的人卻都知道要殺喬伊斯的人是一個東方男子,這個男人的臉十分的醒目,所以他們現在一個東方人都不放過,看著對面高大的長發女子,兩個人立刻追了過去。

    “快跑!”吳麒低吼一聲,一把將佟心媛推到一旁,拿出了自己的手槍。

    他的身上還有一些子彈,可是想要抗住卻是一個問題,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考慮太多了,吳麒直接打死了迎面而來的兩人,槍聲響起,頓時四面八方的人都在朝著這里集中。

    佟心媛拉著吳麒繼續往前跑著,“快走,我們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干掉!”

    兩個人拼命的跑著,跑到對面街道的時候,遇到了兩輛車,車里一共下來了八個人,各個手中都有槍,吳麒將佟心媛推到身后,開始朝著幾人開槍,可是吳麒一個人怎么可能打得過這么多人,就在子彈要打在吳麒的胸口時,對方率先倒了下去,開槍的人是佟心媛。

    打死對方以后,佟心媛的手還在微微顫抖,雖然過去的五年里她學習了很多,卻沒有真的殺死過人,這是第一次。

    一條生命結束了在她的手中。

    兩個人搶了一輛車子往前開著,這個時候樓上一把槍直接瞄準了他們這里,“小心!”

    槍是朝著佟心媛打過去的,吳麒直接撲在了佟心媛的身上,車子一陣晃動,佟心媛聽見了真實的,子彈打在血R中的聲音,鮮血從吳麒的身上流出來,佟心媛覺得自己的眼前已經被鮮血染紅,變成了血紅的一片。

    起初她是要來救吳麒的,最后卻成了吳麒救了她。

    吳麒忍著痛,看著佟心媛微微笑了一下,“你沒事就好。”

    此后的多少年里佟心媛在夢中依舊會夢到這樣的場景,猶如走進了困境一般,那種彷徨與恐懼,她每次醒來依舊會十分的害怕。

    車子被佟心媛勉強控制住了,她撕下來衣服捂住吳麒的傷口,不住的說道:“你要堅持住,我們的人馬上就要到了。”

    “我知道……”吳麒裂開嘴笑了一下,他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靠在佟心媛的身上,吳麒一點都不害怕,甚至都不覺得疼痛。

    他怎么舍得死呢,他才看到希望的曙光,他還沒有重新把她娶回家,他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沒有做,他怎么能再把她弄哭呢?

    這樣想著,吳麒卻陷入了黑暗之中。

    再醒來的時候,人已經是在醫院里了,吳麒睜開眼鏡就看到趴在床邊的佟心媛,此時的她沒有了平時的精明干練,看起來格外的脆弱,就像是五年前那般令人心疼,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

    伸出手吳麒想要摸摸佟心媛的頭發,警惕的佟心媛卻已經醒了過來,她坐起身來看到吳麒醒了,頓時叫了醫生過來。

    再經過一番檢查確定沒事之后,佟心媛才放下心來。

    “我們還在市內,不過你放心吧,他們不會找到我們的,我們的人在看守這里,喬伊斯還沒有醒過來,所以現在他們家情況變得有點微妙了。”

    吳麒暈過去以后,陳景山就帶著人出現了,佟心媛坐上陳景山的車離開,盛家的人在斷后,這些人一個家族的人也許不能夠跟喬伊斯抗衡,可是盛家加上岳家就足以能夠對付喬伊斯了,吳麒的傷勢比較嚴重,所以佟心媛沒有選擇直接回去,而是直接找到了一間醫院做手術,等吳麒醒過來。

    聽了佟心媛的話,吳麒不以為意,只是開口說道:“我現在一切都聽你的。”

    他將自己全部的信任都交給佟心媛,包括了他的生命。

    佟心媛聽了卻忍不住反駁了一句,“你聽我的做什么,等回去轉院以后我就會通知杰斯和戴拉的。”

    看來佟心媛還是沒有徹底的接受他啊!

    想到這里,吳麒苦笑了一下說道:“你認為我還回得去嗎?一旦我回去的話,他們都要跟著倒霉。”

    吳麒一臉無奈的看著佟心媛,看起來有點像無家可歸的小狗。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