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砍死那群作者 > 第9章 前往風云
    蕭瑟一邊吃著早飯一邊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解釋清楚。

    “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之地,當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無名看著比自己人還高的豆漿杯子,內力運起。

    剎那間豆漿如泉水一般被吸入了口中。

    “嗚姆,嗚姆,好厲害,奏者余要學這個!”

    尼祿抬起滿是乳白色液體的臉蛋,一臉驚嘆的說道。

    “抱歉陛下,我也想學。”蕭瑟頗為無語的回道。

    “這方世界沒有武功也挺好,手握利刃殺心自起,也許正是因為我的世界存在武功才會變得那么混亂吧。”

    無名搖頭嘆息道。

    “汝之言,余完全不能贊同,所謂的世界可不是因為多出或者少出一些東西便能夠影響到的,哪怕沒有魔力、哪怕沒有內功,只要私心尚存,只要善惡尚存,便是永遠也不不可能少得了爭斗的。

    手中利刃可傷人,亦可救人。”

    尼祿一本正經的說道,直到這一刻蕭瑟才能從尼祿身上感覺到,一股屬于王的氣質,恍若之前看到的關于尼祿的種種表現盡數成了假象一般。

    不得不說,這個樣子的尼祿很有魅力。

    “受教了。”

    無名搖頭,自己活了這么多年竟然還沒有一個小姑娘看的更透徹,實在是有些汗顏。

    “嗚姆嗚姆,怎么樣奏者,有沒有被余的英氣給折服?”然后尼祿陛下便威嚴盡失的看向蕭瑟,活像一只討主人夸獎的寵物。

    蕭瑟不答,總感覺承認的話好羞恥的說。

    “那么,我們還能夠回去嗎?”

    白衣少女開口,雖然依舊沒有絲毫波動,但蕭瑟卻能感覺到對方的焦急心里。

    “九州大難,在下也想回去一盡綿薄之力。”

    無名同樣開口。

    這一刻,無名的腦海中陡然浮現之前電影中看到的絕無神囂張的樣子。

    不滅金身破我萬劍歸宗的武林神話?!

    從此武林,你就是神話?!

    放二十年前,你得被十八等分,要是能回去你也得被分八段!

    白衣少女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一雙眼睛頗為急切的看向蕭瑟,顯然也是想要盡快回到自己的世界。

    雖然這個巨人說了,這是現實世界,造物主的世界,在這個世界甚至能做到很多事情,但與一方世界的羈絆,怎么可能說斷開就斷開。

    “這個——”

    正想說什么的蕭瑟驀然一滯,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現一條信息。

    只要自己允許。

    就能讓他們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結自己的心愿。

    甚至,能帶其他人一同前往!

    “可以,但是我也是第一次使用,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變故!”

    蕭瑟如實道。

    能被自己收集的手辦,蕭瑟都是非常喜歡的,若是能夠改變他們的悲慘命運,蕭瑟自然是不介意順手去幫忙。

    “奏者,沒問題嗎?”

    尼祿放下手中的食物,臉色有些凝重的問道。

    畢竟,早于無名和白衣少女兩人來到這個世界。

    對于一些常識也是有所了解的。

    這個世界沒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魔術、內功什么的也統統全部不存在。

    而且穿越世界這種事情,即便是寶石翁穿越也需要做足了準備,甚至寶石翁穿越的只是平行世界,而奏者這一次卻是要跨越兩個大世界進行穿越。

    其中風險即便自己并不是很精通魔術,也能預料到。

    若是因為這兩個人讓奏者受到什么傷害——

    尼祿看向無名和白衣少女的目光之中已經帶著幾絲殺意。

    只要殺掉他們的話,奏者就不會去冒險了吧!

    渾身的魔力在這一刻開始沸騰起來,一直作為壓箱底的寶具在這一刻也準備詠唱。

    “相信我尼祿,我不會去做危險的事情。”感受到尼祿的不對勁兒,蕭瑟連忙說道。

    在自己感受中,這確實是沒有絲毫的危險,就好像是魚兒能在水中游泳,剛出生的嬰兒能漂浮在水面一樣屬于一種本能。

    之前的自己只是把這個本能給忘了,而現在則是找回了這個本能。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嗚姆,余相信奏者,只是余也必須要跟隨奏者一起去。”

    尼祿振重道。

    “好,那么我們開始吧,先去——風云吧。”

    ......

    神州地牢。

    這里,原本是至尊囚禁各類犯人的地方。

    此時卻被一群穿著無神絕宮服飾的人占領。

    而關在地牢中的也不再是罪犯敗類,全部變成了整個江湖赫赫有名江湖大俠、門派掌門、幫派幫主。

    “呸,無神絕宮卑鄙無恥,有本事放勞資出去,和勞資單挑,用下毒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算什么本事!”一名大漢啐一口濃痰,大聲罵道。

    “啪~”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陣鞭子抽打,皮開肉裂伴隨著陣陣慘叫聲充斥著整片地牢,將整片地牢襯托的如同十八層地獄一般。

    事實上這樣的場景在地牢之中經常發生。

    小小的一個無神絕宮想要徹底占領中原大地那自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當初雄霸在的時候,整個天下臣服于天下會,無神絕宮不敢來犯,因為整個中原武林的大部分力量都被天下會所統帥。

    若是動手的話,基本相當于送菜。

    然后,天下會倒了,整個中原武林亂做一團。

    絕無神感覺自己的機會到了,但是也沒有直接進攻。

    畢竟中原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

    他們自己人打生打死可以,但當有外敵來臨的時候,這些人又能很快放下私人恩怨,扭成一股繩,讓任何來犯之敵都不會好受。

    然后,就只能下毒擒了這些各派的主要首腦人物。

    若不是為了得到他們門派的獨門武功秘籍,老早就宰了他們了,哪里會讓他們這么猖狂。

    “老夫再問最后一遍,無名那個縮頭烏龜去了哪里,若是再不說,你們所有人都得死!”絕無神面色鐵青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

    如果說中原武林誰最讓自己忌憚,不是那死去的雄霸,也不是那似乎隱藏了什么的神州至尊,而是無名啊!

    上一次,無名單人獨劍便讓自己氣勢洶洶的入侵鎩羽而歸。

    前不久費盡千辛萬苦總算是抓住了無名,結果這才沒幾天就跑了!

    “廢物,既然你們不愿意說那就都給我去死吧!”

    絕無神冷哼,殺拳運起,頓時整個地牢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