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秣馬南宋 > 第六百零四章 次相
    第六百零四章   次相

    既然想讓王驛當這次相,當然就要知道王驛本人的態度,不能開始辛苦準備最后白忙一場。

    于是石斌又在一天深夜拜訪王驛。對于石斌的突然到訪,已經被捆在同一輛戰車的王驛不再驚恐,反而十分的坦然。

    “齊國公大駕光臨請問有何貴干?”王驛很謙恭的問道。

    “王大人,你我不必如此客氣,我是為兌現諾言而來。”石斌笑道。

    兌現諾言?王驛不理解石斌所指的‘諾言’是什么。在他的記憶里石斌確實說過事情成功必有厚報,但他并不指望這厚報。何況石斌也沒說清楚是什么厚報,所以王驛也就更不明白了,只好疑惑的看著石斌。

    “王大人如今是侍郎,我欲保大人為次相,你認為如何?”石斌笑道。

    一聽到‘次相’二字王驛當即無法正常思考,腦中一片漿糊。雖然明白這是石斌打算將自己捧起要自己與趙葵等老臣在朝堂之為他廝殺,但是王驛心中仍舊激動不已,若不是還有些顧慮王驛很想立刻答應。

    見王驛臉色陰晴不定,時而憂慮時而高興,深知緣由的石斌并不催促,只是坐在一旁喝茶。

    不過石斌的耐性也是有限的,王驛足足想了一炷香的時間都沒想清楚,這讓石斌有些不爽。故意咳嗽兩聲后沉聲問道:“王大人,想得如何?愿不愿當這次相?”

    說不想那當然是大大的假話,但是如果當這次相,王驛明白這就意味著自己從幕后走到臺前,告訴天下人自己和石斌狼狽為奸沆瀣一氣,是要圖謀不軌。同時也就意味著絕不會再有回頭路。所以在石斌的催促下仍舊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一句囫圇話來。

    “王大人是不想當這次相?”石斌故意問道。

    “不是!”王驛立刻否定。說完之后又慚愧的閉嘴巴。

    “汪大人,你到底在擔心什么,說出來給我聽聽。憋在心里并不好,容易產生誤會。”石斌很嚴肅的說道。

    產生誤會?王驛明白石斌這是在警告自己,要將話說清楚不能含糊不清。一旦含糊不清就會惹來麻煩,不僅可能丟官嚴重的甚至會丟了性命。

    想到這些,王驛不敢再含糊,立刻說道:“石大人,王驛想當這次相,但是又感覺能力不足,害怕會壞了你的大事。”

    “多謝王大人為我著想,但是這恰恰是你最近不必擔心的。這半個月內我只要你與我對掐,我說對你就要說錯,我說南你就要說北。明白了沒?等時候成熟,我便會想辦法將你擢升至次相。等你當了次相后就應該勉強能與趙葵分庭抗禮了。至于之后的事情,我們再慢慢商議,徐徐圖之。”石斌笑道。

    原來只是與石斌對掐,這么簡單的事情誰不會做?一旦與石斌對掐,理宗絕對會欣賞他,只要石斌不從中阻攔,王驛要當這次相幾乎十拿九穩。所以王驛立刻決定當這次相,愿意效

    忠石斌。

    為了保證萬無一失,石斌又叮囑道:“并非我不相信王大人,但如今咱們關系非同一般,情況也非常兇險,所以我需要大人做個承諾,絕不能將今夜之事外傳,包括你的父母妻兒都不能知道。”

    這種事情不用石斌叮囑王驛都明白其中的厲害關系,于是當即表示絕對會做到法不傳六耳。

    有了王驛的這個承諾,石斌便放了心,喝完一壺茶后便離開王府回了自己的府邸。

    接下來便按石斌這個編劇的安排演起戲來。但凡石斌的提議,不論對錯,王驛一概否定。完全就是一個堅定的‘反石派’的官員。

    既然是‘反石派’理宗當然喜愛,即使王驛能力不足但理宗仍舊欣賞,不久便忘了之前石斌保薦王驛之事,提升王驛為吏部尚書。同時,趙葵這剛烈忠貞的大宋首相則屢屢與理宗這昏聵無能的大宋皇帝起爭執,導致理宗越來越討厭趙葵。有時候理宗甚至有些后悔用那么大的代價將趙葵從石斌的手中贖回。

    二人意見不同裂痕自然越來越大,給石斌的可乘之機也就越多。在石斌的示意下,王驛開始進讒言,不時的說趙葵居功自傲目無君,實在是太過分。

    一次兩次或許不行,但是時間久了‘眾口鑠金積毀銷骨’,理宗越來越感覺趙葵掣肘太多,需要有人制衡,于是在群臣中挑選起來。

    而如今的石斌權勢熏天,一句話就令理宗周圍的太監宮女聽從自己的命令,以便隨時知道理宗的打算。

    一日,理宗宣趙葵入宮覲見,對趙葵說道:“趙愛卿,你春秋幾何了?”

    “回陛下,微臣是大宋淳熙十三年(1186)生人,如今是寶六年(1258),微臣已經七十二歲了。”趙葵答道。

    “七十二了,趙愛卿還如此有精力真是令朕羨慕,朕批閱奏折用不了多久便會感覺頭暈目眩沒有精力。愛卿每日批閱的公文肯定比朕只多不少,你感覺如何?”

    “謝陛下關心,微臣雖然年邁偶有不適但還能扛得住,請陛下勿憂。”趙葵很認真的答道。

    “偶有不適?”理宗聽了這話如獲至寶,立刻裝作非常心疼的樣子說道:“愛卿有不適為何不早告訴朕,這樣朕也好派御醫幫你看看,派人輔助你辦公啊!你已經七十二歲,又是兩朝老臣,朕怎么能讓你活生生的累垮?”

    理宗的話讓趙葵聽得十分不爽,總感覺其中有蹊蹺,只好不住的謝恩但不說其它。

    “趙愛卿,你如今年事已高,以一人之力恐怕難撐大廈,朕想命一人為次相幫你分擔壓力。”理宗言語雖然柔和,但其中明顯有著不容反對的意味。

    既然理宗已經說得那么明白,趙葵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只能開口道:“皇,微臣年老的確需要一人分擔壓力,但此人絕不可以是王驛。”

    沒想到趙葵居然反對王驛這個堅定的‘反石派’當次相,這讓理宗很不解也很不快。但為了顯示自己是一個明理之人,理宗只好詢問趙葵為什么這么

    反對王驛擔任次相。

    趙葵都沒思考直接指出了幾點。第一,王驛本來就庸庸碌碌沒什么能力,當個侍郎還勉強湊合,絕對當不了次相。第二,王驛在給石斌宣圣旨時居然不小心將圣旨給毀了,也可見能力不足。第三,石斌未入臨安之前王驛對石斌之事從不表態,如今石斌入了臨安權勢熏天,王驛不僅不巴結反而事事與之做對,非常反常。第四,對于王驛的舉動石斌也并未有多少實質的懲罰,這與石斌性格有些不合。

    對于前三點,理宗挑不出毛病。第四點理宗認為這是石斌在收買人心。不過即使趙葵說的字字在理,理宗也不打算聽從。表示能力是培養出來的,沒人天生就是相才。至于王驛或許是石斌的人,理宗則表示會慢慢觀察,不會很快就決定讓他當次相。

    從理宗的言語之中趙葵知道理宗對自己并不滿意,是要找個人來制衡,而且這人只要反對石斌就好,能力可以不管。多年老臣還是知道進退,為了不激怒理宗,趙葵干脆借坡下驢,夸理宗行事穩妥絕不會輕易做決定,然后便離開了。

    這件事情石斌很快知道,高興異常。并命眾人隨時準備保薦王驛為次相。當晚又一次偷偷的去了王府。

    見石斌又來,而且是一臉笑意,王驛明白這是次相的事情有眉目了。但是為了顯得沉穩,他仍舊憨憨的詢問石斌是為何而來。

    “王大人,我為何而來你難道猜不到?”石斌笑道。

    “齊國公大駕光臨肯定是有要事,但是是何事,請恕下官愚鈍,揣測不到,也不敢揣測。”

    “王大人,你果然是久在官場,行事夠謹慎。”石斌點著頭說道,“我自然是為你當次相的事而來。今天午,皇帝在書房詢問趙葵對于任命你為次相有什么意見。趙葵堅決反對,但皇帝還是堅持,雖然之后沒弄出個結果,但是足見皇帝對趙葵已經極為不滿了。只要再努把力,你這次相就能當了。”

    對于石斌說的這些,王驛欣喜若狂,十分感激石斌,更是萬分憎惡趙葵,表示一定會追隨石斌掌控朝局,并將趙葵貶成平頭百姓。

    很高興王驛這么快就表了態,石斌笑道:“既然如此,石某也放心了,只希望王大人言而有信。我也不會命你干那些有違天理人倫之事,只要真心助我就好。若是哪日不想助我,直接告訴我就行,我也不會過分追究。”

    王驛相信石斌不會讓自己干有違天理人倫之事,這是圖謀天下之人的共識。至于離開之時石斌不會過分追究自己,王驛卻不信。不過多年為官,已經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只是非常謙恭的向石斌表示感謝。

    而石斌自然表示這是互利共贏不必感謝,只不過要王驛做好做次相的準備,不要因為在皇帝面前應對不當而丟了這大好機會。明白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王驛當然不會放走,連連向石斌保證會做好一切準備,不出任何紕漏。

    由于有了充足的準備,加皇帝對趙葵日益不滿,終于在半月之后王驛當了大宋的次相。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