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都市透視醫尊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下定決心
    “休要傷我老公。”就在那條狡猾的樹枝快要刺入劉樂心臟中時,醫尊突然扇動著兩片小翅膀,從劉樂體內飛出來,一口咬住了嫩綠小樹枝頂端。

    就像小雞吃草似的,輕輕一啄,就把樹枝啄斷了。

    在樹枝化為鮮血之前,就已經吃了下去。

    咂吧咂吧嘴,醫尊嫌棄道:“味道不太好。”

    “不過,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敢傷害我老公,我就吃了你。”

    說著,醫尊再次朝著樹枝啄去,又啄掉了一小段。

    只是后面這段已經長老,比嫩頭堅硬一些,吃起來有些費勁。

    “哪來的小雞仔?”樹妖怒吼道。

    “敢說本鳳凰是小雞仔,你特么不想活了。”醫尊立刻扇動小翅膀,閃電般飛上八千多米高的樹梢,開始瘋狂啄食樹枝最頂端的葉片和嫩枝。

    每一口下去,都能啄斷最嫩綠的一小段。

    雖然味道不太好,但是力量卻能提升,所以醫尊心里還是美滋滋的。

    小黑龍立刻聽到了樹妖的哀嚎聲:“啊,痛死我了,不要啊,不要吃我。”

    此時,樹妖哪里還顧得上小黑龍,立刻把包圍小黑龍的樹枝撤了回去。

    開始全力以赴的對付醫尊。

    樹妖想把醫尊纏住勒死,可是醫尊的速度太快了,他怎么追都追不上。

    醫尊也沒有繼續吃下去,因為她早都吃飽了,肚子就那么大,實在吃不下了。

    接下來,她就圍著大樹飛翔,不讓樹妖去傷害劉樂。

    小黑龍發現劉樂沒事,頓時興奮的飛回來,懸浮在劉樂的頭頂。

    “站住,你個小雞仔,有種別跑。”這是樹妖的吼聲。

    “你個壞心的妖怪,有本事追上我啊!”這是醫尊的聲音。

    小黑龍仰望上去,看到醫尊扇動著小翅膀,在茂密的樹冠中來去自如穿梭如常,身后跟著成千上萬條樹枝和許多樹葉瓶子,都奈何不得她。

    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不由得贊嘆道:“還是女主人厲害。”

    沒多久,劉樂的傷勢全好了。

    他停止針灸,睜開眼睛,和小黑龍一起,朝著遮天蔽日的樹冠上仰望。

    他發現醫尊在飛行的時候,兩條爪子也在不停的邁動,催動的正是光影步。

    想不到光影步也可以在空中施展,速度還更快。

    因為劉樂分明看到,醫尊為了讓樹妖追殺她,還故意放慢了速度。

    要不然,她圍著遮天蔽日的樹冠飛行兩圈,那些樹枝才能圍上一圈。

    劉樂也不由得佩服起醫尊來,同時還為醫尊感到驕傲。

    畢竟這是他的老婆大人。

    “小龍,你說咱們怎么才能殺死樹妖?”劉樂詢問道。

    小黑龍回歸劉樂體內,思索道:“現在比較難,我們還無法做到。這只樹妖,已經擁有五千年的道行,馬上就到了化形的地步。”

    “主人,你還是別想著殺死他了,最好能趕快離開這里。”

    突然劉樂透視到了郝思琦,只見郝思琦還在樹葉的包裹之下,拼命反抗著。

    “老婆大人,救她回來。”劉樂立刻朝著醫尊傳音道。

    “好的。”醫尊答應一聲,立刻朝著郝思琦所在之處飛去。

    樹妖很快發現醫尊的意圖,立刻派出樹枝過去攔截。

    可是,攔截無效,醫尊還是快如閃電般的趕了過去。

    樹妖沒有辦法,就派出許多樹枝和樹葉,把郝思琦死死的包圍在中間。

    不給醫尊靠近的機會。

    醫尊終于被擋在了外面,雙方僵持住了。

    “把人放了。”醫尊嬌喝道。

    “不放。”樹妖氣憤道。

    “放不放?”醫尊威脅道。

    “就是不放。”樹妖冷笑道。

    “有種你把人放了。”醫尊鄙視道。

    “有種你把人搶走。”樹妖也不甘示弱的嘲諷道。

    樹妖奈何不得醫尊,同樣醫尊也奈何不得樹妖。

    雙方都沒有什么好辦法,就互相打起了嘴炮。

    眼看郝思琦傷勢越來越重,劉樂很想上去幫忙。

    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他根本爬不上去。

    就在這時,小黑龍突然出主意道:“主人,我覺得你可以向下挖,樹根并沒有樹皮保護,所以沒有樹干堅硬,不借用我的力量,你也可以輕易砍斷。”

    “而且,樹枝沒了可以再長,樹根要是沒了,樹妖就只有死路一條。”

    劉樂透視向腳下的泥土,發現果然如小黑龍所說。

    “對。”說干就干,劉樂取出龍魂刀,立刻開始向下挖掘。

    “臭小子,你這是想要干嘛?”

    樹妖在和醫尊僵持時,還時刻注視著劉樂的一舉一動,看到劉樂開始挖土,頓時不屑的冷笑道:“難道想要挖個坑,把你自己埋了嗎?哈哈。”

    劉樂不理會,只是不停的向下挖,一挖到樹根,他就砍。

    之前,他砍不動。

    實力提升后,砍這些樹根并不怎么費力。

    樹根一斷,就像樹枝斷了一樣,也會流血。

    小的樹根,樹妖還沒有什么反應,但是劉樂一吹斷大一些的樹根時,樹妖就立刻開始慘叫起來:“臭小子,你住手,不許再砍了。”

    劉樂不但沒有停,反而挖的更快了。

    專門朝著有樹根的地方挖,一挖到樹根,就直接砍斷。

    樹妖沒辦法,就把樹枝伸過來,去阻擋劉樂。

    劉樂再砍向樹根時,就總是砍在伸過來的樹枝上。

    雖然他每一刀都能把樹枝砍斷,可是樹枝太多了,也太長了。

    砍斷一截,樹妖就又伸過來一截。

    為了保護樹根,他咬牙忍住疼痛,任由劉樂砍著。

    有時候痛得實在受不了,他就和劉樂商量起來:“啊,你能不能別砍了?”

    “兄弟,別砍了,好不好?”

    “大哥,手下留情,放過我吧!”

    眼看劉樂不理會,樹妖最后都可憐兮兮的哀求起來。

    上面防著醫尊,下面防著劉樂,他有些疲于奔命應接不暇了。

    “你把思琦放了。”劉樂眼看差不多了,就急忙提出條件。

    樹妖就算不求饒,他也沒有辦法一直砍下去。

    因為這棵樹太大了,樹根也太多了。

    他的力量有限,就是累死他,他也砍不完。

    “好。”樹妖立刻答應了,接著又說道:“你叫那只小雞仔停手。”

    “她是鳳凰仙子。”劉樂糾正道。

    “鳳凰仙子!”樹妖轉動著大眼睛,仔細瞅了瞅,不由得肅然起敬。

    打不過小雞仔,他會覺得恥辱;但是打不過鳳凰仙子,他就會覺得光榮。

    再說,小雞仔也沒有這么快的速度和這么強大的力量。

    “請你叫鳳凰仙子停手吧!”樹妖連語氣都變得恭敬三分。

    劉樂用意念溝通醫尊,醫尊立刻停止攻擊。

    她不再扇動翅膀,就懸停在空中,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金芒,仿佛有金光護體。

    她盯著郝思琦所在位置,準備隨時進行接應。

    “放人啊!”眼看樹妖沒有什么行動,醫尊不滿的催促道。

    “好的,請鳳凰仙子不要著急。”樹妖討好般的說道。

    在樹妖的控制下,樹枝后退,樹葉一片一片的剝開,粘液和劇毒流淌下去。

    樹葉的最里面,就是郝思琦。

    當郝思琦顯露出來時,已經全身浮腫,皮膚發黑發紫,不成人樣。

    “她還沒有死,你們醫術蓋世,及時治療的話,應該還有救。”樹妖友好道。

    醫尊飛過去,正要把郝思琦帶走時,郝思琦突然睜開了眼睛,說了一句話。

    “我要炸死樹妖,拜托你把劉樂帶走,跑得越遠越好。”

    樹妖聽不懂人類的語言,只是不耐煩的催促道:“趕快帶走,別等她死了。”

    “反正我已經放過了她,她現在死了,也和我無關了。”

    “你們可不能再糾纏不休。”樹妖非常不滿道。

    醫尊根本沒有理會樹妖,她在勸郝思琦:“不要這樣,我們能救活你。”

    郝思琦艱難搖頭,然后平靜道:“樹妖不死,通道不開,誰也別想回去。”

    “你應該明白,我炸死樹妖后,至少劉樂和你們都能活著離開。”

    “我如果不炸死樹妖,我們誰也離不開這里。”

    醫尊沉默了,因為她知道,通道就在樹妖體內。

    在樹妖不開通道的情況下,只有把樹妖殺死,他們才有機會離開這里。

    “可是,你真的能炸死樹妖嗎?”醫尊覺得郝思琦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

    “應該可以。”郝思琦不太自信。

    因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體內被壓制的力量,究竟能不能強大到這種地步。

    “如果不太肯定,還是算了,我們可以再想想別的辦法。”醫尊又勸道。

    “不,我已經下定了決心。”

    “而且,樹妖在我體內做了手腳,他想利用我害死劉樂。”

    “所以,我不能回去;我不想成為他的棋子,我不能害死我最愛的男人。”

    “不要再勸我,請讓我為我的愛人做點事吧!”郝思琦認真道,“快走。”

    看到郝思琦眼神中的決絕和堅定,醫尊突然覺得她好偉大。

    這讓醫尊很感動。

    因為醫尊有點自私了,她只想救走劉樂,并不想管郝思琦的死活。

    此時,她覺得不能放棄郝思琦。

    而且,當她把郝思琦的意思,通過意念傳給劉樂時,劉樂也沒有放棄郝思琦。

    “老婆大人,把她帶回來,一定要把她帶回來,我不允許她死。”

    “不管樹妖在她體內做過什么手段,我都能把她治好。”

    于是,醫尊突然飛過去,一口叨起郝思琦:“我答應了老公,要把你帶回去,我不能讓你做傻事,你乖乖的跟我走。”

    “不要這樣,放開我。”郝思琦就像被非禮了似的,想要掙脫醫尊的嘴。

    醫尊仍然把她叨起來,扇動小翅膀,飛向劉樂。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