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八章 直播生涯(6)
    “兩三年無法恢復?”我沉吟道:“你是說,他和我對戰的時候也是帶著手上的傷和我打的?”

    “很有可能。”

    本來炮臺的事情讓我覺得職業圈的水很深,總有些人想用自己的資歷刷一刷存在感。但現在換了一個角度,又覺得事情似乎并不簡單。

    進行完這番交流,我和老徐又聊了些別的,但因為等級差距過大,只能各自玩各自的。

    我打開直播,先回了趟自己的地盤看了眼建造進度,并向觀眾解釋道:“田里產出的糧食可以供之后的私兵使用,也可以拿來賣錢。主宅是一個相對休閑的玩法,喜歡的人可以布置或是裝扮。同時主宅的風水以及裝飾高級程度也可以少量減少離線時內功修煉的時間。”

    “自己的領地也可以邀請好友來作客。若是關系特別好的好友,在好感度到達刎頸之交之后,可以幾個人共用一片領地,共同建設和發展。其中產出的金錢、材料、私兵等資源是可以共享的。最高的權限歸于擁有“領主”稱號的玩家,出于宣傳和管理的雙重需要,一個職業戰隊的幾名選手通常是共用一片領地的。”

    “還有一種pvp玩法,叫作領地攻防,即兩片領地的人帶著自己的私兵直接開戰,開戰前,必須要領地雙方的人全員同意才可開戰。開戰過程中只有領地的共有者及其私兵可以加入戰場,對站時不僅可以擊殺對方及其私兵,還可以毀壞其領地上的建筑。勝者可以獲得一定獎勵,畢竟建筑和私兵都是寶貴的資源,沒有必要通過這種收益不高的方式進行浪費。一般是玩家矛盾無法調和時,才會進行的對戰。”

    “領地戰雖然也在大地圖上進行,但為了保證對戰公平,參加領地戰的目標在大地圖上只能看到,不能被其他玩家選取,更不能被攻擊,所以這種情形若是被其他玩家看到的時候,時常被戲稱作‘陰兵借道’。”

    就在我滔滔不絕地講解的時候,忽然看到大批的私兵沖向我所在的位置。雖然我不知道這些人想要做什么,但總感覺來者不善。不過在沒有開啟領地戰或是沒受到我本人邀請的情況下,他們是無法進入我的領地的,也無法對身處領地之中的我造成傷害。

    帶頭的玩家角色看起來是一個滿級的賬號,但裝備并不是目前的頂配,甚至可以說是落后了時代兩三年。他坐在戰車上,id十分不友好叫做“請你去死”。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用改名卡新改的id,但他現在的做法和id十分匹配。他帶著私兵把我的領地團團圍住,還指揮弓箭手放箭射我,雖然沒辦法對我造成傷害,卻可以起到嘲諷的效果。

    那個“請你去死”在公屏里叫囂著:“開掛的傻X,有種出來呀。”

    我這才明白過來對方是誰,我回敬道:“這不是1500分的大神嗎?開大號報仇來了?”

    如果我所料不錯,這個人就是我和謝流螢那天在網吧遇到的被我滿血打死的人。畢竟無論怎么想,說我開掛的人,也只有他了。本來在大地圖中找一個人報仇并不容易,但《書名》的領地系統,會標注該領地屬于哪名玩家。

    我昨天買的地又離主城不遠,他一定是昨天恰好看到了這塊領地屬于我,所以開了大號,帶著小弟,來這里堵我。

    此時我可以選擇系統提供的傳送功能,回到任意主城,不理他繼續練級打怪。不過人家都堵到我的家門口來了,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氣?可惜我的大號被盜,不然可以隨便碾壓這個兩年沒上過線的狂妄之徒。

    不過他把我這樣一圍,雖然我受了氣,但是客觀而言直播效果倒是不錯。彈幕也熱鬧起來,等著看戲,這種情況我自然更加不能退縮。但要我一個23級的小號面對一個滿級的賬號外加大量的私兵,我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的。

    那怎么辦呢?我打開好友欄,點開與老徐的對話框。

    “徐哥,幫我個忙吧。”

    五分鐘后……

    那個“請你去死”還在不斷地放著垃圾話,不過他也真算是個人才,罵了五分鐘居然沒有重樣的,我并不理他,也沒有傳送走。這時,我收到一條組隊邀請:

    “如風戰隊、暖陽邀請您加入隊伍。”

    在《書名》的私兵訓練方案中,私兵訓練加成的屬性與玩家人物屬性有關。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一個弓箭手,你的滿級屬性也更接近一個弓箭手的標準屬性,那么你也可以訓練其他種類的私兵,但訓練弓箭手的效率是最高的。

    老徐以前打職業的時候,慣用武器是長槍。這種長武器在戰場賽中最適宜配合騎兵沖鋒,所以以前在戰隊里,老徐在進行家園養成的時候主要做兩件事,一是訓練槍兵,二是養馬。

    于是,在秣陽城南的這個小山谷邊,在這個已經快涼了的游戲中,出現了久違的壯觀景象:前如風戰隊選手暖陽,胯下“追燕馬”,身披銀色的“玄龍誅心鎧”,足蹬絳色“赤羽登云靴”,手持“盈天槊”,帶著他的擂鼓副官、戰車副官、戰旗副官以及三百精騎。殺向“請你去死”的隊伍。

    這一場景,也使得直播間里面的觀眾接連發出“臥槽”的驚呼。

    我料想這個“1500分的大手子”肯定沒見過這般神兵天降的景象,因為不管是私兵的質量、數量以及角色本身的裝備屬性,這個想要請我去死的人都被暖陽碾壓了十萬八千里。更別提對私兵的指揮能力以及本身的操作了。

    暖陽一馬當先沖進了對方的陣勢中,后續的騎兵跟上,直接將對方陣型沖散。憑借裝備和操作,暖陽仿佛在玩割草游戲一般,那些私兵走不上兩合就會被砍死。

    暖陽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請你去死”的項上人頭,對方雖然邊打邊撤,但他的這些私兵不止打不過暖陽訓練有素的騎兵,更加跑不過。

    我借著組隊的機會,趁亂跳上了暖陽戰車副官所駕駛的戰車。我的目標只有一個:殺對方的副官。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