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九章 勝者只有一個(8)
    而早在他跳起之前,便早已連好了八鍵技能“御箭”,這個技能沒別的效果——只提供傷害。對于弩這樣的遠程武器,八鍵技能算是一個長技能了,這也意味著它必然有相應的好處。“御箭”是一個傷害充足,彈道穩定的遠程技能。再加上冬眠扣血獲得的強化buff與布武給他提供的加攻擊buff疊加在一起,傷害非常恐怖。而師姐是我們這里血量最少的人,雖說她現在還剩五分之四血,但結合剛才冬眠的小技能擊中三寸陽光時的傷害,一旦這個技能命中,任何有經驗的玩家都容易判斷——絕對會產生秒殺。

    雪城戰隊再一次展現了他們絕佳的配合——由我上我也行起手打出控制,然后冬眠從意想不到的角度和位置,攻擊前者控制住的目標。

    此時距離師姐距離冬眠有200米之遠,這對于弩來說并不是一個很好的距離。弩的最佳射程在50米到120米之前,再遠就更加適合弓箭,而不是弩。雖然師姐現在被眩暈控在原地,但是想在這么遠的射程內命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冬眠的手真的很穩,完全不像是一個只玩了半年弩的玩家。從技能飛出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這一箭必然會中。

    不止我發現了這一點,師姐顯然也發現了,她趕忙交出歌行試圖躲避。但我上我也行展現了他驚人的天賦,早在他打出重錘的控制之后,便高高躍起,接著連出了短技能摧心掌,剛好卡在師姐交完解控的時間,再次將她暈住。雖然摧心掌的眩暈時間很短,但如此短暫的僵直在高水平的對局中確實致命的。正是因為這后續的控制,使得冬眠的技能直接命中師姐,后者的血條如突然消失了一般,角色也隨著倒地。

    師姐:“我的我的,對不起,我大意了……”

    我:“沒事沒事,我也沒注意,冬眠血量很殘,還有的打。”

    我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在突然失去了最主要也是最穩定的輸出后,團隊賽的走向明顯對我方不利。

    在冬眠帶走師姐之后,山坳里的戰斗更加激烈,三寸陽光頂著對方的攻擊在李探花的配合下收掉了殘血的冬眠。而布武和飛鳶則都將自己的傷害灌在了三寸陽光的身上,他們頂著晴天有雨強連的臨風高歌槍,直接把三寸陽光帶走。

    由于沒有隊友的配合,晴天有雨的臨風高歌槍只獲得了李探花傷害的加成,壓制了二人三分之一的血量。

    而我這里因為之前給白霜換了不少血,而我上我也行也被我和師姐剛才聯手耗下去一些血量,所以現在在血量略微處于劣勢的情況下和他進行單挑。

    我心里很清楚,我們這場單挑雖然不在主戰場,但勝負決定了本場團隊賽的走向。我方正面先是處在三打四后是處在二打三的不利局面中。如果我能順利擊殺我上我也行及時趕過去支援,那么我們還有一些機會可以取勝。相反,如果這個換血比高達200%的人殺掉我,再過去支援形成4打2的話,那么我們必輸無疑。

    我現在大約還剩三分之二的血量,我上我也行則還有四分之三。毫無疑問,這成了一場關于換血比的決斗。此刻的觀眾大概也想看看是我這個MVP呼聲最高的人名副其實,還是這個換血比超越整個聯賽的人在單挑方面更加不科學。

    我自認打拳師還是有心得的,大部分中低端局中,劍客打拳師有一定的優勢。原因不難理解,劍比空手要長那么一些,而且劍是武器中比較靈活的,只要使出以長搏短的打法,拳師肯定占不到便宜。

    但一般而言,隨著競技場分數的提升,在會玩的拳師面前,劍客占不了太大的便宜。相比于劍,拳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拳法的短技能多,可以通過更快地連招將技能釋放出來。比如劍的A技能被拳的B技能克制,在劍客先進行技能A連招的情況下,拳師可以利用自己的預判連技能B,因為技能鏈短的緣故,兩個技能幾乎可以同時放出來,達到克制的效果。因此,這兩種武器可以說是各有優勢,在高端局中,劍和拳之間的勝率無限接近百分之五十。

    我曾經看過多場我上我也行的錄像,在與劍客交手時,他是一個很明白后發先至道理的拳師。而他靈性的走位和能夠熟練利用“打一套就閃”的機制也是他之擁有超高換血比的保證。

    我與他過了三招,明顯感覺到他的操作比那天熒惑戰隊被我1V2打死的兩人要好上很多。懂得適時的突進與拉開距離,看來為了和我對抗,他也做了很多功課。

    拳師的傷害技能很多,我在輸出的同時,注意閃避他的即時傷害技能,卻對持續傷害技能避無可避。他似乎也不急著將我的血線壓下,而是忙于給我掛上各種各樣的負面buff。

    因為這樣的原因,我的血量一直占有優勢,但我很清楚,現在的優勢都是假的,對手很清楚,在操作不占優的情況下可以利用持續掉血的debuff盡量把我耗殘,同時,他時刻準備著利用技能“驚天”和我一決勝負。

    驚天是拳師的重要技能之一,是一個比較容易連出來的七鍵技能,其本身傷害平平,卻有一個特殊的機制——清除目標的所有負面debuff,而每清除一個debuff,技能的傷害就會增加百分之五十,對手身上的debuff越多,便會受到越多的傷害。一般來講,如果給拳師掛上了四五個debuff后,再中驚天的時候爆出來的傷害會讓人看不懂。

    我上我也行此刻已經無法逃出我的劍光,他唯一的選擇就是先一步將我擊殺,而我的血量目前是占有絕對優勢的。這時,我見他開始連驚天,趕忙趁機躲避。但他的連招也十分熟練,無論我怎么走位,始終沒辦法躲開他的攻擊。

    而驚天是一個指向性技能,一旦讓他發出來,便無法通過走位閃避,眼看他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