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二十三章 異化
    我沖進洞穴,姚倩雯已經被怪物按住啃食!

    血流不止,呼救的聲音無比虛弱。

    手電筒的光照射在怪物的身體上,一雙黑亮陰森的眼睛,沒有眼白,臉上皮膚開裂,雙手成了利爪!脊背彎曲,嘴里發出咕嚕嚕的古怪聲響,很像之前外面的那些東西!但又不完全一樣,比它們的個頭要小,但也比尋常人的體形大上一圈。

    這家伙身上穿著被撐破的關昊的衣服……

    它就是關昊!

    眼見姚倩雯危在旦夕,我來不及多想,只記得先前姚倩雯踢開了我躺著那個位置附近的求生棍,我便立刻附身沖向那里,果然摸到了棍子!接著,打開棍頭的刀刃,捅向異變的關昊!

    噗哧!

    棍頭的刀刃,直接刺入了關昊的眼睛!

    “呃!啊……啊!!”

    他嘴里發出一陣慘叫,一把抓住棍頭,而后用力一扯,整條棍子被他瞬間奪取,在他一雙爪子之下,求生棍扭曲變形,最后被折斷。接著,他抬起頭,一雙黑色的詭異眼珠中,透露著森冷的殺意!

    而比殺意更恐怖的是,光線下,關昊那只被我戳得血肉模糊的眼珠,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愈合著!

    像魔術,

    電影倒放,

    幻覺……

    總之,那不像是現實!

    那一刻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又進入了瘋癲的狀態!

    “你究竟是什么東西?”我后退了,完全本能的后腿了兩步。

    “咕嚕嚕……”關昊沒有回應我,只是一步步向我逼近。地上的姚倩雯氣息已經微弱到了極致,如此黑暗的洞穴,我不清楚,關昊究竟咬傷了她什么位置,脖子?背部,或是頭?

    她還是否有救?

    那一刻我膽怯了,想逃。

    我已經退到了入口的位置,就在我先前攻擊關昊的時候,管大偉便跑出了洞穴,外面沒有他的聲音,應該與夏楠一樣,逃走了。只有一個傻笑的程海東,他帶洞口,距離我不愿,嘴里還吱吱唔唔的問我:“佐哥……佐哥……那東西真惡心……你自己打不過,我幫你吧……我幫你吧?”

    “跑!”我呼吸急促,對這傻子吼道:“一直往前跑,遇到岔路就……往左!跑三個岔路,停下,在那里等我。如果你停下以后十分鐘不見我,就不用等了。”

    我不想再有人死在這里。

    任何一個人。

    好在,這傻子雖然瘋癲,卻也聽我的話,乖乖離開。

    “你為什么不跑?”這時,洞穴內突然傳來人類的聲音,一個女人,是阮娜娜。

    我差點忘記了她的存在,她的聲音從洞穴昏暗的角落里傳來,那個位置也被關昊擋住,我無法過去。但幸運的是,從聲音上判斷,阮娜娜此刻的狀態,應該要比姚倩雯好得多。

    “別出聲!”我警告她。

    可她的聲音聽起來依舊平靜,“關昊不管變成什么樣子,都不會傷害我。更何況,他就擋在那,比你更快,更強壯,我出不出聲,你都過不來。你救不了我,也救不了這死去的女孩。”

    “死……姚倩雯死了?”

    “是的,就算現在不死,流了那么多血,傷口又無法止血,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該明白,她沒辦法活著離開這山洞了。你救不了任何人。現在逃的話,或許,你自己還能多活一陣子。”

    阮娜娜,這女人的話,總讓我覺得很奇怪。

    我想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甚至,比關昊更加了解米娜為什么會救她這件事。但可惜,現在的我完全沒有機會,安靜下來把這件事對她問清楚。

    她的話沒錯,我的確無法把她帶出洞穴,也救不了瀕死的姚倩雯。

    這種感覺,讓我覺得胸口很悶,

    又很痛。

    “那你,照顧好自己。”

    我最終,還是后退,離開這洞穴。

    當我退出一段距離,關昊也一點點爬出洞口。

    我繼續緩慢后移,方向是我們來時的,與夏楠、程海東等人逃跑的方向相反。

    我記得自己是跑不過之前那頭怪物的,所以很大的可能性,我也跑不過此刻的關昊,那么就算現在自己調頭狂奔,也極有可能被很快撲倒,殺掉。所以,改變方向,也許還能將它引開一段距離。

    “關昊,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可你卻成了怪物。”

    “我想你遇到米娜的時候,她應該已經來過這里……所以,說起來,你的今天,還真有可能與我的昨天有關。如果今天被你殺掉,也算是命中注定的報應。來追我吧,過來!”

    說完,我轉身,向著來時的通道一路狂奔!

    而關昊,也果然不負我所望,他奔跑的動靜從我身后傳來,從聲音分析,他應該不止用雙腳,四肢都有著地,就像之前那些怪物。

    我沒有回頭,但他奔跑的畫面,不斷的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擔心的不止是關昊對我的追殺。我更加恐懼,恐懼不知何時,我是否也會變成他那樣的怪物。

    我們,究竟中了什么毒?

    ……

    狂奔一段距離,我終于失去了所有光明。

    兩支手電筒,其一在洞穴之中,另外一支被夏楠奪走,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失去了光線,如瞎子一般,在黑暗中奔跑。我被恐懼、不安環繞,還有黑暗帶來的窒息感,這些是我從未體會過的痛苦。

    不知逃了多久,我重重的撞在了面前的巖壁上!撞得我幾乎眩暈,在地上翻騰許久,才緩過神,從地上艱難爬起,撫摸著墻壁,發覺自己已經到了第一個岔路口的位置。因為之前的來路被堵死,所以我先前的想法就是,如果一直沒有比關昊抓住,就逃到這個分界點,而后選擇另外一條通道,尋找生機。

    而事實上,不知道為何,關昊居然真的沒有繼續追我。

    仔細回想,在我狂奔的最后這段距離,除了我自己的腳步聲,我好像就沒聽到過其它的聲音。

    他,為什么會突然停下呢?

    “是我命不該絕?”我甚至還等了一會兒,可事實證明,他真的沒有來。這里非常安靜,安靜到懷疑自己是否置身于一個黑暗的夢境,一切都是我睡前無聊的幻想。

    我摸索著墻壁,走出左側通道,接著,跨入我最初選擇的右邊通道,而后一點點向前行進。

    這里與之前的通道很像,感覺應該也是一條直線,墻壁上同樣布滿了粘乎乎的液體,腳下也有些濕滑。唯一不同的是,那股奇怪的味道,我總覺得,這邊比先前關昊選擇的通道,更濃了。

    按照他的意思,這邊是一個錯誤選擇。

    那么,為什么錯誤?

    無法完成可以離開這洞穴的正確路線嗎?

    還是說……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突然發現一些奇怪的事情。是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居然開始漸漸看清通道內的場景,雖然依舊模糊,但已大概有了雛形。

    這明明是個封閉的環境,沒有任何光源,我怎么會看得見?

    直到繼續向前走了一段,我才明白其中原因。

    是通道的遠處,那里,似乎有光。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