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巔峰仙道 > 第三百二十二章?紫檀神威!(第一更!)
    極致的速度,極致的鋒利,極致的斬擊,這是《飛斬訣》功法的核心!

    “紫檀,你最擅長什么?”兩個月之前,葉長天認真的詢問。

    “速度。”

    “半息之內可出手多少次?”

    “全力的話,一息可達百二十次,半息只有六十余次。”

    “這是《飛斬訣》,一種無上功法,從今以后,你就修煉這種功法。配合其中的功法、步法、招式,當你半息之內達到三百,乃至四百甚至更多時,我相信,四階之中,你將是王者的存在。這兩柄匕首,就名為飛斬吧。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當你的速度達到極致的時候,再強的對手,你也可以一擊破除!”

    當葉長天等人游歷遠明帝國的時候,紫檀除了訓練天門之人,便是暗中修煉這無上功法,憑借著自身的悟性與功底,加上角雕一族自身的優勢,紫檀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了半息之中二百次,但距離葉長天所要求的三百乃至四百,還有著極大的差距。為此,紫檀幾乎都處在一種極限的訓練之中,多少次都讓葉婉等人看得心疼,若非是葉長天留下了不少的七色蓮與靈泉,紫檀的雙手雙臂幾乎就要練廢了!

    游走在極限的邊緣,不斷尋找突破。外圣門的出現給紫檀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尤其是聽聞了幻月與蘇蘇等人講述了外圣門的來歷之后,更是拼命練習。

    “為了老大的安危,為了完成我的使命!”紫檀深深知道,葉長天的安危不僅是紫靈公主最大的牽掛,還關系著角雕皇族的安危,甚至關系著未來的格局!

    “你不是我的護盾,你要做自己的利劍,斬破蒼穹,笑傲群雄!”

    這句話,深深地印在了紫檀的心中,敢與日月爭鋒的氣魄逐漸在內心升騰、強化。長期以來,紫檀都沒有嘗試過《飛斬訣》的威力,實在是找不到對手,紫靈、獅墨等人遠在秦山森林之外,其他人的修為又遠低于自身,雖然幾次很想與薛茂實等人交手吧,但想到都是盟友,也就放棄了。

    好不容易想教訓一番烈火鴻等人,但老大說不宜迫敵太甚,最終也退走了。如今,老大不僅得到了滄瀾仙府,還在遠處看著我,我一定要殺出天門的氣勢,給所有人看!

    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看著陡然之間消失的紫檀,心中大驚失色,連忙喊道:“小心!”

    一道身影猛地掠過兩人,沒有風,沒有聲息,只有匕首之手,微微泛紅的血跡!兩名元嬰期修士猛地墜落下去,元嬰也陡然之間倉皇地逃了出來!

    “好快的速度!”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臉色一變,一出手,竟瞬間格殺了兩名元嬰期中期修士!這怎么可能!

    “攔住他!”谷昆知道,必須上了,否則,憑借著紫檀的實力,完全可以將十名元嬰期中期修士全部留在這里!十幾道飛劍猛地飛向紫檀,紫檀微微一笑,踏著玄妙的步伐,瞬間踏空數次,身影一晃,一道道殘影顯現出來,而又快速被眾人的飛劍擊碎!

    “啊!”紫檀出現在了一名元嬰期中期修士身旁,周

    身的防御瞬間被紫檀斬擊了二百余次!

    防御散,匕首入,心臟停,元嬰逸!

    “怎么可能,她的速度太快了!”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四人此時不由有些苦澀,看似最柔弱的女子,竟是最為強橫的一人!

    “結陣!”空建德大聲喊道,剩余的七名元嬰期中期修士,瞬間集合在一起,緊張地注視著周圍的動靜!一道殘影由七人周圍飛過,眾人連忙抵御!傳出了一陣陣讓人吃驚的金屬碰撞之聲。

    “去死吧!”谷昆猛地飛出,長劍直指紫檀。紫檀飄然后退,炎賢、烈天、空建德猛地飛來,聯合出手。“天地囚牢!”一股龐大的天地之氣,凝結為一道道堅固的囚牢,將紫檀困在其中!

    雖然紫檀的修為在四人之上,但四人聯手之下施展“天地囚牢!”還是足以將紫檀困在其中。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看著天地囚牢之中著急的紫檀,心中大恨,只是幾次出手,紫檀竟殺了三名元嬰期中期修士!這可都是宗門之中的高端戰力!尤其是空建德,臉色更是難看,無他,死的三個修士中,有兩名是神照宗的人!

    “一起出手吧,她縱然再強橫,也無法抵抗我們的聯手!”空建德猛地說道,祭出飛劍,其他人見狀,也各自出手,為了一擊必殺,每個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

    “死吧!陰寒劍斬!”

    “斷魂!”

    “萬箭穿心!”

    “輪回之掌!”

    天地囚牢之中的紫檀看著眾人聯合出手,對著四人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四人心中感覺到了一種不安,便在此時,兩聲慘叫聲驟然在四人的背后響起!

    “啊!還有敵人!”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難以置信,神識掃過一看,卻發現一個紫檀正在將匕首放在一名元嬰期修士的脖頸處,冷冷地微笑著,然后輕輕地一劃。而在另外一邊,還有一個紫檀,已經將匕首插入至了一名修士的心臟之中!

    四人連忙再看眼前的天地囚牢,而一個一模一樣的紫檀正在嘲笑著對方,在四人的絕招之下,陡然之間化作了零星點點!

    “是分身!而且是有極強戰斗力的分身!”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難以相信,對方根本就是魔獸,不懂得元素分身,而且就算是元素分身,也只能是本體一部分的實力,而對方的分身,竟然可以襲殺元嬰期中期修士!這怎么可能!而且,怎么會有三個一模一樣的紫檀!雖然一個在眾人的轟擊之下消散!

    “你們快撤退!”谷昆、炎賢、烈天、空建德猛地飛了過去,各自迎戰一個醉薇!剩余的五名元嬰期中期修士,幾乎是喪失了戰斗意識,只是短短的接觸,五名元嬰期修士便隕落了肉身!雖然元嬰逃逸了出去,未來還可奪舍,但未來的修煉一途,卻是極為困難的!自己能撿一條命,當真是幸運至極!

    紫檀太強橫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擊的余地,那速度,猶如鬼魅!

    “就這樣讓你們走了,我的臉面往哪里擱!”紫檀冷冷地說道,看著谷昆、炎賢飛了過來,一個人手

    持大刀劈砍了下來,一個人揮舞火龍,希望將紫檀吞噬!

    “磚瓦硬還是拳頭硬?”

    “自然是磚瓦。”

    “那為何拳頭可以打碎磚瓦。”

    “因為拳頭有力量。”

    “力量只是一個方面,速度與精準,才是最為關鍵的。速度達到了極致,即使是一塊小小的石頭,也足以毀滅一座山。而精準,卻需要你用全身的精神力去感知,去把握。比如這塊木頭,柴夫如果一刀劈在這里,則會十分困難,但如果劈在這個薄弱位置,則會一劈便開!飛劍也是如此,元素也是如此,都有著薄弱所在,同階飛劍可以毀滅對方的飛劍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葉長天在教導天門之人時候的講話,讓紫檀受益匪淺。

    紫檀閉上了眼,神識集中感知著那瞬間襲殺而來的大刀與火龍。神識附著在了那大刀與火海之中,感知著大刀的脈動與火龍的呼吸。

    猶如黑暗之中,陡然閃爍出了一點明燈。

    “就在這里!”紫檀嘴角微微一笑,手中的匕首爆射而出,一柄襲殺向大刀,一柄飛向了火龍的核心!

    “叮!”一聲清脆的聲音襲來,谷昆陡然之間感覺到神識一痛,渾身一震,隨之而來的,是自己與本命法器之間失去的聯系!而炎賢的火龍,猛地從十幾丈的大小,陡然之間化作了點點火元素!

    “啊,怎么可能這樣,我那可是下品寶器啊!”谷昆有些郁悶,自己的寶器可是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購買到的,作為自己的本命法寶,斬殺敵人不下百人,從未有過半分損傷,而如今,竟然被紫檀的匕首給擊斷!

    “她已經不是四階巔峰了,而是處在突破的路上,甚至是一只腳踏入至了五階!我們不能再這樣游戲下去了,必須速戰速決!各位,出絕招吧!”烈天、空建德飛了過來,那一道分身已然被兩人消滅!

    谷昆、炎賢兩人凝重的點了點頭,看來,不拿點看家的本領,是根本無法贏得這場戰斗了!

    “在四階魔獸之中,你是我遇到最強的一個。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谷昆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方印,猛地祭出,方印滴溜溜的旋轉,隨著旋轉,逐漸變大,繼而形成了一個四五米的方印!

    “此物為鎮妖印,每吸收一名魔獸的神魂,其威力便會更強大一分。一旦將你降服,這鎮妖印將會成為威力極大的寶器!”谷昆冷冷笑著,然后虛空一點,鎮妖印便猶如一座山一般砸向了紫檀!

    “哈哈,我們也出手吧!”炎賢大笑一聲,兩道寒光爆射而出,封鎖了紫檀的左右兩側。烈天、空建德也各自施展神通,將紫檀的前后兩側徹底封鎖!

    紫檀幾番沖擊,竟都被對方快速而拼命的搏殺給阻擋了過來,而此時,鎮妖印猛地爆射出一道道符文!符文之中蘊含著龐大的能量,將紫檀包裹其中!

    “管它是神是仙,是人是妖,只要是阻攔在我面前的,都是敵人!對待敵人,我只有一個選擇!殺!”紫檀冷冷地說著,匕首游走在身體周邊,雙手猛地結印!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