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十四章 人皮
    這驚恐的叫聲,來自女人,我與關昊暫時放下我們之間的問題,同時沖出帳篷。

    聲音來自樹叢,我、關昊還有情侶男和那個體格瘦弱的男人,一同鉆進其中。在樹叢的空地上,看到奔向我們的姚倩雯,以及情侶中的女孩。

    看樣子,她們又是結伴來方便。

    我雙手扶住險些癱倒在我面前的姚倩雯,問:“怎么回事?”

    “那……那邊!那邊有個死人!”姚倩雯抬頭看著我,雙眼被驚恐填滿,斷斷續續的說道:“就在那邊樹……樹叢里,都……都是血……”

    “又是死人?”我皺眉。

    旁邊安慰女友的情侶男聽到我的話,疑惑道:“你說‘又’是什么意思?”說完,抓住女友的雙肩:“到底怎么回事?你們看到了什么,什么死人?”

    關昊眉頭皺得快連在一起。

    現在看來這事情就算我不說,也是瞞不住的。

    只是現在我很好奇,又出現的尸體,是誰呢?之前兩具尸體,距離這個位置相當遠,不排除被轉移,但誰會轉移?藏在樹叢中的神秘怪物?

    我想他們應該不會那么無聊。

    “過去看看……”關昊這時做出決定。

    我跟著他,還有情侶男,瘦弱男人負責照顧兩個女孩。

    血腥味的確存在,越向林子深處走,就越是濃重。除了血腥味,我又聞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之前尸體附近的,剛剛程海東腳下的那種特殊粘液。

    可,似乎只有這兩種味道。

    而這時,手電筒的光束已經照射到不遠處樹叢中,那個擺在地上的人形的東西!姚倩雯口中的“尸體”!

    “在前面。”關昊準備繼續走。

    我拉住他:“等等,你不覺得少了點味道嗎?”

    “什么味道?”

    “臭味。”

    那股尸體腐爛了很久的臭味。

    那只死了的猴子,剛剛被殺,身體就傳來格外濃重的惡臭,雖然不知道具體為什么,但想必是與這山中的神秘怪物有關,至于發臭的理由,是進食方式?或者干脆就是被整個吞掉,然后排泄?

    因為沒有親眼見過那東西,所以我對它的想象,無窮無盡。

    而眼前這具“尸體”,它少了臭味。

    為什么會少了臭味呢?

    事出反常,一定有它不對勁的地方。我們沒有貿然靠近,先是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任何風吹草動的情況下,才一點點向前挪,到最后,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緊張過分了。

    而事實是,那里的東西果然不是一具尸體。

    是人皮。

    一張泡在那種奇怪粘液中的人類的皮!

    “喔!!”情侶男捂住嘴,但還是忍不住嘔吐,嘔吐物從手心溢出,嗆得他不斷咳嗽,嘴里斷斷續續的說著:“這……這什么鬼東西!這,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觀察了一下周圍,貌似不一樣的地方,就只有“尸體”成了人皮。

    想象中的危險,也并沒有出現。

    但這是什么人的皮?

    又為什么它會泡在那未知的怪物的特殊粘液當中?

    我蹲下,正想仔細觀察一下這張皮,卻被關昊一把拽住肩膀!

    我抬頭:“怎么了?”

    “別碰這東西,小心……”

    我看了他兩秒,回應道:“謝謝。”

    這是一張“趴”在地上的人皮,面部、胸口、腹部都在下面,我想翻它過來,卻發現身邊沒有合適的工具。只得簡單觀察表面,可很快,我有了一個驚人,甚至仔細想想有些讓人恐懼的發現。

    這張皮的背部,并沒有那么多的粘液,或者血污,粘液多集中在腹部位置,并且草叢上也有,正向著一個方向蔓延。

    直至消失。

    這是……

    我馬上起身,回頭看著粘液延續的方向,那里,正是我們的營地!

    “有什么東西……從它的身下,帶著這股粘液,向那個方向移動?不,不是從它的身下爬,而是……蛻皮,是一個滿身粘液的家伙,從這張皮里鉆出來!爬向我們的營地!”

    那一刻我意識到,

    那些,一直與我們在樹叢之中玩捉迷藏的怪物,很可能是人型的!

    “不能分散,我們盡快回去!要快,然后馬上撤離!”我做了決定。

    情侶男還一臉茫然,不知道我究竟在說些什么,關昊卻似乎理解了我意思,眼中還有些許猶豫,但最終,他還是同意了我的決定。

    回到營地后,我們一邊準備撤離,關昊一邊解釋了之前發生的一切。

    這里除了那瘦小男子外,其他人都見過了尸體,或者人皮,對于這樹林中可能存在的恐怖家伙,并不需要太多解釋。于是撤離決定進行的很順利。

    接著,我們順著先前上山的路線撤離,唯一的麻煩是,程海東此刻還在昏迷,背著他,我行動非常遲緩。而關昊與我情況差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夜里涼的緣故,阮娜娜的臉色似乎比白天的時候更加難看,現在更是完全無法自己行動,需要關昊背著行走。

    關昊給她披上了厚厚的外衣,與我并肩走在隊伍的最后。

    某一瞬間,我發覺關昊背上的阮娜娜正在看我,而且,她似乎這么看了很久。

    “怎么了?”我問。

    “很辛苦吧?”這是見面以來,阮娜娜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向上抗了抗程海東,“沒辦法,總不能扔下不管。”

    阮娜娜一笑,輕輕搖頭,笑中帶著苦澀。

    而這時,走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停住,并且大喊起來:“等等!等等!別走了,不能繼續走了……”

    喊話的人,是情侶男。

    我放下程海東,上前查看,“怎么了?”

    “你看,你們看,這里我們來過,就是剛剛咱們扎帳篷的地方!忘了嗎?”

    這里看上去,確實似曾相識,而地上,更是存在之前我們扎帳篷留下的痕跡。我甚至還撿到了幾枚硬幣,是之前背起程海東時,從他口袋中滑落的。那時我嫌麻煩,沒撿。

    為什么會這樣?

    明明一直走同一個方向,甚至始終是下坡路。

    除非地形發生改變,否則,我不覺得自己會走錯……

    “不能繼續走了,太冷了,而且,真的好累。”姚倩雯坐在一塊石頭上,連連擺手。

    她說的沒錯,而且這么走下去第一個累死的肯定是我,程海東實在太重。而這時,剛剛坐下的姚倩雯,突然又站了起來,并且驚叫了一聲。

    我上前查看,這女孩正將雙手擺在自己面前,光照下,那雙手上沾滿了晶瑩的粘液。

    與此同時,我們四周樹叢的深處,竟同時傳來陣陣“呼嚕”聲……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