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十六章 符號秘辛(5)
    比如你的競技場分數有510分,那么會固定每周發放給你一定的金錢和材料。

    一般來說,要想上到500分,至少要有60級。但一來我和師姐對自己的操作有信心,二者正常來說,因為陰陽內功修煉速度快的原因,目前60級的玩家也不過只擁有第四重的內功,在這點上我們不會吃虧。

    這并不是我第一次和妹子雙排打競技場,以前也有同學讓我帶著一起打。不過那次的游戲體驗不算太好,那個女同學,基本上進了競技場不到兩分鐘,便會變作一具尸體,幾乎把把都是我一打二,孤獨Carry。

    我也曾經和老徐雙排過競技場,那感覺就十分舒爽,雖然我們打的是高端局,但總體上還是碾壓居多,為數不多輸的場次,大概也是因為遇到了一些職業圈的人,實在是技不如人。可惜后來我忙于學業,不然我們肯定能把雙排的分數,提升至3000分以上。

    這次和師姐雙排,我多少有些小緊張,雖然我們曾經組隊打過不少次副本,配合算是默契。但要說PVP的配合對戰,恐怕只有回溯到我們剛認識的那天一起擊敗那個什么“埋葬”家族。

    大家也許還記得,幾天前打活動的時候我曾和師姐有過一次交手,那次我僥幸贏了她一招半式。倘若現在2v2發揮欠佳,則不免要被她貼上“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標簽。

    低分段的人不多,我們排了一段時間才匹配到一組對手。對面是兩個男性角色,一個用劍47級,一個用槍45級。是一個不錯的長短兵器的搭配。

    同時,從他們身上的裝備構成來看,應該是老玩家開的小號,因為他們的裝備非常規整,基本上是該級別所能得到的最好的東西。

    倒計時的時候,拿槍的哥們在附近的頻道里嘲諷道:“又是一個帶妹的傻X,40秒結束戰斗。”

    倒計時結束,那個劍客似乎也對自己的操作十分自信,勇往直前地向我這個52級的“大號”襲來。大家都知道,很多帶有競技性的ARPG端游,在特定職業對戰特定職業時,一般有固定的起手套路。

    而《書名》之中,因為個人的內功屬性及效果千變萬化,就算是對戰相同的職業,起手的套路往往也只能隨機應變。誰要是按固定的套路出牌,必然死得很慘。

    對面這個47級的劍客,看我也是劍客,便選擇了一種非常冒險的打法,他起手踏月拉近距離,然后試圖用技能“劍”在對我造成傷害的同時近身以便繼續連招。

    然而他卻不知道,我對他的一系列行為早有預判。這套操作在我剛認識老徐的時候,就被他列為劍客的“十大送快遞操作”之一,提醒我務必要避免。

    因為對于高手來說,輕功的CD極為重要,而這套操作上來就把輕功交了不說,輕功的短暫后搖僵直也會使得真正的高手有足夠的時間預防你的下一步動作。

    在知道他下面要接技能“劍”了之后,我微微往旁邊橫移了兩步。這么做的目的,是改變自身的中心點。而“劍”的發動條件之一是必須對準對方的中心點,這么一來他的這個操作便不再是技能“劍”而是動作“刺”。

    他就這樣在原地刺了一下空氣,但我卻并不急于近身,而是呆在原地好整以暇。果然,他沉不住氣,繼續試圖用“劍”近身,卻又被我悄悄避了過去,他便又在原地刺了一下空氣,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我有心拿他熱身,他每“刺”一下,我便往前挪一點,躲開他技能的同時拉進與他的距離。在距離四尺左右時,我驟然出劍,為了測試新拿到手的內功的威力,我一劍一劍地連出“微顯志晦”,他在敏捷降低的情況下試圖與我換血,但我在避開他每一劍的同時,卻都把自己的那一劍準確地砍在他身上。

    很快,我的角色做出技能動作,目標周圍出現了銀白色的漩渦,這漩渦逐漸稠密,漩渦中的人亦愈發行動困難。這個時候,他再后悔自己過早地把“踏月”交掉,卻已經來不及了。

    一聲巨響,他被技能效果震開半尺,因為等級和內功的差距,這個技能打掉了他百分之四十的血條,算上之前連技能的動作,此刻他的血條已經下了一半。我趁勝追擊,又是六個連續動作后便踏月和他拉開距離。

    同為劍客,雖然看到我沒有趁勝追擊,此刻卻也知道不好。因為我之前的六個動作構成了一個“連招效果型技能”——滄浪劍氣。它一共由七個動作完成,該技能的連招效果是當你的前六個動作命中了對手。自身便會獲得持續三十秒的buff——滄浪。

    該buff的效果是使你的下一次動作“刺”,變為一道劍氣。是劍客少有的遠程攻擊技能。不過即便如此,你刺的方向也得準,避免劍氣打空。

    很多高手都會在連出這個技能的前六招后,并不急于釋放,而是手握buff,以此來給對手造成心理威懾,使對方需要顧慮如何躲避這道劍氣而產生一些走位失誤。

    此刻的我不僅打了這個算盤,更是想看一看,這個內功的灼燒效果,在實戰威力如何。可惜的是,這個人到現在沒有打到過我,因而心態有點崩潰,已經站在原地不動了。

    我看了看界面的血條欄,好家伙,原來他那個拿槍的朋友已經是尸體了。就在我準備發出劍氣給他最后一擊的時候,這人卻先倒了——被連環三箭擊倒在地。

    “你K頭。”我向師姐抱怨道。

    “你自己打得慢,怎么怪的了我?”師姐在這次對戰中也是一滴血沒掉,想必那位拿槍的少年也吃了不少苦頭。

    我們重新排下一輪,不曾想,這次倒進的很快。進去一看,好嘛,這不是剛才那兩兄弟嗎?同時出,同時進,難怪這次排的快,這大概就叫冤家路窄吧。

    那名劍客看到是我們,直接打出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