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二十章 坦白
    “不得不說,佐樂,你這個人確實很有想象力。”

    關昊的聲音壓得很低。

    已經說到這種程度,我覺得他沒有必要繼續說謊,畢竟我已經拉開了與身后隊伍的距離,就是想告訴他,我愿意為他保守部分秘密。

    “說吧。”

    “我沒來過這,但是,我聽過一個傳說,關于這里的……”

    “我不想聽你編故事。”我直接打斷關昊。

    “……”關昊沉默。

    我們就這樣一直向前走,走了很久,他才開口:“那就是沒法聊了,我沒什么可說的,那條短線,就是我的習慣,你什么都說明不了。”

    他又拒絕回答,但我倒是不慌,早料到了他會這樣。

    而且,關昊的狡辯,本身也許比他說出的“真相”,更加有趣。

    “那就是說,這件事很重要,可能關乎生死。我們集體的生死。”我好似自言自語的說著。

    那一刻我仿佛能夠聽到關昊的心跳。

    “讓我猜猜,”我繼續說:“我們這些人里,對你來說,值錢的性命都有誰呢?你,還有阮娜娜,你顯然知道些什么,關于這座山,關于這個山洞。而你知道的事情,很危險,但并不是百分之百沒有生存率,而你不說,是為了把那低概率的生存機會,留給你,或者阮娜娜,或者你們兩個。”

    “別再胡說了。”關昊的聲音中帶著些許怒意。

    “我還沒說完,接下來要說的,才是重點。”

    “我不想聽,管大偉!你來,你們兩個換個位置!佐樂說他累了!”關昊突然對隊伍后大喊起來。

    我擺手,回應道:“不用。”

    “別這么慌,我又沒打算把自己的猜測大嚷出去,再說,人家也未必信,就像你說的,我只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

    “你還想說什么?”

    我向后斜了一眼,看著被姚倩雯、夏楠兩人攙扶的阮娜娜,“你知道嗎,之前你跟我說,娜娜一直有個爬山的愿望,對嗎?”

    “有什么問題么……”關昊的聲音“抖”了一下。

    “我以前有個朋友,很不幸,也是身患絕癥,他臨終前,也做了自己從前想做卻未做的事情。想想死亡這東西,確實很可怕,你現在所能見的彩色,你能聽到的聲音,你能觸摸的各種東西……這所有一切,都將化為烏有,甚至是你自己。所以臨死前,反而會讓人更加放得開,你明白‘放得開’這三個字是什么意思么?”

    “什么意思?”他問。

    “你都要消失了,還有什么,可以限制你嗎?所以我那個朋友,到最后,反而享受到了從前從未有過的快樂,他不必為以后的人生煩惱,可以盡情的去做自己從前想做,卻又礙于別人眼光而不敢卻做的事情。”

    “……”關昊沒有回應。

    我繼續說:“可娜娜,似乎并不享受這次登山。”

    “每個人都會為風景短暫停留,只有她,那一雙眼睛,就像兩顆黑洞。我猜,她就算沒病,對登山這件事,也是沒有半點興趣的吧?你演技不錯,可惜,你女朋友沒有配合你。”

    關昊終于停住腳步,“但你也有秘密不是么。”

    他這話,算是默認。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在他問我之前,我先提問。

    “祭壇……”

    “祭壇?”

    “對,祭壇,或者神殿,或者某種儀式的地點,就是那類地方。”

    “你這樣說,我聽不懂。”我需要關昊把他知道的信息,仔細的說給我。

    “你看到娜娜了吧,她快死了,但是我不想讓她死……還記得,我之前說的,關于長生的傳說嗎,墨山有那個傳說,我就是奔著它來的。”

    “你覺得正常人會相信這些東西么?”

    關昊搖頭。

    我問:“那你為什么會相信。因為一個傳說,就帶著絕癥的女友來尋找希望?你以為拍電影?”

    “我……”

    這時,我問出了我最想問的一個問題:“你是不是,認識曾經來過這里的人。”

    “我……”關昊的頭輕輕搖著。

    我沒等他說完話,就繼續問道:“你知道一個社交群,ID是********,是一些喜愛探險的人,他們偶爾會組織幾個朋友,去往一些深山老林探險旅行。那其中的幾個活躍用戶,他們網上的名字是……”我說出了,米娜聚集之前十三名死者的驢友群,以及其中幾個人的網名。

    關昊繼續搖頭:“這些我真的沒聽過,我確實從一個人那里,得到了關于墨山的信息。但是,她有沒有來過這,我不知道。”

    “那你為什么相信那個人?”

    我不覺得某個人平白無故說了個傳說,關昊他就會相信,即便他處于極度崩潰絕望的狀態。

    除非,那個人還做了些什么別的事情。

    果然,還有下文,關昊繼續說他和阮娜娜的故事。

    那也是在一個月前,那時阮娜娜的病情突然惡化,關昊及其家屬已經接到了通知,做好最差的準備。關昊現在還記得,那天天空的顏色,那是他從未見過的昏暗,他感覺空氣稀薄,讓人無法呼吸。但他好像也不需要呼吸,他就坐在病房門外,像個死人。

    那時一個女人出現,問他,里面的人是誰。

    關昊的回答是:他的摯愛。

    女人說很巧,她的摯愛,也快死了。

    于是,她就坐到了關昊的身邊,輕輕撫摸著他的頭,像母親安慰受傷的孩子。那一刻,關昊居然感覺到了莫名的溫暖,安心,仿佛這個世界一瞬間又變得善良了。

    這種安穩的感覺,讓關昊對這個女人產生了詭異的好感,與依賴。

    她說,想進去看看阮娜娜,關昊同意了。那之后,病房內只有他、女人和阮娜娜,關昊開始訴說著他們以往的故事,沒有那么驚天動地,但他卻沉醉其中,以至于,完全沒發現那個女人將什么東西,塞進了阮娜娜的嘴里!

    當他發現時,阮娜娜已經開始渾身抽搐,口吐白沫,接著一團團黑色的粒子,從她的七孔之中爬出,芝麻大小,就像是蟲群!

    關昊瘋狂的掐住女人的脖子,而這時,身后卻傳來了阮娜娜溫柔的聲音,她醒了。這是她昏迷的第三天,她終于醒了!而且氣色看起來與正常人完全一樣!那一刻關昊被幸福沖昏了頭,甚至想跪在女人面前道謝,可女人卻說,這個辦法不能真正的救阮娜娜,只能暫時為她續命,如果想讓阮娜娜的病痊愈,那么,就需要他帶著阮娜娜到一個地方。

    而那地方,就是墨山。

    “所以信息,是這個女人留下的。”我確認。

    關昊點頭,“對,但是關于她,我確實一無所知……哦不,我想起來,她好像留下過名字,我記得還很巧,她的名字里也有娜字,叫……好像叫,叫米娜。”

    “!!”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