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神醫妙相 > 253:我沒醉
    張婉麗抽了抽嘴角不再吱聲,她似乎很聽梁潔的話。

    張長力本來今晚的目的只是介紹梁潔和林浩然認識的,至于后面林浩然怎樣談,那是他的事,但沒想到現在是這樣一個結果,接下來該怎樣,可不在他的劇本里。

    “先喝酒吧,正事倒是有一點的,但是,我覺得現在氣氛是不是有點兒不對呢?現在的氣氛似乎只適合喝酒,林醫生你說呢?”張力生說。

    “對對,我請梁小姐喝一杯吧,也算是老相識了,好像沒請你喝過酒。”林浩然笑說。

    這個時候,這種氣氛,確實不適合談嚴肅的事。

    聽歌,喝酒,閑聊,是挺休閑愜意的事。但是,張婉麗卻想要一個人霸著林浩然喝酒聊天。

    這怎么可能,就是張力生也不會讓她這樣。于是,怪異的事出現,三人竟然默契的灌她酒,沒片刻,她便醉倒爬在桌上呼呼的睡了。

    安靜了,張力生喝了兩杯,借口送張婉麗回去,留下了林浩然和梁潔。

    梁潔已有幾分酒意,俏臉紅得像上了胭脂一樣,瞇起一雙桃花眼看著林浩然。

    “梁小姐,你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會出事的。”林浩然心坎一顫,氣血有點翻騰,連忙深吸一口氣,默念兩遍玄靈功心法,穩住了心神。

    “你能不能不叫我梁小姐?我討厭你叫我梁小姐。”梁潔說。

    “那…我叫你什么合適?”林浩然還真不知叫她更合適。

    “你叫丁香,叫王姍姍怎么叫的?”梁潔嬌羞的笑了笑。

    她也知道丁香,知道王姍姍,看來自己在港城真的沒秘密啊,吳紫蘭查自己,梁潔也查自己,她們想干什么啊。

    笨蛋,她們想干什么還需要說嗎?若對你沒想法,誰有空費這功夫。

    “好吧,梁潔,我叫你梁潔吧。我看你的酒差不多了,你不要再喝了,我怕你爸會派人把我斃了。”林浩然說。

    “你還沒說正事呢,難道這么早就走了?這可是張少給你制造的機會,你就是不說正事,也不要良費這良宵啊,難道我不足以讓你心動?我比她們差很多嗎?”這時候的梁潔,與平時判若兩人。

    她喝醉了嗎?她當然沒醉,但是她必需裝醉,不裝醉,她不好表露自己的心事也不好展示自己的別人一面。

    但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林浩然這會兒卻沒一點兒泡妞的意思,雖然她足夠漂亮,足可以令天下男人心動,可他只想著,怎樣讓她老爸為保潔站臺。

    “梁潔,你真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林浩然說。

    “我沒醉,你既然看不上我,就說你的事兒吧。”梁潔說。

    “可是,你這種狀態……。”他覺得她這種狀態,說了也是白說。

    “我只給你一個機會,過了今晚,我便不聽了,你要不要說?”梁潔一反平時的溫婉,竟然十分強勢。

    林浩然很愕然,想不明白為什么她突然會變成這樣。

    他不知道啊,女人,或者說人,每個人,都是雙面的,甚至三面四面的。梁潔平時那么溫婉,只是因為不愿意讓別人看到她的別一面而已。而在林浩然面前,她覺得就算撕開所有的面具,脫光身上的一片布寸縷她都愿意的。

    “我…我……。唉,算了直說吧,我只想找一個保護我的人。哦,應該說是保護我的生意的人,也不是保護吧,應該說是合作……。”林浩然實在不知道對她怎樣說,她和吳紫蘭不一樣,不能直接說讓他一起做生,她父親這一級,自己和直系親屬都不許經商呢。

    “咯咯,林浩然,其實我更喜歡你治病救人時的那種霸氣,還有那種…無賴樣,正兒八經的一本正經的占人便宜還理直氣壯的無賴樣。你知不知道,為什么張婉麗要纏住你,因為你把她全身上下都摸遍了。別看她是新時代的女孩,但她的想法卻是有些守舊的,說你把她摸遍了,那么她就是你的人了。”梁潔咯咯笑說。

    林浩然大汗,媽的,原來救人還救出麻煩了來,看來以后救人也要考慮一下有沒有麻煩再救了。

    “你都那么多女朋友了,多一個兩個又有什么所謂,你怕啥呢?”梁潔說。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濫情的隨便的人?”林浩然苦臉說。

    “不是嗎?好吧,那就用一個文雅一點的詞吧,你是一個風流情種。風流情種多留點情又如何?張婉麗其實很漂亮的。”梁潔說。

    “我和她不可能的,不在同一頻道上。”林浩然認真說。

    “那和我呢,和我在不在同一頻道上?”梁潔說。

    梁潔今晚已是第二次挑逗他了,林潔然覺得,如果再不給她一點顏色看,她肯定還會繼續挑逗下去,而且自己的事,也許真的要另找他人了。

    坐位是火車卡座,很高,很寬,明顯,這是有意思的。

    林浩然不哼聲,直接走到她那邊坐下,捧起她的臉重重的吻在她的嘴上。

    “是你招惹我的,別怪我。”激吻三分鐘后,林浩然放開她的喘著氣說。

    沒想到梁潔竟然一聲不吭的反被動為主動,反過來撲過來,雙腿一漫,騎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脖子,開了更激列的唇槍舌劍。

    林浩然的腦子有占暈眩,他想不到堂堂局長千金的另一面會如此狂野的。

    時代在進步,科技日新月異,但是男女間的戰場似乎退化了,現代很多人跟原始人一樣,去到哪興之所至就搞到那。

    停車場,林浩然的車上,兩人在激吻,一切水到渠成一樣,該什么時候走哪一步,無需特別的刻意的去做,本能的,激吻得差不多的時候,他的大手開始脫她的衣服。

    “你確定要脫?如果你脫了,往后的很多女人,你就無緣了。”梁潔突然說,竟然清醒得很,雖然還喘著氣,雖然胸脯還在劇烈的起伏。

    天啊,這是什么女人,在這個時候居然如此清醒。

    原來她真的沒醉。

    林浩然像被一盤冰水從頭淋下來一樣,打了一個激凌,腦子馬上清醒了。

    對,她不同別人,如果和她有了那層關系,以后……。莫說以后,就是現在的女人,她也不會同意他們存在的。

    無言的,輕輕的幫她整理好衣服。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