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逐鹿亂世 > 第兩百七十六章 花錢贖人
    “黃將軍到了?坐吧。”秦忘閉著眼睛,就像早就看到了黃令一般,聲音里沒有一點大睡方醒的含糊。

    黃無雙心里一驚,看來將軍早就醒了,那剛才是試探?

    來不及細想,黃無雙坐到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只坐了半邊屁股,“不知將軍召末將前來,所為何事?”黃無雙試探著問道。

    看出了黃無雙的緊張,秦忘微微一笑,“黃將軍不必緊張,閑下來了,也就話話家常。黃將軍和一干手下兄弟,在赤城過的還習慣吧?”

    “回稟將軍,多謝將軍仁厚,還有其他各位將軍的照顧,末將和兄弟們過得都很好。”黃無雙小心地說道。

    “很好?我看不見得吧?楊軒和董莊他們是跟了我很久的兄弟,我對他們還是很了解的,他們能讓你好過才怪。”秦忘嗤笑一聲,直接揭穿了黃無雙的假話。

    被一下揭穿,黃無雙的臉色訕訕的,也有很多的無奈。疏不間親,他總不能跑到秦忘這告狀吧?以秦忘等人的關系,他要是被人扣上了挑撥離間的帽子,那才是真的取死之道,秦忘都救不了他。

    “怎么樣,怪我對乞活軍太苛刻嗎?”秦忘不在這個問題上深究,轉移話題道。

    黃無雙聞言大驚,惶恐地跪了下來,“末將不敢,他們本就是要死的人,將軍給了他們一條活路,怎么能不感恩戴德?末將在整軍的時候也對他們曉以利害,現在乞活軍上下對將軍都是真心感恩。”黃無雙連忙說道。

    “真心感恩?我看不見得吧?我承認如此苛責他們,有我主觀的情緒在里面。但是黃無雙,我不會改變主意。對我赤城的敵人,我不會手軟,以后如果有人敢這么對你們,我自然也會讓他們后悔。站起來吧,說了就是話話家常,不要動不動就跪下,我不喜歡這樣。”秦忘語氣里沒有一點的情緒波動。

    這樣的語氣更是讓黃無雙心驚,他戰戰兢兢站起來,不敢言語。

    “他們都是老兵,怎么樣,整訓的如何?”秦忘看著黃無雙的樣子,心里暗嘆一聲,這是一員虎將,而且有勇有謀,現在居然害怕自己成這樣。秦忘還記得剛見到黃無雙時他囂張的樣子,現在卻一點都看不到他身上的虎意。

    屬下對主上畏懼是好事,但是如果太過的話,就難免會畏手畏腳。難道自己上次真的是殺得太狠了?

    “黃將軍,你不必對我如此畏懼。只要你真心為我赤城做事,你自然會得到和楊軒他們一樣的待遇。你應該聽說了我赤城會派出一支人馬和黃令一起去蔚州的事,我打算由你率領你的乞活軍去。”

    “什么?”黃無雙失聲叫道。

    怪他不吃驚,去蔚州的事他早就聽說了,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秦忘會派他去。他自認為自己歸順不久,還不被完全信任,這個時候獨自領軍外出,不得不說很讓人擔心。況且,這次和赤城軍馬同行的是黃令,黃令和他什么關系誰都清楚,那是血緣極近的本家。

    難道將軍就不怕自己被黃令策反了?

    “將軍,為何是我?”黃無雙低聲問道。

    “為何不是你?現在我赤城也只有你乞活軍能拿得出手,自然是你的乞活軍。”秦忘好像沒有想過秦忘想的那些,理所當然地說道。

    “將軍就不怕我會一去不回?”黃無雙目光復雜地問道。

    “怕,當然怕。但是黃將軍,你會嗎?”秦忘眼神一下銳利起來,兩道目光就像利箭一樣直刺黃無雙。

    “呵呵,要說黃令,短期內看確實是比將軍更好的選擇。云州別駕,整個云州實際的統治者,只要我過去,以我和他的關系,肯定會受重用,確實好過在將軍這到處受氣。”黃無雙坦然地說道。

    秦忘眉毛一挑,“這話說得實在,長期呢?”

    “長期來看,黃令不是好的選擇。他的勢力深處北地內陸,又被黃金山打壓著,地盤再大又能怎么樣?而將軍這,如此興旺,茶馬市一開,絕對會更上一層樓,黃令又能從這場盛宴里撈到幾塊肉?況且,我不喜歡黃金山,也不喜歡黃令,在黃家呆久了,黃家的那種暮氣,那種無處不在的自私自利,那種為了利益對自己的親人都不擇手段的氣氛,我受夠了。將軍可知道那十幾年我過的有多憋屈嗎?每天只要睜開眼,只要見到黃家人,我就會想起我親手殺死了我的兄長。將軍,你可知道他當時的眼神嗎?釋然又解脫,將軍,我這里難受,這里恨啊!”黃無雙不斷捶著自己的胸口,淚流滿面,嘶聲大喊著。鐵錚錚的漢子,哭得稀里嘩啦,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秦忘默然,他也有過這樣的感觸,到現在,他的眼里還時不時閃過赤城城墻下那個瘦小的尸體。他也痛,他也恨,他能體會黃無雙的心情,事到如今,他不對黃無雙有一點懷疑。

    “明天和黃令一起出發吧,別丟了我們赤城的臉面。”好久之后,等黃無雙冷靜了下來,秦忘對他說道。

    “將軍放心,黃無雙會帶著兄弟們一個不少的回來,否則天誅地滅!”黃無雙跪倒在地,發誓說道。

    “嗯,說實話,本來打算等你們的家人到赤城之后再讓你們去的。但是仔細想想,拿你們的家人為質來要挾你們,下作了了些,我也不屑為之。”秦忘直白地說道。

    “將軍大度,屬下佩服,將軍放心

    ,屬下知道該怎么做。”黃無雙又是一禮,認真地說道。

    秦忘不說話只是微微一笑,但是他明白黃無雙的意思。其實兩人都明白,就算黃無雙的家人還沒到赤城,黃無雙也不敢做出什么投靠黃令的事,原因很簡單,秦忘有實力讓黃金山乖乖交出黃無雙他們的家人,黃令并沒有。換句話,黃無雙要是真惹惱了秦忘,秦忘要求黃金山把他們的家人由活的變成死的,想必黃金山很樂意做。

    黃金山的使者姍姍來遲。

    之所以說是姍姍來遲,是因為秦忘打敗黃明的進攻,并且完全俘虜那些紈绔是在二月,現在都快六月了,足足四個月黃金山才派人過來。

    隨行使者前來的,還有幾百輛大車。上面裝滿了秦忘要求的銀兩、糧食等物資,使者就是李家家主李振和方家家主方森。

    赤城縣庫,本來有四個巨大的倉庫,可是在這些東西面前是那么的不夠看。繡嬸令人特意騰出了整整三個三間屋大的糧庫,才把白銀和銅錢這些貴重的財物裝下來。成堆的白銀和如山的銅錢散發的光芒令人窒息。價值上千萬兩白銀的財貨出現在眼前,讓人根本不敢想象那是多么令人驚訝的一幕。

    還有無數的糧食、武器,臨時征用了王文修建的五十座倉庫才把所有的東西儲藏起來。只這一次,讓赤城一夜暴富,小小的兩縣之地,掌握的財物足足有大燕的一年賦稅。雖然人口很多,在建的工程很多,但是至少一年不用再擔心錢糧的問題。

    “東西我們都帶來了,還請秦將軍放人。”面前的這個赤城之主比自己的兒子還要年輕好幾歲,但是方森一點都不敢小視他,太多的人因為小視他而輸的連褲衩都沒了。

    “東西的數量我的人會去清點,我要的是超過原來三成的量,最好一文錢的東西都不要少了,否則少一文,我砍那些人一只手,就從你方家的公子開始。”秦忘指著方森,冷冷說道。

    “哼,秦忘,你太狂妄了,蔚州幾家的實力不是你能挑戰的!”李振一拍桌子,冷聲哼道。

    “威脅我?你們有這個實力嗎?”秦忘微微冷笑,絲毫沒有把李振的威脅放在心上。

    李振大怒,張嘴要怒斥秦忘,被旁邊的方森制止了。

    “秦將軍,不知道我們現在能否見見我們的孩兒,你也知道,四個月了,家里的人著實想念的緊。”方森放下身份,低身懇求道。

    “自然,人之常情而已。”秦忘微微一笑,沖著門口拍了拍手。

    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很快就走進來一隊人。

    方森和李振抬頭看去,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