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二十八章 不死之人
    上腹的傷口血腥至極,而且它就在我的身上。

    我的身體,控制不住的發抖。

    我仿佛墜入極度寒冷的深淵之中。

    “不……不是,這不是真的,我……”我抬起頭看面前的姚倩雯,幻想著她會變成了米娜的樣子,然后,我從夢中驚醒,發現這只是假期第一天時,我的一個噩夢。

    可她就在那。

    仿佛與這無盡黑暗的洞窟相融。

    這樣的恐懼不知糾纏了我多久,我的身體已經從站立,到癱坐,再到躺下,又到了現在的再次坐起。

    恐懼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多的轉化為疑惑。

    為什么如此恐怖的傷口,卻沒有為我傳達絲毫的痛感?是已經麻木了,還是存在著另外的問題?

    我撐起身體,姚倩雯還在我的面前,“叔叔,你冷靜下來了吧?我知道,你需要這個。”她跪坐在地上,將手電筒的光照向我的腹部。

    我慢慢低下頭,將視線,再次轉移到那令我恐懼的刀傷。

    它還在那,但血液已經不再向外流淌,傷口處能夠看到血色的皮肉,以及翻出的部分內臟……

    但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樣東西。

    那東西或許剛剛就存在,只是我因為恐懼,沒有察覺。

    它,是粘液。

    我的傷口處,也存在著姚倩雯后頸部位一模一樣的特殊粘液!

    與之前在山林中,以及在這洞穴的地面巖壁上發現的一模一樣!

    “叔叔,你說,我們現在是不是……喪尸之類的東西?”姚倩雯問了一個看似天真,但卻又一點都不好笑的問題。

    顯然,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里,她已經通過我的身體,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我抬頭看著她時,她正指著自己的后頸,“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你之前那么奇怪的看著我。”

    “我沒想騙你,但現在……我也懂了那種感受。”我看著自己的腹部。

    “沒關系,但接下來我們怎么辦?”她問我。

    “我們現在還有意識,說明沒有死。”我扶著巖壁站起,用衣服將自己的腹部纏住,從姚倩雯的手中拿過手電筒,向之前前進的方向照了照,“所以,我們得快點離開這里,趕快找到那個地方,關昊說的那個祭壇。也許那能夠找到答案,就算沒有答案,那里也是我們現在唯一離開這山洞的希望。”

    致命傷雖然沒有真的致命,但并不代表我們會始終平安無事。

    我想那粘液最多能夠讓我們比常人更難死掉,但在沒有食物和水的情況下,是不可能長久的維持生命。何況,這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不死之身”一定不是白給的,關昊的異變已經是隱患之一,說不定什么時候,我們也可能變成怪物。

    甚至是更加不可預料的恐怖。

    離開前,我將夏楠遺落的匕首收起,卻發現那果然不是我之前拿著的那一把。

    這女人藏了一把刀嗎?

    我拿著那把刀看了好一會兒,腦中浮現著一路上夏楠與情侶男之間的畫面,現在想來,其實她沒那么愛他,而他也沒那么愛她。

    “叔叔,你……你在看什么?”姚倩雯的聲音有些發抖。似乎是擔心,我突然發起瘋來,用刀刺向她。

    “沒什么,走吧。”

    我們繼續向前走,原本我滿腦子想的,盡是粘液、傷口,以及自己異變為怪物的畫面,直到面前的隧道再次出現岔路口,那時,我卻一愣,眼前的岔路居然有三條。

    這本不奇怪……假如,我沒有那段幻覺的話。

    “怎么了?不知道選哪一條嗎?”

    姚倩雯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可我依舊震驚,我究竟是怎么了?為什么我的夢境,總是對應著現實?之前是這樣,現在是巧合嗎?

    如果不是,那么接下來這條路又會通向哪里?

    幻象中的那個地方?

    高聳的石塔,

    盤踞其上的巨大肉團,

    以及那扭曲的纏繞的觸須……

    它們不受控制的出現在我眼前,最終,都化成了米娜的樣子。

    米娜……

    那條美人魚。

    對我,果然有著致命的誘惑。

    我鬼使神差的選擇了幻覺中,肉團指引的選項。我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可我想看看,那高塔之下,究竟有沒有她。

    ……

    事實證明,一切果然不是幻覺那么簡單。

    這一路,每一條選項,每一支岔路,竟都與我幻象中的記憶一模一樣,仿佛我親自走過這條路。很快我們來到最后一條隧道,那一片漆黑的盡頭就是懸崖。

    “叔叔,你是不是認得路?”姚倩雯終于忍不住問了我。

    她這一路跟著我,早已察覺到我的異常。

    “我說夢見過,你信么?”

    “信……”

    我看向她。

    她立刻點頭:“我說的是真的,這種夢,我也做過。”

    “是嗎?可接下來的事情,你未必敢跟著我做。”

    “你要做什么?”她疑惑的看著我。

    我沒有回答,而是徑直走向前,一直走到最后的洞口另一側,也就那道懸崖,那巨大空間的邊界。

    姚倩雯的眼中被震驚填滿。

    但事實上,此刻的我也極為震驚。

    因為這一次畫面不同了。

    石塔依舊存在,但卻沒有那只巨大肉蟲,仔細看去,那上面似乎也有東西,但卻干癟到完全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

    懸崖之下,不存在之前環境中看到了發光的蟲卵。

    那下面一片黑暗,深不見底。

    這一切……

    仿佛是幻象中那個世界的千年以后。

    “這里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我搖頭。

    “那你剛剛說我可能不敢做的事情,又是什么?”

    我站在懸崖邊,看著下面,又看了看自己腹部的傷口:“我想跳下去。”

    “什么??”姚倩雯難以置信。

    其實原本我還在猶豫,可一步步走到這里,幻象逐漸成真,我更加確定那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噩夢。幻象中,米娜說她在那里,在高塔之下,一定有理由的。我必須下去一探究竟,有些事有選擇,而有些事情,只有一條路可走,必須走,即便可能為此而喪命。

    “為什么?你,你不要命了么?”

    姚倩雯拉住我,仿佛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叔叔,你又出現幻覺了對嗎?你冷靜點,你不是說要找昊哥提過的祭壇么,我們要活著出去,你不能送死,你……”

    “刀留給你,防身,至于手電筒我非常需要它,抱歉了。”

    “你等等!”

    就在我準備跳下時,姚倩雯突然用力的拽住我,而后做了個非常艱難的表情。

    很奇怪。

    那個表情不像她。

    “跟你走到這真倒了八輩子血霉了!你之前到底看到了什么,就非要跳?罷了罷了,跳就跳吧,但是你等等……”說著,姚倩雯從袖口甩出一枚銀色的錢幣,看不出那就是什么錢幣,正反面圖案不同,一種花。

    很巧,那花我認得。

    水晶蘭,又叫幽靈草,夢蘭花。

    傳說中的冥界之花。

    “你要做什么?”我問。

    “正面跟你跳,反面自己找出路。”說完,姚倩雯將那枚幣高高拋棄。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