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三章 經典展品(1)
    隨后的頒獎典禮也在這種令人不爽的氛圍中進行,謝流螢旁邊的小姐姐看了半場總決賽,似乎能夠體會到一些電子競技的魅力,也更能與我們這些電競粉絲感同身受一些,此刻正滿臉愧疚地看著我倆。

    我自然怪不著她,集體行為是集體行為,個人行為是個人行為。網絡日漸普及的今天,大家在無意識中成為了沒有思考能力的烏合之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看完頒獎儀式,我和謝流螢黯然離場,猶如那些即使拿到冠軍也高興不起來的書閣下隊員一般。出了場館的大門,我們發現在場館門外,密密麻麻地圍著很多等待入場的那位歌星的粉絲,他們將道路堵了個水泄不通。

    我們艱難地穿過人群,緊緊握住手中的應援條幅,如同面對狂風巨浪的一葉小舟,更加清晰地認識到自己是少數派的事實。

    因為來看演唱會的人太多,原本下車的地鐵站也到處都是人,我們只得多走了一站地鐵的距離才上了車。謝流螢看我全程一言不發,似乎有些擔心,便拽了拽我的袖子:“別難受了,不是你的錯。”

    對于我的心事,她總是猜得很準。總決賽這般場面固然一來是游戲人氣原本不高導致的,二來是幕后黑手的一番打壓導致的。我昨天的傻缺直播卻也有卓著的貢獻,因為周震宇交代司機這條線必須暗中跟著,絕不能打草驚蛇,所以我也沒辦法在直播里澄清這件事。

    就算澄清又能怎么樣?比賽本身很精彩,包括場上的選手表現以及場內的接引服務和氣氛渲染,但總決賽卻辦砸了。你覺得你盡力了,但大家還是不認可你,這才是最絕望的。

    我:“是不是我的錯,過幾個月自然會有評價。如果游戲就此一蹶不振的話,我也算是壓垮駱駝的稻草之一了。”

    謝流螢:“比賽臨時改到早上的,我本以為要晚上才能結束,所以買的明天的機票。現在時間還早,不如去吃吃逛逛,別想那么多了。或者,你想回去看看爸媽同學也行。”她試圖轉移話題。

    我:“這才離家不到半個月,算了吧,至少等混出點兒名堂再回去。你呢,上次有沒有什么沒玩到的,這次正好補上。”

    謝流螢略微想了想:“其實上次想玩的在市里的景點基本都去過了,這幾天東奔西跑,市外那些名山大川也跑不動,最好能找個不那么累的玩玩。”

    我:“鄭銘川以前打工的游樂園就挺好,沒什么人。”

    謝流螢:“你認真點行不行?還是不是C市老司機了?”

    我:“我想想啊,在咱們這,玩著不累的,還要有地方特色的,嗯……”

    我看到地鐵車廂里的涂鴉,便道:“對了,變臉你看過沒?”

    謝流螢:“沒現場看過,但是在電視上看過,應該差不多吧。”

    我使出了旅游圣經之一的:“來都來了,去看看不也挺好。”

    謝流螢點了點頭,我們兩現在要做的,一是打發時間,二是轉移注意力,雖然有自欺欺人的嫌疑,但我實在不想受到總決賽的影響,帶著消極的心態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

    我拿出手機APP,定了今天晚些時候的票。不過這門票倒也不便宜,地點在本市一家大劇院,電子票上還詳細地說明了地址以及公交到達的方式,一望可知這主要是為了給外地游客提供便利。

    在本市的地鐵上,變臉和熊貓、火鍋等元素一樣,是彰顯本市特色的圖案,也是城市的名片之一。

    只不過我這個本地人至今為止也沒有現場看過變臉的表演。總覺得這東西屬于很久以前,是很老舊的東西,脫離現代生活太遠。

    若要看劇情,現在、電視劇、電影、游戲一大堆,大花臉的表現形式總不如帥哥美女們吸引人。若要看帶有魔幻色彩的東西,遠的有西方那個留著傷疤的戴眼鏡小男孩,近的又有各種各樣的近景魔術師,多數人大概不會覺得千篇一律的袖子一遮,換一張臉比這些更有趣。

    當然,本著尊重傳統文化的原則,我還是帶著恭敬地心情走進戲院。與充滿現代氣息的會展中心不同,這里故意營造出一副復古茶樓的模樣。我們驗票進場,從周圍的客人的口音判斷,來這里看戲的多半是外地的游客,本著沒看過變臉便不算來過C市的想法來到這里。

    戲院的進場區給改造成了一間介紹川劇的小型博物館,展館開頭便說,該戲院在政府的號召下,在弘揚傳統文化這方面開展的一系列工作還是卓有成效的。

    接下來的展板,便是通過文字和圖片結合的形式介紹川劇的起源以及表演特色,另外講到歷史上的幾位川劇大家又給這門藝術帶了怎樣的發展。展覽柜里還保存著大師當年用過的臉譜面具,我隔著玻璃望向展柜里的臉譜。

    因為時間久遠,臉譜掉色有些嚴重,以至于很難分辨其中的色塊,從展柜里能看到的最清晰的東西,反倒是玻璃倒映出的我自己的臉。我的臉恰好映在大師的介紹“XXX給這門傳統藝術帶來了新的生命”這段文字上,顯得十分滑稽。

    我又向前走了幾步,后面的展板上則著重介紹了川劇的一些傳統。尤其是絕活變臉,有什么“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的規矩。

    我拉過謝流螢,指著這行字和她道:“那要是在萬惡的舊社會,你可學不到真本事。”

    謝流螢白了我一眼:“切,誰稀罕啊。以我的本事,就算在萬惡舊社會,也能自學成才。”

    這點我倒是不懷疑,除了老徐,也沒人指導過她打游戲,她卻也還是憑借自己的努力,有了今天的技術。

    “你是可以,哼,上午那些小姐姐可就不一定了。”上午的事情還是給我留下了很深的怨念,我對歌星和追星族本沒有什么成見,但被這么惡心了一下,想要毫無芥蒂也是不可能的。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