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三章 早有預謀(4)
    “那個打死你十幾次的BOSS在哪呢?”我殺氣騰騰地問道。

    鄧廣源:“你沿著這個方向一直走,走兩分鐘就能看到。”

    可能是操作的人換了,此時鄧廣源的小劍客也忽然自信起來。面對那個像章魚一樣的怪物,三下五除二便還劍入鞘。

    我:“就這個?”

    鄧廣源:“臥槽,你怎么打的?”

    我想了想:“嗯……就很自然地躲開它的攻擊,然后用劍連技能就好了。”

    鄧廣源:“……”

    看他臉上的表情,我明白過來,所謂“很自然地躲開它的攻擊”,并不是對每個人來說都“很自然”。

    我:“BOSS也打了,現在往哪走?”

    鄧廣源:“我也不知道,你到處看看吧。”

    走了一段,發現這個地方簡直無邊無際,小怪倒沒有很多,但周圍的環境中經常會出現一些不自然的光影。它們一會兒如火花般閃動,一會兒又消逝得無影無蹤。

    我在里頭逛了大約十分鐘,并沒有什么靠譜的發現。忽然電腦屏幕一黑,一陣讀條過后,賬號又被傳送了出來,而地點似乎也在潁川附近,卻離我們進入的地方很遠。

    我:“這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出來了?”

    鄧廣源:“不知道,莫名其妙地進去,又莫名其妙地出來,再去找那兩個NPC試試,我記得坐標。”

    我按鄧廣源記下的坐標來到進副本的位置上,卻見此處空空蕩蕩。

    鄧廣源:“不可能,就是這,剛才明明有兩個NPC在這里的,你不信可以調錄像看一下。”

    “信,我當然信。”我做賊心虛,剛才背著大家把錄像功能關了,同時,為了避免錄像錄到“有人關了錄像”這件事,我把鄧廣源今天一整天的錄像全部刪了。此時若是去找錄像,豈不是穿幫穿得厲害了?

    “但現在這事怎么解釋呢?”我從電競椅上站起來,看向身后的兩人:“兩位有沒有什么高見?”

    冷梓和徐志強一齊搖頭,這種情況誰都說不好,沒準是我們無意間發現了游戲里的一個什么漏洞,而十分鐘后運營人員發現我們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覺得這不是我們該看的東西,便將我們趕了出去并且把作為入口的NPC給刪了。

    我:“徐哥,那我回去訓練了?”

    查了半天一無所獲,大家不免感到有些挫敗,就在這時,謝流螢忽然道:“你們看看游戲世界頻道,在說一件怪事。”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果然看到世界頻道議論紛紛,大家都在討論一件事——剛才公屏報道,世界BOSS岳幕忽然被擊殺了。

    岳幕是整個東海事件的幕后策劃,實力超凡,是隨著新版本剛推出的世界BOSS,按照游戲里的設定,他每周會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是他露出運功罩門的時期,玩家可以在那個時候組隊擊殺。但像他這樣的世界BOSS,就算是進入了運功的弱勢期,有破綻的情況下,不組織個上百人,擊殺一事根本無從談起。而平常他則是處在所謂的“無敵狀態”,玩家的攻擊根本無法對其造成有效傷害。

    而且這事引起大家議論紛紛的原因就在于現在這個時間點,并不是他所謂的運功弱勢期,理論上來講沒有任何玩家能對他造成傷害。但偏偏就在這個時間點,整個游戲世界都看到了他被擊殺的信息。

    而我剛才在那個莫名其妙的游戲異空間里,那里根本收不到任何系統提示,所以之前也不知道這個事情。

    而且更奇怪的是,世界頻道里有玩家表示,在公告刷新前的十幾分鐘,剛好有玩家路過岳幕附近,那時候的岳幕不僅處在滿血狀態,甚至根本未進入戰斗狀態。而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后,他居然就死了。

    最讓大家接受不了的是,其實新版本更新到現在也就不到一周的時間,大家只有一次嘗試擊殺他的機會,但卻失敗了,游戲里幾個精英工會組織了幾百人手前去攻略,最終只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內打掉了他五分之四的血量。

    雖然大家通過這次失敗總結出了很多打法,幾大工會的會長也表示有自信在下周“罩門期”完成擊殺。但這個所謂的“下周罩門期”畢竟還沒有到來,所以很多參與攻略的高玩都惡狠狠地表示“放岳幕再活一周。”

    而一些看到游戲內擊殺公告的玩家前去岳幕原本在的位置查看,果然只能看到他的尸體,而更可氣的是,這貨死了之后留下來的寶箱居然沒被人開過。一干人等自然興高采烈地上去開寶箱,可惜卻被告知寶箱另有歸屬。

    這也難怪,世界BOSS是以死前的最后一下補刀來判定最終歸屬的,也就是誰打最后一下,boss就屬于此人及他的隊伍。而這些事后前來圍觀的玩家根本沒有參與擊殺BOSS,想要打開本不屬于自己的寶箱,自然是癡人說夢。大多數人也就是抱著摸一下也不會少一塊肉,萬一摸開了豈非血賺的心態去嘗試的。

    但如果真的是有人擊殺了這個boss,為什么不撿寶箱呢?要知道因為這個新版本的世界BOSS目前還沒人殺過,所以天知道里面會掉出什么樣的寶物來。

    根據以上種種,世界頻道的大部分玩家都開始嚷嚷

    “夭壽啦,世界BOSS岳幕想不開自殺啦!”

    “反派太難了,根本當不下去,岳幕申請斷開連接。”

    “岳幕:我寧愿自行了斷,也不能讓爾等鼠輩拿這周的寶箱。”

    ……

    看來玩家們都把這事當成一起bug事件去看待了,按照《書名》這些天來的運營思路,多半稍候會給出道歉信,并全服發放一點小補償,同時把這boss復活,以供這周的玩家再殺一次。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把聊天窗口設置成僅顯示系統公告,找到了那條世界BOSS被擊殺的公告時間,盯著這個時間,我陷入沉思。

    按這個時間往回推算,岳幕被打倒的時間似乎差不多就是我在那奇詭的渣畫質《書名》里擊殺那個八爪魚boss的時間。我腦海中回想起冷梓關于《書名》的畫面以及優化種種不合理之處的疑問,這個八爪魚莫不是與新出的世界BOSS有什么聯系?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