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蟲生:絕命之旅 > 第四章 我殺了人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一定是發生了什么。

    我下床穿衣,來到衛生間門口叫了一聲米娜,準備通知她一聲再出門。可等了半天,衛生間內卻沒有人給我回應,開門一瞧她并不在里面。

    廚房也沒有。

    次臥也沒有。

    她人呢?

    不僅人不見了,門口她的鞋子,之前擺了四雙,都消失了。接著我打開衣柜,而后確定了一件事,昨晚我貌似闖了大禍,米娜帶走了柜子里所有關于她的東西,離家出走嗎?

    然而這時,陳森那邊再次打來電話。

    “你還在嗎?”

    “在,不過我這遇到了點麻煩,你到底找我什么事?我得出門一趟。”我得找到米娜。

    “你別想逃!”

    可他說出的這四個字,卻讓我覺得莫名其妙。

    “我逃什么?得了我現在也沒空和你胡扯,掛了。”說完,我掛斷電話,打給米娜,結果是關機狀態。

    這時陳森卻給我打來了第三個電話。

    我已經非常不耐煩,“你究竟有什么事!”

    “你為什么殺人?”可他的問題,卻徹底打亂了我的思緒。

    殺人?

    那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

    “你在說什么?”

    “別裝傻,我們來了。”

    “來了?”我感覺不妙,可這時,我的房門已經被強行破開,陳森,以及我們隊的幾個年輕小伙,一齊上前將我按倒在地,我根本掙脫不開,只能瘋狂的大喊著。大概掙扎了幾十秒,我平靜下來。

    他們押著我,走出門外。

    我的雙手被手銬銬住,我有點懵,也有點慌了,甚至有點懷疑這是個沒頭尾的夢,我抬起雙手,晃動著手銬,問陳森:“你們這是做什么?能給我個解釋嗎?你們集體失憶了?我是佐樂,你們一群人大早上來我家銬我??”

    陳森停住腳步,轉身時臉色低沉,他看了我很久,就盯著我的雙眼,然后,問出一句我更加不理解的問題,他問我為什么殺葉天澤?

    拿走那些尸檢檔案又是為什么?

    “你在說什么?葉天澤死了?”

    陳森似乎有些不耐煩:“這種時候,繼續裝傻毫無意義,你殺他的地點,一共有三支監控攝像頭!三個角度,把你的輪廓定的死死的!大家一起這么多年,都到了這一步,不要難為我。”

    葉天澤,昨晚死了。

    死亡時間大概是八點鐘左右,在法醫中心,他辦公室前的走廊,被我連捅數刀,最后又生生扭斷了脖子而亡。

    這是陳森咆哮著給我的信息。

    “不對不對不對,陳森,你先冷靜點,昨晚我是和葉天澤在一起,但我們一起喝酒喝到了半夜!夜里八點我根本沒有去法醫中心,不……不光是我,葉天澤也一直跟我在一起,他怎么會在那個時間被殺?你們這么耍我一點都沒意思,我會發火的。”

    陳森沒有繼續對我說什么,將我押走,到了局里,他給我看了調來的監控備份。

    法醫中心的走廊,一個惡魔,虐殺了葉天澤。

    而那個惡魔,真的有著和我一模一樣的臉……

    坐在冰冷的審訊室里,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件事,昨晚我明明和葉天澤一起喝酒到深夜,是我的腦子除了問題嗎?

    “不對,陳森,酒館,我和老葉喝酒的酒館!那里的老板,服務員,都可證明我和他昨晚去了那里!”

    而陳森這時隔著桌子,將臉向我靠近,目光冰冷:“路上你就提過酒館,我們也查了,你說的那間酒館,還沒開業。昨晚那里根本沒有人去。”

    “不可能!”

    “你到底要裝瘋賣傻到什么時候?昨天,我就覺得你很奇怪。”

    “昨天我是很奇怪,但那是因為一個噩夢……可我真的不可能殺人,更不可能去殺老葉!那視頻有問題,我……”

    我的話沒有說完,陳森的眼中閃過濃濃的失望之色。

    他似乎還在期待著,我能夠坦白。

    “視頻沒問題,有問題的人是你。昨天那個案子,上頭不準我們插手,但因為老葉的死,與之前案件有關聯,所以部分尸檢資料,我接觸到了。你知道嗎,首批被發現的十三具尸體,其中一人,與你有關。”

    “什么?”

    我覺得陳森,好像突然將話題轉到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接著,又像換了個話題一樣問我:“你要結婚了?”

    “對,沒錯。”

    “女朋友叫什么。”

    “你問這個做什么?”

    “回答我。”

    “米娜。”

    “她在哪?”

    我深吸口氣:“昨晚,昨晚因為我和老葉喝酒的事情,她應該發火了,離家出走……原本因為我昨天假期取消的事情,她就很惱火。對,你個王八蛋就不該取消我的假期。”

    我覺得自己的頭都大了一圈,還準備繼續說點我和米娜的事情。

    可在下一刻,我的腦子中突然閃過一個我覺得不可能,但此情此景卻又好像非常容易發生的可能……

    “你什么意思?”我抬頭看著陳森,我能看到自己眼皮在顫抖。

    “我們搜查了你的住所,你是獨居,現在的你根本沒有女朋友。”

    “而這個叫米娜的女孩……是她嗎?”陳森從手邊的文件夾中取出一張照片,照片中的人躺在冰冷的解剖臺上,面無血色,那張臉已經開始腐爛,可我依舊認得出來,那是米娜的樣子。

    “這個女孩,一個月前就已經死了,死因未知,我目前能接觸到的信息,只有十三位死者中,已經確定的九人的身份。我們已經聯系了女孩的家人,確定,你們之前真的情侶關系,但一個月前,女孩家人就與她失去了聯系。過程中,有聯絡過你,你各種報平安。據說女孩失蹤前,對家人表示,準備和你一起去爬山?”

    我看著照片中米娜的臉,大腦一片空白,陳森的聲音也開始變得雜亂。

    直到,他的手擋住了照片中的米娜,“佐樂,說吧,你與這十三個人,不,應該說是十四個,與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你殺過多少人?是你一個人作案嗎?”

    “記得昨天發現干尸的人就是你,你為什么這么做?暴露,還是炫耀?”

    聽到炫耀這兩個字,我緩慢的抬起頭,盯著陳森的雙眼:“你覺得,我是個瘋子,對嗎?”

    “你不是嗎!!”

    他的怒吼,并不是疑問句。

    陳森這時拿出從我家搜查來的一系列證物,充分證明,這一個月來,我一直在獨居。而昨天,我還在對他說謊,說自己有個未婚妻。

    那一刻,我也開始懷疑自己。

    我知道有那么一種人,精神分裂,擁有暴力人格,他們的暴力人格犯罪,但主人格并不知情,甚至喜歡傷害自己身邊親密之人。

    我發現了尸體,沒錯。

    我做了噩夢,與案發現場一模一樣,也沒錯。

    而現在,米娜的尸體照片就在我眼前,那么之前,與我一起生活的都只是我自己的幻想嗎?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就在我的內心世界即將徹底崩潰之際,一樣東西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裝著垃圾的證物袋,那里面有一只爛掉的梨子,表皮有缺口,一道弧形……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