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一章 心劫(鄭銘川)
    和很多人想得不同,從最一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和別人的區別。我的起點是很多人的畢生都到達不了的終點,對此我心懷感激。但母親和我說“你應該有意識地用自己的努力去填補這種差別,以免讓他人感到不適。這樣,才算是一個有素質的人。”

    所以在和他人交往時,我希望大家能看到的是我——鄭銘川,而不是鄭士行的兒子。對我而言,陳哥是特殊的,他是第一個在陪玩軟件上給我下單的人,換句話說,也是第一個承認我作為鄭銘川的價值而不是鄭士行兒子價值的人。

    而一個人的價值又分為好幾種,大家很容易想到,很多人與我交朋友是沖著錢來的,這說明他們承認我作為一個有錢人或者富二代的價值。也有的女生與我交朋友,是沖著我的外表來的,這說明她們承認我作為一個帥哥的價值。但我一直很認同她的話“把這些除掉,你還剩下什么?”,這也是為什么她在我的內心不可取代的原因。

    外表也好,錢也好,對我來說都是天生得到的。而我其他方面的素質卻著實一般,我當然不想成為她心目中“有錢的傻瓜”。所以我一直在努力鍛煉其他方面的能力。但當陳哥找到我,并承認我的游戲實力時,我認識到,眼前這個人不可能知道我的來歷,他只是單純地看重我的游戲才能而已,而這,是我為數不多的后天獲得的技能。

    嚴格意義來說,在游樂園里打工當然才是我的第一桶金,但這并不能算是承認我個人的價值,畢竟,皮套里的人是誰都可以。而陳哥那天讓我參加的線下活動,既要靠游戲實力,還得靠演技,這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作為自己的價值。所以他后來找我打職業,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然而最近卻遇到一件麻煩事。前段時間,父親找到我,說是讓我多多留意電競行業的底層情況,這個行業現在蓬勃發展,對于全行業的估值每年都在提高,去年更是達到了夸張的八百億。所以,他也想進入這個領域,分一塊蛋糕。

    這事倒沒什么,我一口答應下來,但他又說要給我們戰隊投資,這一建議當即就被我拒絕下來。我出來打職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闖出一番自己的天地,至于我職業生涯是否順遂,我們的戰隊收盈如何,那也全得靠我自己和隊友們的努力。如果讓父親介入,事情自然會變得簡單而又復雜起來。

    在我明確表示拒絕后,父親卻說我太天真了,是在溫室里長大的,現在熬到成年,出來工作,卻全然不懂得社會的險惡。他說,照他的看法,我們戰隊現在還沒法實現收支平衡,雖然不知道幕后是誰在自掏腰包,但這種情況如果他不幫忙,肯定沒辦法長久經營。

    我卻認為靠著哪怕現狀如此,但憑借我們的努力,絕對可以扭轉頹勢。而且我告訴他,前段時間,我們戰隊剛剛談成一筆贊助,很快就要到G市去做線下宣傳活動。但父親卻說,這不是努力不努力的問題,我還太年輕,過于理想化,從小享福享太多,是資本的既得利益者,根本不明白在出了羊圈之后,資本的力量有多可怕。

    我們誰也說服不了誰,末了,他告訴我,既然我不相信他的話,那他就借著這次活動的機會讓我看看資本到底能做到些什么,也順便希望我多理解他這個當父親的,一直以來在和什么樣的魔鬼共舞。

    我懂他話里的意思,他話里話外雖沒有明說,但肯定還是希望我有朝一日能夠繼承家業的。

    到了活動當天,現場來了很多粉絲,他們舉著我們戰隊的粉絲牌,自活動開始就魚貫而入,我拍了好多張現場的照片,因為這些粉絲對我們的歡迎,恰好就是我們努力的證明。

    這些粉絲牌不僅制作精美,而且根據我們戰隊的實際情況造了很多有趣的梗。我在后臺登場前凝神去聽,發現這些粉絲們的口音各不相同,似乎來自天南地北不同的地方。很明顯,他們是看到我們微博發布的活動公告,從很遠的地方專程前來這里捧場的。

    我有些感動,心里暗中發誓一定要好好表現,以回饋這些粉絲的熱情。

    活動的進程一直不錯,登臺與我切磋交流的那位幸運粉絲似乎十分關注我的比賽,他說出了很多我在比賽中的打法細節,而且似乎是從我們戰隊的第一場比賽開始就一直追隨至今的。想不到有朝一日,我居然也有“死忠粉”了,給他簽名的時候,我很緊張,想要盡量把字寫好,但反而弄巧成拙,一不小心在簽名版上寫滑了。不過,我還是很開心,因為這正說明付出就是有回報的,入隊以來的刻苦訓練并沒有白費。

    然而活動接近尾聲,現場卻突然出現了意外,壓軸登場的陳哥居然輸給了登臺的幸運粉絲。這事極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到場的粉絲似乎也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大家在臺下議論紛紛,不過好在沒什么人發表一些惡意的言論。

    我自認算是個游戲理解還不錯的人,但一時之間卻有些無法判別到底是陳哥發揮失常了還是這個兜帽男確實厲害。因為對局中有很多明顯不應該是職業選手犯的低級失誤。對局結束后,我看到陳哥一臉落寞,看來事先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網上的很多言論都認為我們戰隊雖然在次級聯賽作戰,但是具備在頂級聯賽比賽的實力。而陳哥作為隊內核心,他的實力自然更是不言而喻。從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很強,更恐怖的是,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他又變強了好多,而且對于新版本矢量鍵盤的適應之快令人咂舌。

    我暗想,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游戲天賦吧。對此,我即羨慕又慶幸,作為一個職業選手,我羨慕他擁有這樣的能力,作為隊友,我又慶幸像他這樣實力強勁又幾乎有無限上升空間的人不是我的對手。

    然而,今天卻突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雖然陳哥心里不好受,但我的腦子里卻也一團亂麻。從打法來看,這個兜帽男似乎不是任何一個已知的職業選手或是知名主播,但卻擁有如此強勁的實力,這個人是從哪來的呢?

    想到這里,我脊背有些發涼,父親“讓我看看資本到底能做什么”的話還在耳邊。難道這個人是父親請來的?為了讓我明白有些事情不是靠努力就行,所以他動用手上的資源找到了這么一位隱藏高手?

    這么一想,如果是為了“給我一個下馬威”,那么,這件事無疑是做到了。但陳哥對我有恩,如果這個兜帽男真的是父親請來的,那么我無疑是對不起陳哥了。回程的路上,我不敢多說話,因為隊里其他人也在車上,我也沒辦法找父親核實這件事情。一路煎熬,我好不容易回到了基地,撥通父親的電話,質問他這個兜帽男的事。

    但他卻說他也不清楚,他確實要在線下活動中給我展示一下在資源面前,一個人的努力其實很渺小。但卻不會通過這種方式,更不會傷害我和我的隊友。

    然后我便問他做了什么。他說,線下活動的那些粉絲,都是他請來的。一來為了給我們捧捧場,二來也好讓我在志得意滿地以為是靠自己的努力獲得這些關注的時候,拿出證據,讓我體驗一下現實的殘酷。

    我驚訝地表示,這絕不可能!來現場的這些人絕對是認真看比賽的,而且從口音判斷,他們來自天南地北。和我互動的那個粉絲,說出了很多比賽細節,如果這些人真的是父親請來的水軍,是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

    電話那頭,父親笑了,他說我太小看資本對于輿論的控制力量了,直接請水軍是最低級最沒有效果,也最容易被聰明人識破的手段。關于我們戰隊的話題熱度,他一直在暗中安排人運營,帶領風向,尋找熱點和梗,博取關注。

    接著,他發來了幾張圖片,以證明自己所言不虛。令我驚訝的是,關于我們戰隊最火熱的幾條視頻和微博討論,背后的創作者居然都是父親的手下。這些媒體大師敏銳地把握了什么樣的話題最能引起大家的興趣和探討,然后通過精彩的文案和設計,讓娛樂性和競技性同時得以體現,成為了戰隊受歡迎最大的推手。

    父親說,現在你覺得七連勝這件事在多大程度上決定了你們受歡迎?

    確實,見識了父親的手段,我不得不承認,就算是七連敗,他也有辦法把我們戰隊的熱度炒高。可以說,最高明的營銷手段是讓對象潛移默化地受到影響,在完全意識不到自己被推銷或者被帶節奏的情況下接受一種理念,進而接受一種實體或是虛擬產品。簡單來說,把這種手段稱作“洗腦”也不為過。

    經過這件事,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天真,但卻沒有否定自己的想法。她和我說,成敗都是一時的,浮于表面的東西總不能長久。我相信,只有自己擁有過硬的實力,幾十幾百年后,沒人造勢之后,當別人給我們客觀的評價時,才會說“嗯,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

    來到賽場,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表現,就算這些粉絲是被“洗腦”的。但我相信至少在這一刻,他們是真心喜歡我們。我不能讓別人認為自己的粉絲是愚蠢和盲目的,我不能讓他們在圈里圈外抬不起頭來。我要用自己的表現來證明,我配得上他們的喜歡,而喜歡我的他們,是一群真正明智的人。

    比賽即將開始,但隊伍頻道卻出奇的寂靜。我知道受到前天事情的影響,陳哥的心情和狀態肯定會受到一些打擊,但我們只要圍繞另一個核心謝姐姐打,應該還是可以取勝。

    想到這里,我試圖在頻道里說一些玩笑話,活躍一下氣氛,誰知卻沒人理我,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對,而后續的比賽進程也驗證了我的想法。陳哥和謝姐姐接連出現重大失誤,比賽局勢逐漸陷入劣勢。

    我知道,雖然在我們戰隊的體系中,我并不是核心,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必須要站出來。我主動接過指揮的重任,打算換一種節奏進行嘗試,以突破困境。就在這時,劉傳浩不知為何突然沖入敵陣,以幾乎“白給”的方式,送出了人頭。

    看到這一幕,我有些發懵,聯系我昨天晚上給父親打電話時無意看到的一幕,一個不太好的想法在我心里產生。

    當時為了避免其他隊友聽到,我從基地下樓,在火鍋店的背面找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打電話。電話打到一半,我卻忽然看到劉傳浩和另一個拿著皮箱的人出現在這里。還不等我做出反應,他卻忽然像見了鬼一樣慌張地離開。很明顯,劉傳浩也是想找一個無人的角落和這個拿皮箱的人見面,只是恰巧撞到了我。

    雖然當時看他的神情有些心虛,但我并沒有多想,而結合他今天的表現,難道說——

    我向來不愿意以惡意去揣度他人,但他昨天鬼鬼祟祟的樣子太可疑了,而那個皮箱里面,裝的是錢嗎?我知道劉傳浩家里條件不太好,和我這樣的人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覺得難受。但大家都是隊友,我也一直注意絕不能流露出一點類似“同情”或是“憐憫”的情緒。而且我相信,以我們現在的收入,他應該已經度過了最困難的時期。

    但是,他會不會為了獲得更多的收入去打假賽呢?

    這事成了我比賽中深深的疑慮,在隊伍節奏不佳的情況下,我能感覺到自己后半程的發揮也極其糟糕。想起了父親關于努力這事的言論,想起可能發生的假賽風波,想起了所謂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在這樣焦慮的心態下,我們順理成章地輸掉了比賽。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