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沒人玩的游戲 > 第三章 說不定是高手(4)
    我:兄弟,你怎么想起來起這么個名字的?

    師姐:令狐笙我老婆。

    我:拉倒吧你,我還說徐清如我老婆呢。

    師姐:沒想到你喜歡這款啊。

    我:怎么?有意見嗎?顏值即是正義,再說了,大家都是單手劍客,方問渠喜歡得,我喜歡不得?

    師姐:令狐仙姑有格局。

    我:說得好像徐大人沒有似的。

    我們從打游戲到開始聊劇情,最后莫名地開始了廚力的比拼,這些插科打諢隨著三刷的最后一個boss掉落了修煉材料戛然而止,是一塊“艮”字材料。

    我:這個打法是你先發現的,這個材料你先拿走吧。

    雖然我這兩個月玩游戲需要玩的比較“功利”,但是江湖道義我還是要講。何況,能夠順利兩個人刷起這個本,已經比我之前預計的要快上很多。

    師姐:“艮”代表山,而且這個字看起來笨笨的,我不喜歡,還是你拿走吧。

    我:這游戲里內功搭配的隨即性很大,看上去笨,沒準出的效果很厲害呢。

    師姐:我就是不喜歡這個字,和效果沒關系,要你拿你就拿,這么多廢話。

    我只得“免為其難”地收下材料,同時心里暗暗納罕,這兄弟性格可真有些奇奇怪怪的。

    之后,我們利用一天的時間,又刷了二十遍副本,獲得了六塊材料,我拿了“艮”“乾”“離”,師姐拿了“坤”“兌”“巽”。我們二人的賬號除了換了一整套裝備外,更是升到了十四級。因為副本打得順利,聊得又投機,我們從早上九點一直打到了晚上十點,這中間都沒吃飯。我們約好各自下線吃飯休息一個小時,再把剩下的兩個材料刷完。

    我關上電腦,站起身來,眼睛還有點冒金星。畢竟幾乎一天坐在這沒挪過窩,至此,算是對老徐腰傷的成因有所了解了。我正下樓覓食,卻接到一個電話,看來電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基友云天打來的。

    “胖子,明天出來打球不?”

    據說每個故事的主人公都有一個叫胖子的好哥們,然而不幸的是在這個故事里,云天好像是主角,我才是那個主角的好哥們——“胖子”。只因我在小學期間確實狠狠地胖過一陣,盡管早已瘦了下來但“胖子”的稱呼還是被他保留了。

    “不了,我在家打游戲。”

    我倆上同一所小學,同一所中學,照著現在的高考成績看,沒準還要上同一所大學。唯一不同的是,他喜歡運動,我呢,更喜歡在家宅著玩游戲。

    “你說說你,不就五千塊嗎,哥幾個暑假打點工湊一湊,給你送一波禮物,有什么湊不齊的,非在那犟。”

    這個提議,云天早在幾天前我把要當職業選手的約定告訴他后他就提出過,不過還是遭到我的拒絕。因為我是真的想看看,我能不能憑借自己的能力走上這條路,如果走了這種捷徑,最后職業生涯混的一團糟,還真不如去上大學呢。

    “你這錢啊,還是留著等我當上選手的那天請我吃飯吧。”我如是說。

    “哦,對了,我打電話是來給你說一件事的。”云天略帶神秘的說,“這兩天和你玩游戲的那個師姐啊,八成用了變聲器,我敢打賭她是個妹子。”

    我說:“怎么,你這兩天一直在看我直播?”

    “不讓送禮物,連直播也不讓看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房間的。”

    我略有些感動,嘴上雖然不說,但所謂好兄弟不就是這么回事嗎?

    “話說,你憑什么這么篤定?”我也有些好奇。

    “以哥對女人的了解,這點小事兒還能確定不來?”云天自信道。“胖子,你可得把握機會啊。”

    “滾”我嘴上罵道,心里卻有那么一些認同,云天從小就長得不錯,兼又喜歡打籃球,在學校的時候自然是有一批迷妹追隨。連帶著我都收到過不少漂亮妹子的禮物,當然,是讓我轉交給云天的。他自己也談過三段無疾而終的戀愛,說到對女人的經驗,他確實比我豐富。

    簡單用過飯,我再次回到電腦前,想到再刷兩個材料就下線,也就沒有再打開直播間。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在一遍遍地回憶中都在想,此時沒有開直播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

    我和師姐再次殺進了郭府

    我開玩笑道:“兄弟,我好基友和我說你是個妹子。”

    耳機的那一頭沉默了五六秒,而后一個悅耳的女聲響起:“你這朋友挺厲害呀,這都被他看出來了。”

    我:“臥槽,咳咳咳,我是說,那個,你還真是用的變聲器啊。那你到底是現在用的女聲還是剛才用的男聲?”

    師姐:“你猜?”

    我:“我不猜,你現在就是我的刷本工具人,打得好就行了,誰管你性別啊。要是剛才打游戲的是你哥,你就趕緊把他叫回來。”

    師姐:“嘿嘿,你這人倒有點意思。”

    接著我們又再次順利地砍倒女鬼,當然,這中途對方并沒有換人。遺憾的是這次一個材料都沒有掉,我正打算離開副本去刷下一輪。

    師姐突然說道:“你剛才說我是你的刷本工具人。”

    我:“嗯,你要是不樂意的話,其實反過來想一想我也是你的工具人。”

    師姐:“你說……趙輕履是令狐笙的工具人嗎?”說著她把角色靠近NPC趙輕履,后者正端詳著剛剛拔下來的原屬于令狐笙的銀針。

    我:“我覺得不是,就算令狐笙有工具人,那XXX(詳見拙作《書名》)才勉強算是。你覺得有問題的話,把他手上的銀針搶過來不就結了。”

    沒想到師姐這個二愣子,真就動手連出了技能“入白刃”,想把趙輕履的手上的銀針打掉。正如前所述《書名》的自由度是很高的,任何NPC都可以作為攻擊目標。當然,用一個十四級的小號攻擊血量和等級全是“?”的絕頂高手趙輕履,這種蠢事以前也有人做過。毫無疑問地被送回了復活點,并且降低了他的好感度,以后你也甭想在任務中得到他的協助,在任何場合點開與他的對話,他都會義正言辭地告訴你“趙某不與偷施暗算的小人為伍!”不過,當你買10壇美酒“孝敬”一下他,他還是會照常與你提供幫助,可見我們趙大俠的原則性并沒有那么強。

    可當師姐連完技能之后,趙輕履并沒有像傳說中一樣用鯤鵬決秒了她以及和她組隊的我,而是后退三步道:“想與趙某切磋,你們可想好了。我這便用一成功力與你們玩玩。”

    我:“這……這是什么情況?”

    師姐:“不知道啊……這個本難道還有隱藏boss?”

    我“咱……打打看?不過,這可是五人本啊。憑我們兩個嘍啰打得過趙大俠一成功力嗎?”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