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長安十二陰差 > 第一百零三節 雙戰
    李元霸說道:“師兄,謝謝你。”李元霸和王薄出于同一師門,但是前后下山的時間差了十五年,所以兩人并未謀面,但是彼此之間有一種莫名的惺惺相惜之感。

    王薄說道:“此時陰陽雙鯤已經魔化成型了。尤其是陰陽雙鯤的力量交匯而成的那個紅藍相間的光球叫做縹緲幽歌球,這種力量是一種來自地府深處的神秘力量,不是凡人所能夠抗衡的。凡人即使如同你這么強大,也無法將它破壞掉。”

    李元霸說道:“那有什么辦法能夠阻止它們?難道就任由它們這樣破壞掉長安城嗎?”

    王薄說道:“要破掉它們也不是沒有辦法,它們的罩門所在,就在于它們頸部的后面。你看看,陰陽雙鯤頭頂后面,李文軒和劉二所在的位置就是他們的罩門所在。”

    李元霸說道:“時間緊急,我的父皇就拜托給師兄照看了。袁真人,速速與我上去,破掉兩個妖獸的罩門。”

    袁天罡拱手稱喏,就要把李淵交托給王薄。

    王薄說:“且慢,陰陽雙鯤是世間異類,彼此心意相通,要破掉它們的罩門必須要有兩個功力相仿的人同時出手。而且此時雙鯤已經魔化,力量非常恐怖,以袁天罡的力量恐怕是無濟于事。罷了,不如這樣吧,我和你去,這樣勝算更大。”

    李元霸說道:“師兄。此事兇險,陰陽雙鯤事關長安百姓和我李家的氣數,還是讓小師弟我來吧,師兄只管為我觀敵料陣即可。”

    王薄說道:“長安百姓和你李家的江山的確與我無關,但是小師弟你只身犯險,為兄就不能不管,師父如果將來怪罪了下來,你讓為兄如何擔待?”

    看來王薄的師父在王薄的心里分量可不輕。李元霸還要再說,王薄已經轉身朝著陰鯤的頭上飛了過去。李元霸嘆息一聲,也朝著陽鯤飛了過去。

    此時戰場上的形勢,三四千的宮廷護衛此時已經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雖然遠處還有官兵在源源不斷地趕來,但是估計來了也就是這么一個下場。

    陰陽雙鯤吸收了三四千名士兵的魂魄之后,身上分別籠罩著一層藍色和紅色的霹靂,聲勢甚是駭人,像龍小沫這樣的,元嬰之下水平的高手根本就近不了身。袁天罡和趙銅錘分別要護衛著李淵、李建成父子。所以,眼下能抽得出的機動力量也就是李元霸和王薄這師兄弟二人了。這二人,眼下也代表著凡人的最高力量,他們到底能不能收服雙鯤,拯救長安百姓呢?

    卻見王薄和李元霸運起內勁,閃現出護衛自身的深紫色光球,分別朝著陰陽雙鯤的身上跳去。

    先說王薄,他的端直飛向了陰鯤的背上,因為他在下面看的很清楚,在陰鯤的背上控制陰鯤的正是李文軒。溫淑瑤的慘死在始終是釘在王薄心頭的釘子,若是不能問個清楚明白,那王薄就始終不能死心。

    那陰陽雙鯤自從把落陽雙峰的頂部撞開之后,此時已經逐漸適應了外面的光線,正在努力地往外面爬。那落陽雙峰雖然不是非常險峻的山峰,但是此時陰陽雙鯤距離地面也在兩百丈

    左右。

    而王薄此時盡管已經擁有了深紫色的氣勁,但是縱躍的極限也就是七八十丈。李元霸基本也就是這個水平,剛才他用雙錘砸紅藍雙色球的時候,在半空中有一個翻滾轉體的動作,但是也是僅僅把縱躍的高度提升到九十丈,剛剛能夠到紅藍雙色球。

    王薄一縱之下剛剛到達半山腰,在山腰上微一借力就到達了斷裂開的半山腰上,王薄剛要再次借力,陰鯤的一爪子重重的拍了過來。在山頂上微微一點就朝著陰鯤的爪子飛了過去。

    陰鯤心中一喜,爪子一收就要把王薄捏死在手里。哪知道王薄已經事先算計好了,事先用兩手抓住了陰鯤最下方的小手指,然后再次做了一個體操上非常經典的雙臂大回環,身體又筆直地向上飛了過去。

    陰鯤右爪沒抓中,心中大怒,左爪又橫橫地朝著王薄拍了過來。在半空之中,王薄已經沒有再次縱躍的可能,眼看著這一爪子十拿九穩地就要橫著拍到王薄了。

    沒想到王薄在半空之中做了一個和剛才李元霸一樣的動作,腰部用力向上翻滾,又憑空地向上拔高了十丈。陰鯤的左爪又堪堪地從王薄的腳下一尺的地方掃過,端端是危險到了極點。

    王薄百忙之中還不忘記伸腿在陰鯤的左爪上又借了一下力。這次借力是在陰鯤左爪在王薄腳下掃過的一瞬間借到的,正是妙到了毫巔之間。

    這次借力由于借的匆忙,身體只是又上升了二十丈,所處的位置剛好是在陰鯤的頭頂之上。低頭向下看的時候剛剛能看到陰鯤那因為魔化而赤紅的眼球以及那兩個粗壯的犄角上面正在蓄力,即將釋放出來的藍色光束。

    王薄心說不好,將雙手護在胸前,口中爆喝一聲“泰山崩”。這一招是王薄師門防守的絕技,取得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意思。

    果不其然,那陰鯤犄角上蓄力完畢,一道藍色的光芒端直地就朝著王薄射了過去。

    王薄將雙手護在了胸前,隱隱形成了一個深紫色的半球形護盾護在了自己的面前。

    “嘭”的一聲悶響,王薄胸中血氣就是一陣翻涌,好的一點是,“泰山崩”扛下了大部分的動能,王薄并沒有收到致命的傷害,但是這一擊的力量可不輕。王薄一邊噴血一邊向后飛退。

    在半空中的王薄此時已經顧不上許多,回頭看看身后還有沒有可以借力的地方,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突然就覺得腰間一緊。低頭一看,卻發現陰鯤的舌頭緊緊地纏住了自己的腰,百密一疏,最終還是著了道兒了。

    陰鯤的舌頭纏住了王薄,心中一喜,用力一收,就如同壁虎吃蒼蠅一樣把王薄吞到了肚子里面。三瓣張開的口器迅速閉合,緊接著就是一陣密集的咀嚼。

    縱橫天下的“知世郎”就這樣被陰鯤給吃了?好在王薄還沒有那么脆弱。在陰鯤口器中的王薄拼命把身體給團了起來,把深紫色的氣勁運用到了全身,護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

    只是可惜了王薄那一身儒雅的長袍。王薄雖然已經是個中年人,但是平時自負

    相貌英俊、舉止儒雅,對他有愛慕之心的女子如同過江之鯽。平日里王薄非常注意自己的穿著打扮。但是在陰鯤的口器里面一些類似牙齒一般的鋸齒狀物體一陣摩擦,身上的衣服東一片西一片,好在還有一條內褲遮住要害,滿身都是粘稠的消化液體。

    王薄在紫色氣息的護衛之下,身體的要害得到了保護,兩手抓著倒刺般的牙齒,努力地向外攀援,終于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在三瓣的口器的縫隙之中見到了陽光。

    王薄虎吼了一聲,兩臂用力,努力地支撐開陰鯤的口器,身體一個倒翻,終于爬到了陰鯤的頭頂。

    此時,日當中午,王薄站到了陰鯤鼻子的位置,能夠近距離地看到陰鯤的獨眼。(另外一只眼睛上次已經被龍小沫給廢掉了。

    王薄沒有再做停留,縱身飛上了陰鯤的頭頂,就在眼前看到了李文軒。

    當王薄越過陰鯤的頭部的時候,他才知道他在下面折騰了半天李文軒為什么沒有下去搗亂。就見在陰鯤后頸罩門所在的位置,李文軒已經融入到了陰鯤的身體里面。

    沒錯,是融入。只見李文軒從腰部以下已經全部都沒入到陰鯤的身體里面。李文軒的上半身此時正在對著王薄嘿嘿冷笑。他的右手捏著法訣對著王薄就是一招“噬魂劍氣”。

    王薄不是第一天和李文軒打交道,對李文軒的實力大致有一個了解,大概是處于元嬰一層和二層之間的水平,比之袁天罡還稍有不如,因此并沒有放在心上,右手一伸就是一個隱形的護盾擋在胸前。

    事實證明,王薄還是小看了李文軒,只感覺到這一指的氣勁非比尋常,“嗖”的一聲就穿透了王薄的氣盾。幸虧王薄見機的快,覺得情勢不對,努力將身體向旁邊一側。

    盡管王薄見機得快,但是“噬魂劍氣”還是穿過了他的肩胛,洞開了一個一指粗細的創口,一時之間血流如注。而更可怕的是,王薄感覺到一股巨大的陰寒之氣侵入到他的體內,在他的經脈之間到處亂竄。

    “嘿嘿嘿嘿”,旁邊傳過來了李文軒的笑聲,聲音非常地陰邪,和上次見面的時候已經大不相同,仿佛是變了個人一樣。就見李文軒說道:“知世郎,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們本來可以是很好的盟友,但是你卻偏偏選擇跟我作對。那我可容你不得。”

    眼前的王薄并沒有接著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調盡全身所有的力量正在努力地把體內的陰氣壓制下去。

    李文軒見狀又是一陣“嘿嘿嘿”的陰笑,說道:“怎么樣?不好受吧。知道我李文軒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吧。”

    王薄此時才慢慢地緩了過來,伸手點了肩頸附近的穴道,止住了流血,淡淡地說道:“李文軒,究竟是什么讓你如此決絕?你用血融之術,以帝王之血將自己的身體和陰鯤相連。你可知道這樣做固然能夠讓你獲得舉世無雙的力量,但是你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你付出的將是你的三魂七魄,你將沒有來生。以如此的代價獲取巨大的力量,你覺得值得嗎?”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