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貼身狂醫混都市 > 第六十七章很氣很氣的施黛雪
    “很好?”

    聽到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施黛雪目光看著陸飛,神情充滿著懷疑。

    眼神看著陸飛,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總覺得在什么地方,看過似曾相識的。

    但想了半天,卻沒想起來。

    陸飛看著施黛雪的神情,笑了笑,眼神就是直接看向躺在床上的徐孝孺。

    還別說,對方恢復挺不錯!

    旁邊的施黛雪,目光逐漸變得不悅。

    因為在腦海回想了半天,終于把這個熟悉的身影,給想了起來。

    二話不說,就把陸飛的手給拉住,直接給弄到了病房外面。

    “你干什么呀?這樣動手動腳,你這還有一點淑女的樣子嗎?再說我們可不熟!”

    被施黛雪拉著,陸飛有點無語,說道。

    根本就沒有理會陸飛的施黛雪,把陸飛拉扯到醫院外面后,就隨意找了一間空閑病房,就把陸飛拉進去,施黛雪房門緊緊反鎖。

    “那天我找的人,還要動手術人是你吧!”

    施黛雪眼神看著陸飛,語氣充滿著肯定,嬌軀有些顫抖不已,不用說,顯然是被那天氣得要死!

    “是我動的手術!”

    被人給發現,陸飛也就沒有隱瞞。

    “你知道這是屬于什么行為嗎?屬于冒名頂替,屬于草菅人命!”

    “你可別給我亂安大帽子,我就想問問,那天如果要不是我,寶兒恐怕就成為孤兒了吧!我還想要問問你們醫院,你們對病人負責了嗎?手術那段時間,你們醫院又在干什么?”

    “你……”

    施黛雪正想說些什么,話語還沒講出,就被陸飛給打斷道:“別跟我說是你們醫院的疏忽,就算你們覺得疏忽一次很正常,可這是一條人命呀!一條人命在眼前,你覺得我還算草菅人命嗎?”

    在陸飛看來,自己所做的事,問心無愧,再者自己做事,從來都是這樣。

    施黛雪一時間沒有言語,說不出話,但心中還是很氣。

    “可你也違反了醫院的規定!”

    “小妹妹,我覺得你能別這么天真嗎?你這簡直就是天真浪漫到小孩了,再說不就是動個手術而已,你至于這么生氣嗎?”

    看著渾身抖動施黛雪,陸飛嘴角撐起一絲笑容,對施黛雪笑道。

    施黛雪也是發現,眼前這一個男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眼神一直在看自己身體。

    “我不管,你就等著警察來處理吧!”

    “那你就報警吧!白瞎了這么漂亮的臉蛋和身材,一點腦子都沒有!”

    施黛雪雖然很好看,氣質也很好,那護士裝穿起來也有一股特殊的韻味,但對于施黛雪糾纏不休,陸飛心中也有點生氣了,從沒見過這樣耿耿于懷,并且還是一根死腦筋。

    “哼!神經病!”

    很生氣很生氣的施黛雪,小手握緊成拳頭,看樣子準備打陸飛。

    根本沒放心上的陸飛,笑了一笑,在施黛雪還沒有動手時候,就把施黛雪抓住,然后另外一只手,摟住了施黛雪纖細無比腰肢,以一個極其誘人姿勢,將其壓在了旁邊病床。

    “干嘛啊!快放手,你這一個臭流氓,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你再這樣,我可真的要報警了!”

    “你剛才不就是說要報警的嗎?既然要報警,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你也看過那些小電影吧,那些小電影當中的情節,你應該還記得,我今天就讓你體會,美麗的護士小姐姐!”

    因為和陸飛挨的很近,幾乎快貼著,施黛雪此刻小心肝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小電影當中情節,這短短的幾個字,讓施黛雪內心充滿著害怕,因為做這份工作也很久了,她也知道,一些人特殊癖好。

    自己現在打扮,也的確是很多人幻想對象!

    施黛雪張大嘴巴,想要求救呼喊!

    早就想到這點的陸飛,直接捂住嘴,只聽見對方發出了嗚嗚嗚的聲音,雙腿不斷在床邊摩擦,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叫吧,越叫我越高興!你這腦子真是有病,再說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真不知道你一直,糾纏醫院這些死規定干嘛,簡直跟那些老頑固一樣。”

    施黛雪眼淚一直在眼眶打轉,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人,不僅準備身體上玷污,就連精神上,也準備去把自己玷污。

    “我可對你沒有興趣!你別以為我會做那種事,我的女人比你漂亮多了,我對你會有興趣?大姐,我覺得你那方面想太多了!”

    陸飛看著對方眼淚在眼眶打轉,很嚴肅說道,至于口中的這一個女人,那自然就是和自己發生過關系,并且還是最完美女人化身蘇婉柔。

    說著的陸飛,漸漸松開了手。

    施黛雪則感覺對方口中女人,瞎了眼,怎么會看上這種男人?

    “你叫什么?”

    想到這么久還不知名字,施黛雪問道。

    “小陸的陸,飛機的飛,陸飛,如果你覺得不好聽,可以叫我小飛!”

    說話同時,也是站起身來,當然在起身的同時,也是摸了一下施黛雪肌膚,畢竟護士裝的女人,自己還是頭一次接觸。

    被人觸碰肌膚,施黛雪臉色無比羞紅!

    但此刻她,也不敢太過放肆,剛才事情,到現在都還瀝瀝在目。

    “不和你說了,拜拜!”

    不想和施黛雪糾纏太久陸飛,隨后轉過身,把反鎖病房打開,就走了出去。

    在病房當中施黛雪,臉蛋,還有耳朵,紅紅的,被人這么欺負,還是在醫院中,也是第一次。

    剛才那種感覺她很敏感,充滿著害怕。

    雖并沒有做什么,但滿腦子卻想到了那些!

    “如果等著!”

    不會讓自己便宜白被占施黛雪,嘴角喃喃自語道,起碼現在知道了陸飛的樣子,下次要找,方便了很多。

    醫院!

    一處vIp手術室外。

    “蕭書記!這次手術已經被我們醫院的鄭教授接受,手術一定會很成功,到時母子平安,請不要擔心!”

    在一個中年男子旁邊,圍繞著很多人,他們大部分都是華西市人民醫院的高層,此刻神情也充滿著擔憂,之所以會這樣,也是因為中年男子身份,是華西市的市委書記,華西市一把手。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