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二十二章 毒
    “叔叔,你,你醒了……”

    姚倩雯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里。

    原本模糊的畫面,漸漸變得清晰。

    我確認,此時此刻,我所見到的一切應該不是幻覺。

    姚倩雯遞給我一瓶水,拿過水的時候,我感覺到了她的手腕在發抖,這幾人的臉色也是格外疲憊。我看向四周,關昊就在我身邊不遠處,但似乎還在昏迷,阮娜娜坐在他的身邊。眼前的環境,不像之前的通道,倒像是一處山洞。

    “這……這是什么地方?”我從地上爬起,發現兩腳發軟,頭也疼得厲害。

    “兄弟,你現在最好還是坐下休息。你們剛剛太嚇人了……”管大偉扶住險些栽倒的我。

    “剛剛?剛剛我怎么了,關昊他怎么樣?你們是在什么地方找到我們的,你們之前去了哪?”

    我想搞清楚,之前究竟發生了什么。

    可我的問題,卻讓姚倩雯等人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叔叔,我們一直在你們身后啊……是你們兩個不知道為什么,打了起來。然后你,你追著昊哥,要殺了他,他就向前逃,你的手里有刀,我們也不好近身阻攔你,只能追在你們的后面,好在你追逐的過程中,刀掉了,然后我和管哥才一起把你撲倒,按住,接著你就暈了。昊哥也那是,在你前面暈倒了。”

    我看著自己的雙手,我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這些事情。

    那么,是我精神失常了?

    記憶中,我所經歷的一切,雖然也有追逐,可劇情,卻與姚倩雯說的完全不同,我沒有追殺關昊。

    回想起一個月前的記憶斷層,還有那段殺害葉天澤的監控視頻,這似乎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精神失常……

    剛剛的情況,是否也與之前相同呢?

    我捂著頭,腦子一片混亂,從未如此痛苦過。

    而在這時,我也突然發現,自己的腦子里,仿佛有個聲音,一個正在嘲笑自己的聲音。其實它一直都在,只是這一刻好像變得更加清晰。

    我用力的揉著耳朵,“別笑,別笑了混蛋!”

    “叔叔,叔叔!你,你又怎么了?”姚倩雯慌張的與我保持距離,同時用腳將我身邊放置的求生棍踢開。

    “沒事,這次我沒瘋……就是有點耳鳴。”

    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一雙耳朵,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聲音隨著我心跳的逐漸平靜,而慢慢消失,或者說,降低了音量。而后我指著自己的頭,對姚倩雯說:“對不起,我這里,可能出了點問題。”

    我馬上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緩和了體力的我,稍微有些困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對上前阻攔我的管大偉擺手:“沒事,站得住……我想知道,現在我們身處的這個地方,又是哪?”

    管大偉回應道:“你們在前面追逐,我們好不容易將你們攔住,但是你們又突然間都暈了。咱們這些人,在這不知道會出現什么的洞穴中移動,本來就很麻煩,如果要照顧三個人,外加一個傻子,會更混亂,所以我決定停下休息,等你們醒來。而這時,我就在你們摔倒的那個位置,發現了一塊石頭,它擋在通道的一側,那里面好像有風聲。開始我以為自己聽錯,仔細辨認了很久,我確定聲音就在那石頭后面,我以為那石頭后面可能有出口,于是就和雯雯一起把石頭推開,不過,這里看起來并沒有其它的出路。”

    說著,管大偉用手電筒照了一圈眼前的環境,除了一個先前被石頭堵住的出入口,再無任何通道。

    可他說聽到了風聲……

    我走到洞口外面,還是之前的通道,而那塊阻擋洞口的石頭,面積相當巨大,真不知道管大偉和姚倩雯兩人,廢了多大的力氣,才將這東西挪開。如果不是真的聽到了可能關聯著出口位置的聲音,他們絕不會那么賣力。

    可是,這樣一個只存在一個出入口密室,是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風聲的。

    那他們聽到的究竟是什么聲音?

    幻聽嗎?

    這個想法的出現,這讓我突然想要推翻自己剛剛的猜測。

    也許,這一切與我之前的記憶斷層,根本是兩回事。出現問題的不止我與關昊,其他人也同樣產生了幻覺,只是程度不同。

    那么,為什么我與關昊會瘋得那么厲害?

    相對于其他人,我們究竟做過什么特別的事情?我站在洞穴出入口,仔細的回憶著,手不自覺的觸摸了入口處的巖石,而那上面,也存在之前碰觸過的粘液。

    粘液……

    人皮,

    尸體!

    我腦海中的畫面一個個交替著,我意識到,見到尸體的是我與關昊,而見到那張人皮的,也是我們倆。情侶男、胡圈男也見過,但他們此刻已經死亡。所以,與尸體、人皮的接觸,便是我和關昊所做的,不同于其他人的事情!

    可這就能夠解釋我們的發瘋嗎?

    顯然還是不行。

    雖然我們確實都近距離的見過尸體與人皮,但我們行動謹慎,不曾用皮膚直接接觸那些粘液,或者血漿,而要說直接接觸的人,進入山洞之前,就只有姚倩雯了。

    可她現在貌似一切正常,那么究竟是什么,讓我與關昊發瘋呢?

    那股特殊的氣味嗎?

    我想不明白。

    看來,這座山,這處山洞,詭異的東西顯然不止那些怪物。

    那么現在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關昊提過的,被他稱作“類似祭壇”的所在,如果那真的是米娜給他的正確信息,如果米娜也去過那,并且活著離開了這座山,那么我們只要找到那個地方,或許,還有活下去的可能。

    只是不知道關昊,何時才會醒來。

    “呃……呃啊!!”

    而就在這時,洞穴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恐怖的嘶吼之聲!

    接著,一陣混亂的慘叫,最先沖出洞穴的是夏楠,她直接撲到我懷里,大喊著救命,她半條胳膊血淋淋的,肩膀的衣服被撕毀,傷口就在那,皮開肉綻,深可見骨!那似乎是被某種生物鋒利的爪子抓傷的!

    “怎么回事!”

    “昊哥!是昊哥他……他變成了怪物!怪物!!”說完,夏楠掙開我的雙手,奪走我手中的手電筒,向著黑暗深邃的通道狂奔而去。

    “等等!回來!!”

    洞穴內發生的事情,將夏楠嚇壞了,我的聲音根本無法將其拉回,她一直奔向黑暗,直到我看不清她手中的光。

    而洞穴內,慌亂的慘叫聲繼續傳出。

    我沖進洞穴,一支手電筒掉落在洞穴內側,光束下,一個匍匐在地上的,像人,又絕不會被當作人的東西,它正趴在另外一個人的身上,不斷的啃噬著,那個人發出痛苦的慘叫,鮮血噴涌,生命也隨著那血流,急速消逝!

    “救命!救命啊!救……啊!”

    是姚倩雯的聲音。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