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二十七章 死亡幻覺
    “這次,該死了吧?”

    夏楠的聲音在我耳邊,扭曲到極致。

    我做夢都想不到,她的手里居然會有一把刀,是我之前的那一把嗎?可這些問題,似乎已經沒那么重要了,現實是刀刃此刻在我的身體里,而后被夏楠猛的抽出,再狠狠刺入!

    “該……該死了吧?”她再次問我。

    我用盡全力的將她對開,卻再也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單膝跪在地上。

    腹部的劇痛,以及對死亡的恐懼,讓我渾身綿軟無力。

    我的手像黑暗中抓了一把,好像抓到了一個人,我不知道那究竟是夏楠,還是姚倩雯,她甩開了我,而后踩著我癱倒的身體,逃向我的身后。

    奔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

    我感受到身下自己流淌著的溫熱的血液,耳邊仿佛有人的呼喊,有光亮照在我身上,但這該死的知覺,卻麻木到無法將這些信息準確的傳遞給我,它罷工了,我的意識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我還不想死……

    我還沒有找到米娜。

    我丟了的記憶到底是什么?

    為什么我會把她弄丟?

    現在的她,究竟是法醫中心的一具尸體,還是那個陪了我一個月,最后莫名離開的人!

    米娜,你究竟在哪?

    這時我意識模糊的盡頭,最后一刻的想法。

    ……

    “米娜……!”不知過了多久,我喊出了聲音。

    睜開了雙眼!

    可眼前的世界,虛實難辨,我仿佛還在之前的洞穴之中,可在這本該沒有光的世界中,我又能夠將一切看得非常清楚。我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它依舊軟弱無力,“這是,什么地方,我究竟死沒死?”

    此刻,我的身邊沒有姚倩雯,也沒有夏楠。

    而且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非常干凈,并沒有血污。

    這不可能。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夏楠的第一刀非常兇狠,力量極大,刺入之后,立刻橫向切割,我的整個腹部都被她刨開!

    所以,這是死前的幻覺?

    但這幻覺未免也太長,我感覺這條隧道自己已經走了很久。

    可我又必須走下去,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就在隧道的盡頭。像是有什么東西在呼喚著我,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那聲音,仿佛它很久之前便扎根在我的腦子里。

    恍惚間,我似乎想起,那正是之前出現在我腦海中的笑聲。

    但其實那不是笑……

    那究竟是什么?

    它越來越近,而我也看到了隧道盡頭的岔路口。這一次岔路分了三條,那聲音出現在最右側的入口。我走進去,繼續向前,我還是能夠聽到它,它像是有種魔力,讓我無法抗拒,甚至覺得眼前這個地方是現實還是虛幻,已經沒那么重要,找到那個聲音的來源,才是此刻的我最該做的事情。

    于是,我在縱橫交錯的迷宮線路之中,順著聲音,一步步靠近著某個點。

    我感受著迷宮一直在向下傾斜,就在眼前這條隧道的盡頭,出現了一處洞口。走入其中,前面的路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片懸崖,懸崖的前面是一處無比空曠巨大的空間,懸崖之下,盡是密密麻麻,閃閃發亮的東西。

    這片空曠的巨大空間,正中心存在著一座柱形巨石,極高,像一座塔,一團肉乎乎的,身體生滿密集觸須的東西,盤繞在石塔之上,肉團的身體一鼓一合,就像一顆巨大的跳動的心臟!

    而那發出聲音的東西,正是它。

    它似乎也感應到了我的到來,身體之上,無數的觸須向著懸崖一側的我延伸,形成了一道肉做的橋。

    “咯咯咯……!”它發出一陣詭異的巨響。

    肉橋之上分裂一條觸須,緩慢向我延伸,將我的腰部纏住,牽引著我,慢慢的走到橋上。

    被它纏繞的那一瞬間,我的恐懼,驚訝,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回家的感覺。

    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那樣的溫暖。

    那一刻我甚至覺得死亡已經沒那么恐懼,這世界的一切,都顯得那么一文不值,沒有讓我留戀的東西。

    只有那團肉!

    靠近它,與它相融,我才是我,才是最終的完美。

    可就在我被那條觸須拉到肉橋中段位置的時候,橋的另一側,懸崖邊,一個聲音突然出現。

    將這一切虛幻的感覺,統統擊碎!

    “佐樂”

    她喊了我的名字。

    那是我熟悉的聲音,我丟了的聲音。

    米娜的聲音。

    我用力扭著僵硬的脖子,回頭去看她,可我卻又什么都看不到,懸崖的那一側根本沒有人。

    “咯咯咯……!!”肉團的聲音變得狂躁,牽引著我的觸須也不再溫柔,它用力的將我拉扯,幾乎勒斷我的腰。

    可我知道我不能過去。

    她在提醒我,那一定是米娜。

    我的雙手抓住纏繞著我的肉觸,用盡全力,將它一分為二!透明的粘液濺了我滿身都是,就像那水池,就像那些怪物身上的一樣!我的腹部翻江倒海,我用力的掙脫,然后向回跑。

    感受到我欲逃離,那團肉撤回了肉橋,我從萬丈高空墜下,重重的摔落在地。

    我感受到了真實的疼痛,撕心裂肺。

    可我仍舊沒有死,我在盤繞著肉團的高塔之下,看到了那些閃閃發光的東西,居然是一只只半透明的卵。那其中孕育著扭曲的怪蟲,它們隔著蟲卵對我張牙舞爪,似乎下一刻就要破殼而生,將我吞噬!

    我想逃,可突然米娜的聲音再出現,就在那高塔的方向。

    我轉過身看去,她卻已經和我面對面,我們的臉幾乎貼上。

    “佐樂,你來了。”

    “娜娜……真的,是,是你嗎?”我抓住她的雙肩。

    她對我微笑,像從前那樣,溫柔的笑。

    可我的手卻不受控制的從她的肩膀,一點點挪到她的脖子,我搖著頭,努力的抗拒著,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我的手好像不再是我的,它們居然……居然掐住了米娜的脖子,開始發力!

    “不,不對……這是怎么回事?!米娜,米娜!”

    她的脖子開始流血,血液順著我的手向下流淌,染紅了那身衣服,她的脖子被我掐到手腕粗細,掐到眼珠凸出,七孔流血。

    可她仍然在微笑。

    “佐樂,別忘了你要找到我,在哪把我弄丟,就要在哪,把我找到。”

    “我知道,可你現在……就在我面前,但我控制不住……我不想殺你,不想!”我卻無法控制雙手的發力。

    “我不在這,我在這。”米娜艱難的抬起手,指了指她背后的高塔,下面的位置。

    “不……不要!”

    我大喊著不要,眼前的畫面卻開始迅速模糊,光明變得黑暗,米娜的臉也在扭曲,她不再是米娜,而是痛苦的抓住我的手腕,求饒的姚倩雯。

    “住……住手,救……救命……”

    那一刻,我恢復了雙手的控制權,慌亂的松開手,姚倩雯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著,而我一步步后退。

    這里不是剛剛那個地方,沒有高塔,也沒有盤繞著的巨大肉團。

    我還在之前的隧道之中,夏娜遺落在地上的手電筒,提供了光亮,讓我面前看得清眼前的一切。

    果然是幻覺嗎?

    等等,如果那是幻覺,那么……

    我緩慢的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腹部。

    衣服被鮮血染紅,我將劃破的衣衫慢慢撩起,血淋淋的致命傷口,如毒刺一般,直戳我的雙目!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