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章 狗血的劇情(3)
    所謂大家容易掌握,也就是指操作難度不太高的,當然,我肯定不能在直播間公然把這話說出來。

    鄧廣源:“你這樣操作來操作去?一會走位躲技能,一會又卡技能CD,哪里容易掌握了?”

    我:“所以我這不是正在研究嘛,對了,你在這閑逛,你自己活動肝完了?”

    鄧廣源:“嗯,昨天來之前就肝完了。”

    我:“這么快,是不是抱上了哪個妹子的大腿?”

    以鄧廣源的操作想要以這么快的速度通關所有的活動,似乎只有抱別人的大腿這一種可能。

    我:“你不會是最后奴顏婢膝地和宋怡一起過節了吧。”

    鄧廣源:“滾,我是一個人做的,三倍收益,單身狗中的極品,說的就是我。”

    我扭過頭去,帶著一些懷疑的目光望著他:“你這是怎么做到的?”

    鄧廣源:“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大家各施各法嘛,你這個任務根本沒必要這么打。你讓讓,我來讓你看看我是怎么打的。”

    我將角色拉到一個離boss較遠的位置,把座椅讓給了他:“這兩boss已經掉了一大半血了,我幾乎沒怎么掉血,現在就算是你,應該也能打過了。”

    鄧廣源:“我可是不是要像你這樣硬剛,從現在開始,我保證不掉一點血,把這兩個boss打倒。”

    由于鄧廣源的賬號也是一個劍客,所以技能操作和連招他還是得心應手的。但他卻并不與兩個怪物正面硬拼,而是繞著八字把怪物拉到了一個離刷新點比較遠的地方。

    鄧廣源:“你直播還開著嗎?”

    我:“開著。”

    鄧廣源:“咳咳,觀眾朋友們注意一下,現在是龍淵戰隊的首席技能開發師代播,我的游戲理解是那個什么陳聊無法企及的。”

    我:“……”

    鄧廣源:“你們注意下,在我們進入戰斗的位置大約30米的地方有一塊石頭,你直接沖過這塊石頭,怪的進攻模型很智能,他會繞過石頭來打你。所以我們直接這樣拉沒有意義。”

    說話間,鄧廣源帶著兩個精英怪沖過了石頭,我一時之間有點吃不準他要干嘛。

    鄧廣源:“我剛才說了,雖然怪物的進攻模型很智能,但并不是完全沒有弱點。大家看,當我們把怪拉遠到一定距離后,他們就會因為本身的機制,而不再追擊我們,然后返回刷新點。大家注意,這個拉脫的距離要把握清楚,然后要保證怪物、石頭以及怪物原本的出生點三點在一條直線上。”

    鄧廣源:“你們看,這樣一來,怪物在直線返回出生點的時候就會被這塊大石頭卡住。這時候你再攻擊他們,他們也不會還手,因為這個時候,觸發的并不是攻擊機制,他們只是一心想要回到刷新點而已。很明顯,游戲的設計者考慮到了玩家可能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地形來限制怪物的輸出,所以把與玩家對戰時的AI設定的很高。但這個返回跑的機制卻被設計師忽略了,因而這方面怪物的反應很傻。大家可以利用這一點,很輕松地通過這一關。”

    不一會兒,兩個不會還手的怪物就被鄧廣源一通白打,最后交代在了這里。他還真的是一滴血都沒掉。

    鄧廣源:“看到了嗎,根本不需要陳聊那樣的操作,大家都能憑自己的能力把這個活動做完。”

    我:“……”

    鄧廣源打開彈幕,發現直播間里清一色的“牛逼”

    “臥槽,開發師大佬牛逼。”

    “我只想到了可以利用那個石頭卡怪,沒想到可以卡反跑,學到了。”

    “陳聊,你別直播了,換真正的大佬來吧。”

    ……

    一時之間我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鄧廣源還真是用一個“冷兵器”輕松地把我解決不了的難題給解決了,這方法簡單易學,有手就行。

    我:“所以你還真是一個人把活動全下了?”

    鄧廣源:“不然呢?副本是實在實力差距太大,沒辦法一個人打,其他的PVE內容,只要是理論上你們這些操作怪一個人能搞定的,我也能想辦法搞定。”

    我:“你這也太夸張了吧。”

    鄧廣源:“不然呢,你以為我是怎么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拿到那些單機游戲的全成就的?靠修改器嗎?”

    我豎起大拇指:“你是真的牛逼。”

    鄧廣源:“行了,還給你吧。”

    他離開座椅,我回到屏幕前卻發現直播間里一片哀嚎。

    “帶哥你別走啊。”

    “教我們把這個活動的全流程通了吧。”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首席技能開發師的粉絲,郭家護院是誰?刻舟是誰?陳聊是誰?完全不認識好不好。對了,大佬,您叫什么來著?”

    ……

    我回頭叫住鄧廣源,指了指屏幕,無奈地朝他攤了攤手。

    我:“這種局面是你造成的,你得想辦法負責到底。”

    鄧廣源:“那你說我怎么辦?”

    我:“簡單,你也開個直播去啊,教這些觀眾老爺怎么肝活動。你的那些技巧才是對大多數人好用的辦法。”

    鄧廣源:“行行行,我知道了。”

    五分鐘后,我在直播間宣布道:“你們大佬也開播了,都去看看怎么打吧,房間號是XXXX。他叫鄧廣源,ID絡緯秋啼,是我們戰隊的技能開發師。唉,原來你們這些粉絲都是假粉絲,在活動的利益面前果斷拋棄了我。不說了不說了,桑心,下播訓練去了。”我賣起了慘,沒曾想這一賣,居然還有點效果。居然有幾個觀眾老爺給我送了禮物,附言都是什么“主播不哭站起來擼”“這是分手費”之類的。

    我:“謝謝大家的禮物,我真得下播了,后面賽程比較緊,下次開播時間不定,估計在打完常規賽之后吧。再次謝謝大家,白白。”

    雖然我這是免費替鄧廣源引了一波流,自己什么都沒賺到。但一來算是做了件好事,二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內心還是能感覺到一些滿足的。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