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八章 無風之夜(4)
    我:“然后你發現其實一個粉絲都沒有來,而且一問群里居然沒人知道這事,再想追問群主,卻發現他通話不接,消息不回,甚至索性退了群。”

    陸瀟:“不錯,我這是活活被耍了。我就不明白,他和我什么仇什么怨,枉費我這么信任他。”

    明星有的時候其實非常依賴粉頭,尤其是像陸瀟這樣有一些名氣和粉絲,但卻不算大明星的人。因為她雖然有粉絲,也有戰隊和管理,卻不像那些大明星一樣有自己的經紀人或是包裝公司。所以只能依賴粉頭這種“為愛發電”的死忠粉,協助組織和提高粉絲的凝聚力。然而所謂千防萬防,家賊難防。陸瀟是萬萬沒想到粉絲群的群主會和她開這樣一個惡劣的玩笑。

    謝流螢:“可是把約定的地點定在醫院門口不是很奇怪嗎?”

    陸瀟:“本來我也覺得有些奇怪的,但一想這對面不就是古街嗎?我以為醫院只是個集合的地方,然后大伙一起去古街逛逛,所以就沒多想。話說回來,你們倆個為什么在這?”

    我:“哈,巧合,完全是巧合。”

    陸瀟:“你說這個群主他整我這么一下圖什么?”

    我:“圖什么?很簡單啊,你穿著《書名》人物的衣服,然后混到人家奔喪的隊伍里,又被記者拍了下來,最后人家一看,嘿,你還是個職業選手。到時候人家就會說什么你在人家墳頭蹦迪之類的。”

    陸瀟:“好吧,所以前幾個月說有人不擇手段要搞垮游戲并且挖了好多主播和職業選手的黑料,這事是真的?”

    我:“當然是真的,像今天對你的這種手段算是他的老套路了。”

    一看陸瀟這樣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安心打游戲的那種人。幕后黑手的事情鬧得這么大,很多職業選手也都簽署了對抗他們的協議,但很明顯,她不是其中之一。而幕后黑手似乎也很狡猾,專挑這樣沒有防備的人下手。

    謝流螢:“我們已經和他交手過好幾次了,你們決賽前陳聊還著了他們的道,害得聯賽損失了金主爸爸。”

    陸瀟:“哦~我說怎么到了開卷杯炸雞帝的廣告標簽就給撤了呢,原來是這么回事。”

    她還真是后知后覺,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事發的時候她應該正在專心準備與書閣下戰隊的決賽,自然無暇關注其他。

    陸瀟:“那既然你們這么有經驗,那告訴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啊?照這么發展,這事不僅會影響我個人和戰隊,還會影響整個電競圈。”

    是啊,職業選手奇裝異服出現在奔喪的隊伍中,怎么看都像是騎臉嘲諷。要是給網絡上的語言家們抓住,不知道會編出什么樣的段子呢。

    我:“唔……為今之計我覺得你還是盡快聯系你們戰隊的公關好了,這種事情講究的就是一個先下手為強,誰先發了消息,誰就能搶占輿論高地。你把你和那個群主的聊天記錄通話記錄什么的都通過你們官博先發出去,這樣就可以先聲明你是受害者了。這事一定要快,在那些媒體記者把報道寫出來之前。我們可不能確定拍照的人里面有沒有什么網絡自媒體,這些人要發個消息可太快了。”

    陸瀟:“哦哦哦,我知道了。”

    接著她趕緊幾通電話聯系了戰隊的管理和公關,把情況大致說了一下,電話那頭也表示會全力配合。這么看,這場輿論危機,因為被我和謝流螢無意間撞上,似乎可以消弭于無形。

    謝流螢:“對了,關于那個粉絲群群主,你有什么線索嗎?”

    我們當然不想放過一絲線索,現在來看,這個粉絲群的群主與幕后黑手有聯系的可能性很高。

    陸瀟:“只在網上聊過,現實中還沒見過。如果他在語音通話里用變聲器的話我連他是男是女都無法確定。”

    我:“這樣啊……那確實有些難辦。”

    話題是聊完,卻看見我和謝流螢點的兩人份的早餐幾乎被陸瀟一個人吃完了,而她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臉紅道:“呃……你們是不是還沒吃?我買單,我買單,你們隨便點。”

    我:“不用不用,你先忙你的吧,這場輿論風波說不定還有什么后續,你得時刻盯著才行。”

    陸瀟:“行,那我就先回去穩住粉絲群了。”

    謝流螢:“順便問問群里有沒有人認識這個前群主。”

    陸瀟:“這我知道,但你們別報太大期望。雖然他當群主有好一段時間了,但這次才是第一次組織粉絲的線下活動,我估計大家應該也不認識他。”

    我:“看來這枚棋子早就潛伏在這兒,只是等著找個最好的時機使用罷了。”

    有人大年三十過世,偏又長假的最后一天頭七,這實在是再好不過的機會。

    陸瀟:“行,那謝謝你們了,我先撤了,祝你們早點加入頂級聯賽,若是賽場上遇到,我先讓你們三招。”

    剛才還和善可親的謝流螢一聽這話忽然面露殺氣:“不用了,謝謝。”

    陸瀟并沒有察覺哪里不對,便自己下了樓。

    我:“這事不尋常的地方很多,陸瀟那個粉頭是怎么知道你們小區那家死了人的?”

    謝流螢:“是啊,要把事情鬧大不僅要知道這家人要給死者過頭七,還得清楚他們打算利用這一天到醫院門口鬧事。”

    我:“所以,這人不會恰好是死者的熟人吧,沒準現在就藏在奔喪隊伍里呢。”

    謝流螢:“呵,那你要這么說的話,再陰謀論一點,這么多巧合加在一起,死者的死和這人有沒有關系?”

    我:“這……應該不會吧,交手這么多次,這個幕后黑手的手段雖然卑劣,但應該還不至于為了抹黑一個職業選手就去殺人。”

    謝流螢:“也是,殺人這種事情,風險和收益也不成正比。”

    我:“沒別的辦法了,不能指望陸瀟那頭會問出什么,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去醫院門口看看吧。”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