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諸天位面逍遙錄 > 第282章 窺視
    “陳兄,于此地再向東南方前行六里,有一處大王村。那里便是此次大部分修士的聚集之地…”

    金瓶兒幾步來到陳晨面前,壓低聲音,繼續說道“不過人多眼雜,恐有不便。我讓門中師妹暫且留在此處,咱們先行去那里打探一下消息吧。”

    “也好…”陳晨當即點頭應承,與這許多人同行,他也覺得頗為累贅。

    金瓶兒掃了一眼野狗道人,淡淡道“野狗,算起來你是鬼厲的人。跟我走在一起不合適,就與我師妹們一同留在這里。切忌亂跑,免得多生事端。”

    野狗道人看了看那八個合歡派女弟子,不禁身子一顫。心道,道爺要是留在這里,還不被這群小娘子給暗害了,絕對不能留在這里!

    “我跟合歡派的仙子們不是一路人…”

    野狗道人緊趕幾步,來到陳晨身后,可憐巴巴道“咱們是一起來的,你可不能丟下我!我保證,絕對不給你添麻煩!”

    金瓶兒面現不悅之色,斜斜瞥了野狗道人一眼。野狗道人登時錯開目光,不敢與其視線接觸。

    陳晨的視線在二人之間游離,金瓶兒縱是不施展媚功,也是一位絕色佳人。想到與她同行獨處,陳晨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多個人在旁,還能讓陳晨舒適些。當即開口到“就讓野狗道長跟著我吧,便是鬼厲尋來,也不會讓金仙子為難。”

    金瓶兒心中一動,帶上野狗道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若是鬼厲找上門來,也正好借他來試一試,這陳晨的成色究竟如何。

    “陳兄既如此說,瓶兒也無異議。那邊帶上他,咱們走吧…”

    陳晨點頭到“好,勞煩帶路。”

    金瓶兒微微一笑,袖中劃出一柄折扇,持在手中輕輕打著拍子。一副濁世佳公子的模樣,大搖大擺的邁開步伐,向著大王村而去。

    待的陳晨三人走遠,合歡派的八名女弟子開始清理周圍雜草,就此搭建帳篷安定下來。

    她們卻沒有察覺到,就在她們立身的地下丈許處,一個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正潛行離去。

    黑衣人于地下向東行進十幾里,在一處山坳之中破土而出。

    山坳之中聚集于數十名修士,這些修士身著統一的服飾,全都是長生堂的弟子。這處山坳,正是長生堂的一處秘密基地。

    黑衣人快行幾步,穿過一個個同門,來到后方一棟小木屋外。

    “進來吧”木屋里傳出一聲低沉的話語。

    黑衣人閃身進入木屋之中,只見一個身形魁梧,面容粗獷的中年男子,正在屋內閉目盤膝而坐。

    黑衣人單膝跪地,恭敬道“拜見副堂主。”

    中年男子正是長生堂的副堂主,孟驥。

    孟驥擺手道“地鼠,起來回話。又帶回了什么新消息?”

    地鼠便是這黑衣人的名姓,在長生堂中他最擅長隱匿之術,專門負責打探消息刺探敵情。

    地鼠站起身來,垂首恭敬道“回稟副堂主,屬下發現了合歡派的人。”

    “合歡派的那群婆娘,來的倒是快…”

    孟驥緩緩睜開雙眼,復又問道“具體情形如何,她們來了多少人?”

    地鼠答道“共計十一人,為首的就是妙公子金瓶兒。有她在,屬下沒敢現身。但可以斷定有八名合歡派的女弟子,以及曾經煉血堂的野狗道人。還有一個青年男子十分的眼生,不知其修為如何,但聽金瓶兒對他極為客氣,恐怕也是一個棘手的人物。”

    “干的不錯!”孟驥長身而起,抬手拍了拍地鼠的肩頭,又道“她們現在有何行動?”

    地鼠答道“八名合歡派女弟子留在原地休整,金瓶兒、野狗道人以及那個來歷不明的青年男子,已經動身離去。要去大王村那里打探消息。”

    孟驥聞言雙眼一瞇,自語道“果然不出堂主所料,萬毒門與合歡派,都先后派出了最杰出的弟子前來奪寶。估計他們身后那些老家伙,也忍不了多久。所幸這西南之地是長生堂的根基所在,無論他們有何行動,都逃不過我們的眼線。”

    “可惜堂主吩咐過,那金瓶兒暫時還不能動…”孟驥目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冷聲道“地鼠,萬毒門的人現在在何處?”

    地鼠答道“毒公子秦無炎已在大王村中徘徊,他的那群手下在村東兩里之處駐扎。”

    孟驥略一招手,地鼠連忙湊到近前附耳過去。

    “你且先去萬毒門的駐扎之地……”

    一陣耳語之后,孟驥囑咐道“此行一定要小心,切不可被任何人發覺。”

    “屬下領命!”地鼠應諾一聲,轉身走出木屋,隨即一頭扎入地下消失無蹤。

    陳晨與野狗道人隨著金瓶兒,接連穿過幾處密林。所過之處可見更多的修士,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處,個個面色嚴肅,卻又有種抑制不住的興奮之情。

    金瓶兒腳步毫不停留,用她的話來說,這些人都是一些不成氣候的雞鳴狗盜之徒,從這里得不到有用的訊息。

    沒過多長時間,三人便來到了大王村外。這個村子整體不大又極為古舊,看上去離荒敗不遠了。但此時無數的修士在這里聚集,卻又十分的熱鬧…

    修士的到來,使得原本住在大王村的村民們戰戰兢兢。一些膽小的村民,早就拋家棄業逃離了村子。剩下的那些村民,也都門戶緊閉不敢外出。唯恐一個不小心得罪這些高來高去的神仙中人,引來殺身之禍。

    陳晨掃視著在村子里往來不絕,相互探聽消息的修士,只見他們服式各異,幾乎沒有幾個是完全相同的。

    這些人,陳晨一個都認不得身份。金瓶兒對這些零零散散的野修,更不屑于去搭理。反倒是野狗道人,進了大王村后就眉飛色舞,不斷偷偷的揮手打招呼,似是與很多人都極為熟悉的樣子。

    陳晨好奇的對野狗道人低聲道“這些都是你朋友?”

    野狗道人面上神情不變,嘴里卻是小聲的快速說道“不是朋友,連熟悉都談不上。這些人大都是些小門派的弟子,我也只是偶爾見過一幾次。”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