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海拉病毒 > 第一卷 黑月之蝕 060 黑影
    060 黑影

    黑黢黢的長廊里只有月光透進來,把地磚照耀的透明,皎潔的冷白色撒在大爬蟲的尸體上,射在它們的瞳孔上。

    陳陽收起長刀,越過大爬蟲的尸體,朝著長廊鏡頭走過去,門上面有銘牌寫著檢驗科。

    可是陳陽走到檢驗科的門口,卻忽然愣住了。

    檢驗科里面的所有器材和耗材已經被搬空了,剩下來的唯有空蕩蕩的冰箱和操作臺,即便如此,檢驗科里面也已經被大爬蟲破壞的一片狼藉,根本找不到半點像樣的地方。

    這太夸張了。

    陳陽走進里面,翻箱倒柜的半天,沒有找到哪怕一根完整的采血管。

    他直起腰長舒一口氣,頓時犯了難。

    陳陽的手磨 搓著額頭,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了。

    “看來只能去其他醫院看一看了……”

    陳陽沒有的選擇,只能離開了醫院。

    距離康全醫療最近的是一家三甲公立醫院,陳陽開著狩獵者H2最起碼過了一個多小時,到了醫院門口的時候,發現醫院里面有幾個房間還亮著燈火,他一顆心放了下來。

    這說明醫院最起碼還沒有被大爬蟲侵襲過。

    陳陽看到醫院的保衛處安保人員正在打盹,為了不驚動醫院里面的人,他從隔壁的圍墻里面輕輕松松的爬了上去,沿著3層樓的空窗翻了進去。

    晚風徐徐,月光皎潔。

    陳陽就像一個行走在夜晚的使者,走在長廊的黑暗中,在燈光照不到的地方就是檢驗科的位置。

    比較幸運的是檢驗科就在整棟醫院的大樓3樓,門診檢驗這時候已經關門了,所以黑黢黢沒有光線,陳陽打著手電,輕輕松松的就找到了一整排的采血管。

    這會兒是他今晚心中最有成就的時候。

    等到陳陽想要離開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陣聲音,那像是兩個人爭執的聲音,就在這個樓層的最里面。

    陳陽想了想準備沿著原路返回,現在正是多事之秋,還是少管閑事的好。

    可剛要沿著窗戶翻下去的時候,陳陽又停住了,他最終還是轉廊的,貓著腰摸索到了走廊的盡頭。

    走廊的盡頭有一間辦公室,里面燈火通明,辦公室的門口寫著院長室。

    陳陽的耳朵貼在門上,靜靜的聽著里面的聲音。

    好像是兩個男人正在爭執什么。

    “你們的這種要求非常沒有道理!我拒絕和你們海倫娜公司合作!你們已經超出了我的底線!”

    陳陽突然聽到海倫娜公司,耳朵頓時豎了起來。

    海倫娜公司無事不登三寶殿,他們來這里干什么?

    現在只要跟這公司扯上關系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張院長,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生存,生存才是最后的底線,可是如果有一天連生存都保證不了的話,你跟我講再多道理,講再多的底線又有什么用呢?”

    陳陽對這生聲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聽到過,他忽然想起來,這個聲音應該是之前在江北水廠遇到的黑衣人首領。

    “可是你們竟然要求我不要提供任何患者樣本和數據給藥物企業做研發,也不要在醫院里面進行任何的研究工作,我告訴你,這已經背離了江北市下達的政策指令,現在整個江北市都在做大量的病毒研發工作,我們醫院理應承擔更多的責任!你們海倫娜公司純粹就是為了商業目的,這是在發國難財!我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那黑衣人首領的聲音冷了下來:“張院長,我今天跑這么遠來找你,是因為我們老板是一個愛才之人,跟你們這些文明人,他不愿意我用暴力的方法跟你們講道理,但其實說到底,今天你答應或者不答應,沒有任何意義。”

    “你若是答應了,我們的流程會方便一些,你若是不答應,說到底也不過就是多幾顆子彈的事兒,你明白嗎?”

    盡管只聽到這這寥寥幾句,可是陳陽的心里大概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

    黑衣人的首領來到這家醫院找到院長,希望他們不要提供任何患者樣本和數據給藥企進行研發,也不要在醫院任何的研發工作。

    那他們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為了遏制藥物的研發速度。

    聽上去這家醫院的院長好像非常正派,并沒有答應這種請求。

    陳陽聚精會神的聽著,心里在想著要不要救一下這位姓張的院長,但他又害怕這種行為會打草驚蛇,有可能會讓黑衣人的首領甚至是海倫納公司提高戒心。

    不過兩相權衡,陳陽還是決定要把張院長救下來,以這種情況,看來張院長可能活不過今晚。

    正當陳陽從腰間抽出三棱 刺,他的手慢慢攀上門把手的時候。

    冷不丁的他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機感。

    陳陽猛的扭過頭來,可他也只瞄到一個黑色的身影,還不等他看清楚這月光下的黑影,對方一記又穩又狠的手刀切在陳陽的脖子上,陳陽頓時暈了過去。

    陳陽手上的三棱 刺剛要掉在地上的時候,被那個黑衣人用腳輕輕勾住,對方的整個動作就像貓一樣,連貫自然而且輕柔迅速。

    黑影把陳陽拖進了陰影里面。

    陳陽感覺到自己昏昏沉沉的顛簸了很久,那種感覺就好像駕著船在汪洋里面,面對狂風暴雨,船只左右搖擺,上下顛簸。

    等到陳陽的意識再次回歸身體醒過來的時候,他剛剛睜開眼睛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這是一間廢棄的工廠,輪胎和鐵鏈還有廢棄的鐵桶散亂的到處都是,工廠頭頂的遮陽鐵棚也已經破了很多洞,微弱的夜光從破洞里面撒下來,但除此以外,這個工廠里面竟然沒有半點燭火。

    工廠里面顯得陰暗且幽深,也正因如此,陳陽 根本沒有察覺到,對面的陰影中坐著一個人,陳陽看不到這個人的面孔,因為他整個人都隱藏在黑暗中,對方已經和黑暗融為一體,一動不動,靜靜地觀察著陳陽。

    只是他的手上把玩著陳陽的戰術電筆,除此之外毫無動作。

    而陳陽瞄了一眼這個人旁邊,自己的戰術手套,戰術背心,一應裝備全部都被剝了下來放到了桌子上,現在的自己上半身赤裸著,雙手被倒掉著用鐵鏈捆在欄桿上。

    如果說唯一還能讓自己有點安慰的,就是陳陽的褲子還好好的穿著。

    這樣看來至少對方不是個變態。

    陳陽看著對方說:“你是誰?”

    黑暗中忽然有個聲音響起:“你是誰?

    陳陽看著對方說:“你既然不知道我是誰,為什么要把我抓起來?”

    黑暗中又響起一個聲音:“你半夜去醫院干什么?”

    陳陽皺了皺眉:“無可奉告!”

    黑暗中:“你見過那些異形了?”

    陳陽皺著眉說:“什么異形?你說的是不是爬蟲。”

    “我稱之為異形。”

    陳陽冷笑:“你還真是有夠無聊的。”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半夜里面跑去醫院,去檢驗科偷了這么多采血管,是想做什么?而且為什么你趴在門口偷聽院長的談話?”

    陳陽冷笑著說:“雖然你現在把我綁起來,但是這并不代表我必須要接受你的審問。”

    黑暗里面那個聲音提高了幾分:“你可能弄錯了一件事情。”

    話音剛落,陳陽看到對方的手摸到了桌子上的三棱 刺,然后捏在了手里。

    “你現在回答的這些問題,不是在接受審問,而是決定了我會不會殺死你!”

    正說著這話,這個人從黑影中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陳陽。

    陳陽的雙手盡管被鐵鏈重重鎖住,可是他現在的力量是何等之強大。

    他的手臂上猛然青筋暴起,整條手臂壯了幾乎一倍。

    正當的黑衣人不知道陳陽要做什么的時候,他猛然聽到了鐵鏈里面發出了叮的聲音,頓時一驚。

    陳陽竟然依靠著自己強大的力量把鐵鏈給崩斷了!

    也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黑衣人手上的三棱 刺已經朝著陳陽扎了過來。

    陳陽側身避開這三棱 刺的攻擊,這三棱 刺扎在了鐵鏈之上,頓時爆發出星火,讓陳陽瞄到了一眼黑衣人的臉。

    對方的臉龐十分冷靜且堅毅,眼神好像鷹隼一樣。

    最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透出來的那一股鐵血殺氣,陳陽非常確定這個人肯定殺過人。

    對方一擊不中,飛身一記鞭腿踢過來。

    陳陽剛才被鐵鏈束縛住了雙手,但是現在鐵鏈已經被掙脫開來,再也沒有什么能抵擋得住陳陽。

    于是他微微側開頭,握緊了拳頭猛的一拳轟在那黑衣人的腳底板上。

    陳陽卯足了勁的這一記拳頭力量是何等的強大,那黑衣人明顯攻勢退縮了,整個人被陳陽一拳頭砸的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那一堆廢棄的鋼鐵里面。

    陳陽在臉上擦了一下,大步朝著廢棄的鋼鐵堆走過去。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