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冉冉歲將宴 > 六十三
    在昆侖千年錄中幾乎幾個月的練習下來,顧海與蘇子已經能夠完美地躲開來自音刃的每一次攻擊。這日,二人在約定的地點碰見晏別,方才擺開架勢準備抵御來自笛音的攻擊,對方卻拍了拍二人的肩膀,說到:“今日我們換一個練法。”

    “控其神,亂其音。你們還記得嗎?”聽見這個問題,顧海與蘇子皆欣喜地用了點了點頭。看來,幾個月反復的練習之后,晏別終于要教他們如何御敵了,二人雖是高興,可卻又有些摸不著底,生怕曲風一變,到時又和第一回一樣,落得一身傷。

    見顧海與蘇子一副又喜又愁的表情,晏別只好繼續說到:“放心吧,我算著你們什么時候比賽呢,不會讓你們傷得太重的。”

    論劍峰上難得的沒有下雪,只是寒風卻依舊不知自何處而來,吹得兩個少年甚至覺得有些耳鳴。為了有足夠的空間,晏別帶著二人上了試劍崖,此處足夠空曠平坦,又不像論劍臺與太極廣場總有人來,雖然往來皆為虛影,可從他們身體中穿過去的畫面總還是有些怪怪的。

    她示意顧海與蘇子拔出佩劍,接著分別在二人劍身的同一處各敲了一下,少年們迷茫地看著面前的少女,一副不知她是何用意的表情。

    “把眼睛閉上,仔細聽。”晏別說著,溫柔地將手覆上二人的眼睛,那感覺甚是奇異,她仿佛沒有溫度一般,顧海能感受到的只有指尖與皮膚接觸時的輕微按壓感,沒有絲毫溫熱或冰冷的體溫。

    黑暗之中,聽覺再次變得敏銳起來,兩聲金屬發出的聲響一前一后出現在了呼嘯的風聲里,它們極其相似,卻又有所不同,前者更為短促厚重,而后者則產生了更長時間的鳴響。

    未等顧海與蘇子睜開眼睛,晏別便舉起短笛自顧自吹了起來,那笛聲并不連貫,每一聲都極短且單調,別說是蘇子,就連顧海都覺得說它是曲子,倒不如說更像是鼓點。

    二人的猜測很快便得到了印證,一曲罷了,晏別將握著短笛的手背回身后,接著解釋道:“方才所奏,乃是《破陣曲·驚神》的鼓點,此曲的攻擊性雖不強,卻有擾人心神的作用,且簡單易學,極適合初學者和短時間內就想有所突破之人。”

    顧海一聽要學曲子,當即便露出一個為難的表情,他雖然不是音癡,可從小就對這些不怎么在行,要說敲鑼打鼓他興許還能試試,可若是要他吹笛子,只怕是練到缺氧都不一定能聽出個調來。

    見他這副表情,晏別只當他是不想嘗試以音破敵,于是說到:“雖然還有其他方法,不過既然要贏,那便要贏得漂亮,以彼之道還彼之身,以曲破曲方是上佳。”

    顧海一聽,更是以為晏別鐵了心要他和蘇子學吹笛子,于是臉上頓時又苦了幾分。蘇子莫名其妙地看著身邊滿面愁容的少年,試探著問他怎么了。對方倒也實誠,湊到蘇子的耳邊,小聲答道:“這也太難了吧,我能吹個小星星就不錯了。”

    二人只當晏別聽不見他們的悄悄話,不想話音剛落,她便拿著那把短笛敲了敲顧海的腦袋:“誰讓你們學吹笛子了,瞎想什么呢?”

    “我是想要你們相互配合,擊出《驚神》的鼓點,擾其心志,以此打亂對方的節奏。一旦節奏被打亂,曲調難成,自然就無法使其成為武器。”聽完一番解釋,顧海這才恍然大悟,一掃先前的苦惱,轉而期待起來。

    反觀蘇子倒是皺起了眉頭,他先前已然猜中大半,如今聽了晏別這一番話,不由擔心起以劍招造音,只怕不會比吹奏簡單,而他的想法也很快便得到了印證。

    晏別說完不久便又舉起短笛,同時,囑咐二人仔細記下。她將先前的曲調重復了一番,待到一曲終了方才再度開口:“你們二人要把這個節奏牢牢記住,印進腦子里。對手的第一道音刃與你們的佩劍相交之時,便是第一個音,在第二個音響起之前,只需如先前一般躲開每一次攻擊即可。”

    她說著拍了幾下手,打出了《驚神》的前幾個節拍,接著補充道:“每一回出劍,都由蘇子先來,顧海跟上。”說著她看了一眼蘇子,接著又把目光轉向了顧海:“他的劍余音更長,按我一會兒安排的間隔一前一后出劍,余音便會恰好同時結束。”

    “你們出劍的順序并不會相差太久,在旁人聽來,那只是一個同時開始與結束的和聲,而對于擅長音律之人,每一次都會是一前一后兩個音色與音調截然不同,卻又一道結束的詭異聲響。再配合《驚神》擾人心神之功效,用不了多久他的曲子就會變成一首毫無攻擊性的廢曲。”

    “當然了,若是那人其實并不精通音律,做了這么多也是白費功夫。不過要真是那樣,你們也無需跟我學這些,強行突破亦可。到底要怎么做,還要看到時的情況,隨機應變才是最關鍵的。”

    說罷,晏別一個回身撤至崖邊,與兩個少年拉開一段距離,最后再吹了一遍《驚神》,接著拍了兩下手:“便按這個速度前后出劍。那么,我開始了。”

    樂聲從少女手里的短笛中傳出,很快便化為無數利刃向二人襲來。蘇子上前接下第一道音刃后迅速閃向一旁,為顧海讓出一個空隙,可二人到底還是頭一回配合,原該近似一聲的聲響,竟連他們聽來都是極為清晰的兩聲。

    顧海一時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是好,遠處的晏別也絲毫沒有停下重來的意思,而是繼續吹奏著手中的短笛。蘇子思索一番,稍有幾秒走神,險些便被音刃擦破了臉,在堪堪躲過一擊之后,他飛身從顧海身邊閃過:“從《驚神》的第一個音開始,再來!”

    蘇子稍與顧海拉開一段距離,為他留出進攻的空間,接著側頭瞧了對方一眼,在得到一個肯定的眼神之后,少年向右一個邁步,輕松躲開襲來的音刃,接著腳下一個用力,騰空而起,一劍擊中前方的音刃。

    就在蘇子后翻撤出,準備落地的同時,顧海提劍上前,抓著蘇子身下的空隙揮出一道弧線。劍身與音刃相交,瞬間便又是一聲鳴響,二人一面仔細聽著,一面努力避開之后襲來的攻擊,直到依稀覺得劍鳴仿佛是同時消失的,這才欣喜地看向遠處的晏別。

    少女并未停止吹奏,卻又肯定地對顧海與蘇子眨了眨眼睛。

    少年們見了那眼神,愈發自信起來,逐漸在悠揚清亮的笛聲之中回擊出了屬于他們的聲聲劍鳴。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