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九章 勝者只有一個(3)
    而周震宇則是趁機讓宋怡去偷家,這么一來,對方殺了我之后肯定要考慮派兵回防。那么其他人則是順理成章地在中央據點附近埋伏,讓劉傳浩搬運木材的同時準備火計。

    看來算計隊友的人不止是趙宣,周震宇也是其中之一,他一早把我定位為魚餌和戰術的犧牲品。至于這個計劃能不能成功,就看我能拖延多長時間了。

    雪城戰隊對我的包圍也顯得很謹慎,似乎是忌憚我的個人能力,并沒有因為人多而貿然前壓,而是不斷地用弓箭進行遠程消耗。可憐刻舟雖然血量掉不了太多,但手下的士兵卻死傷慘重。

    我:“對面應該有三股部隊圍著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三個選手在附近。”

    避免和我短兵相接的另一個好處就在于是我一時半會摸不清他們的虛實。

    我:“我覺得我也不用做什么,時間就被我拖住了,他們似乎不敢貿然前壓。”

    周震宇:“我猜也是,你知道他們為什么不敢貿然進攻嗎?”

    我:“因為忌憚被我換掉一個人?”

    周震宇:“那只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在于他們不能完全把陣型的矛頭對向你,而要時刻防止我們的支援。他們其實是想執行圍點打援的戰略,利用你來取得更大的戰果。”

    我:“呵,誰知道你這人根本不帶猶豫,直接就把我給賣了。”

    一般來說隊內核心被圍,其他人都會想辦法支援,尤其是我幾乎是滿血滿狀態帶著兵被一點點消耗的,若是及時支援,完全可以搶救一下。但周震宇這人太過冷血,在戰術上不走尋常路,不僅果斷把我這個所謂核心給賣了,更是提前預謀拿我充當誘餌。

    對方試探了五分鐘,見根本沒人前來支援,方才大軍壓上,可憐我在數倍的兵力和三名玩家的夾擊下僅拼死換掉了一個副官和白霜一半的血量。

    我:“我這有三個人,我死了,你們加油。”

    李探花:“你的死是有價值的,我已經和主力匯合了,等他們過來就點火。”

    宋怡:“我已經開始拆他們家大門了,他們應該收到了警報。”

    游戲里為了避免偷家這種戰術太過容易,在基地的兩側都安裝了“大門”,其中正面戰場的門比側面戰場的門要更加堅固一些。除了應付偷家意外,處在劣勢的一方還可以在門后據險以守。

    由于我過早陣亡,我們雖然擁有糧草上的優勢,但依舊處在四打五的不利局面中。沒想到決賽的第一場比賽,我就早早失去了游戲體驗,根據游戲規則,我既不能退場,更不能窺看隊友的游戲屏幕,只能像傻子一樣盯著自己的黑白顯示器。雖然我不是教練,即使陣亡依然可以在聊天頻道說話,但現在我的隊友們都在緊張的戰斗中,當我報完了“對方有三人圍剿”這一最后有用的信息后,恐怕沒人愿意再搭理我這個“死人”了。

    我趁著死亡無事可做的時候,抬頭看了看場下。卻見很多粉絲都已經站起來觀看比賽了,我們這些選手坐的位置因為視角問題自然看不到大屏幕,不過從觀眾的反應來看,似乎局面非常緊張。也許我這樣早早地被隊友賣了,也是大出很多觀眾的意料之外的。

    不過,雖然我現在死了,但從客觀角度來說死得還是有一定價值的,我不僅成功探明了對面主力的信息和位置,更為隊友爭取到了伏擊的時間。戰場的風向是隨機的,而風向往往決定火計的成敗。剛進入比賽,我們就發現風向是從對方營地往我方營地吹的,換句話說,我們處在下風口,這種風向對我們十分不利。但周震宇這一通操作把我一賣,成功地包抄到了對方的后面,這么一來風向反倒變得對我方有利了。

    而宋怡搶先一步推到了對面門口,對方在不清楚我方主力動向的情況下,先行回防是最穩妥的決定,他們肯定認為現在五打四,是有絕對優勢的。不料這一回防,恐怕剛好會撞到我們進行準備的圈套里。

    師姐:“他們來了,他們來了。”

    周震宇:“我看看,嗯,差不多了,我點火了。”

    三寸陽光:“別急,慢慢打慢慢打,火燒得不錯,慢慢打能打贏。”

    ……

    正面直接開戰,隊內語音一片混亂,我倒是有難得的空閑欣賞場內觀眾表情的變化。他們有的人長大了嘴巴,有的人直接激動地叫了起來。想來我們這個火計燒的不錯,在木材的助燃下似乎能夠以少勝多。說來奇怪,自從我的屏幕變做黑白之后,仿佛暫時性地與這場決賽了沒了關系,也根本不緊張了。

    經過一陣吵吵嚷嚷地溝通,我們似乎打贏了正面的決戰,推進了對方家里。我感到很奇怪,以前和這些隊友融為一體時不覺得,現在以一個完全孤立的視角再聽這個麥克風簡直吵得不行,我不禁懷疑難道自己平時也是這樣嗎?

    接著頻道里瘋狂傳來諸如“奈斯”、“贏了”之類的歡呼,不過我早已是一個死人,這些和我似乎有關系,又似乎關系不太大。

    于是,在人生中第一次決賽的第一場比賽,我就這樣毫無游戲體驗地躺贏了。這種感覺雖然沒有盡力游戲后那么興奮,卻也有一種不勞而獲的快樂。

    大家摘下耳機,紛紛擊掌慶賀,看我似乎沒有其他人這么愉快,周震宇趕忙道歉道:“我這也是沒辦法啊,我和你百分百保證,賣你絕對不是原計劃,只是對方的應對也很高明,我這是迫不得已執行了planB啊。”

    我擺了擺手:“沒玩到游戲無所謂,能贏就行,我又不是不能為團隊犧牲,當一回工具人的。”

    當然,大家的歡快氣息并不能持續太久,因為接下來還有團隊賽甚至擂臺決勝要打,戰場賽初戰告捷也僅僅是開了個好頭而已。雪城戰隊發現被“賣陳聊”戰術擺了一道之后必然發起更加猛烈的反撲。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