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不死邪神 > 第二百三十章 真相!
    “簫…蕭陽!”

    孫河顫抖著說了句,“你來這里干什么!”

    “呵呵,孫長老,你嚇傻了?”蕭陽卻是笑了,直接道,“這里是我以前的住所,我怎么就不能來?”

    此話一出,孫河也是神情一滯,孫通也是臉色蒼白,身體不停的后撤,似乎想要逃跑。

    “呵呵,孫師弟,你可不要動,你要在動,那你可就要死了。”

    蕭陽這時候笑著說了句,這讓孫通的身體劇烈一震,下一刻就驀然道,“蕭陽!雖然你是少掌門!但是你也沒有權利能隨便殺戮同門!”

    “殺戮同門?我現在不還沒殺么?”

    蕭陽笑著道,“倒是你們怎么回事?怎么帶了一批人,砸了我以前的住所?”

    這話一出,孫河和孫通都是說不出話來,許久之后,孫河目光一亮,“我們在搜尋妖獸!對!就是搜尋妖獸,妖云山有妖獸跑到咱們正陽門了,我們一路搜捕,就到了這里,至于這是你的庭院,我們并不知道!”

    “是么?”

    蕭陽笑著道,孫河當即道,“這就是事實,場中的諸弟子都可以作證!”

    話語吐出,孫河的目光就陰冷的看向了四周看熱鬧的弟子,這讓這些弟子都是身體一抖,直接低下了頭來。

    沒人敢說是,同時,也沒人敢說不是。

    “武形,你說他說的是真的么?”

    蕭陽這時候卻是笑著轉頭,對著武形問了句,武形當即冷笑道,“當然不是,這都是借口,他們來這里根本不是尋找妖獸,是要尋找簫師兄的寶貝和秘密。”

    這話一出,孫河和孫通都是臉色變了,孫河直接看向了武形,陰冷到,“武形!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污蔑我們!你不想活了嗎!”

    “我不想活了?我看是你們不想活了。”

    武形卻陰冷一笑,“連簫少掌門的以前住所你們都敢砸,你當你們是誰?你們又當簫少掌門是誰!”

    場中瞬間寂靜下來,孫河和孫通也都是神情一下僵住。

    確實,武形這話,說的太直接了!

    敢砸蕭陽以前的住所,這本身就是對少掌門不敬!更不要說蕭陽現在兇威赫赫,橫掃門內太上長老了,他一個精英長老敢干這事,真的是找死!

    “可惡!武形!是你去通風報信的對不對!”

    就在這時,孫通突地大吼一聲。

    “不錯,就是我。”

    武形冷笑,“你們敢做,還怕人知道?”

    “我殺了你!”

    孫河這時候再也忍不住殺意,身體一閃就沖到了武形身邊,抬手就是一掌落下,滾滾的真元噴發,直接凝成了無數的風刃!

    “呵呵,孫長老,你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就在這時,蕭陽卻是笑著說話了,“當著我的面,殺我的證人,你這是瘋了么?”

    砰!

    話語說著,蕭陽袍袖一揮,頓時爆炸出現,肉眼可見,孫河釋放的真元力量全都在這一刻粉碎!

    孫河本人也是臉色一白,身體接連退后了七八步之后,噗的一聲,直接噴了一大口血!

    “爹!”

    孫通大叫一聲,下一刻就站在了孫河身邊,目光驚怒的看向了蕭陽,“蕭陽!你想干什么!難道你還敢殺我們不成!你別以為你是少掌門,就能橫行霸道!我們在正陽門也是有身份的!我們孫家……”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起,根本不給孫通說完話的時間,蕭陽就一巴掌抽出,當場就讓孫通的身體栽倒在了地面上,牙齒都脫落了大半,直接昏迷!

    “通兒!”

    孫河大吼,就要去查看自己兒子,蕭陽卻是手掌一動,呼的吸收力爆發,直接就讓孫河整個人到了蕭陽的面前,喉嚨直接被蕭陽卡住。

    “接下來,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回答的直接一點,我給你個痛快,敢有隱瞞,我就想把你兒子折磨死,再把你折磨死,聽明白了?”

    聽到這話,孫河臉色狂變,只是看著蕭陽那平靜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只能道,“你問什么我都告訴你,我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你殺掉,但我希望你能放我兒子一馬。”

    “是么?呵呵,真是父子情深。”

    蕭陽笑著道,“好,我答應你。”

    “那你問!”

    孫河立刻道。

    “陳云長老晉升精英長老后,和你們一起去出任務了是吧,他在哪?”

    蕭陽直接道,“根據門主告訴我的消息,陳云長老被安排了秘密任務,不過,我想從你們嘴里知道具體情況。”

    這話一出,孫河臉色一變,蕭陽卻是眉頭一挑,手掌驀然升騰出了一股紅色的火焰!

    “啊!”

    凄厲的慘叫聲傳出,肉眼可見,孫河整個人的體表皮膚都開始變得焦黑,眼看著皮肉都要燃燒的時候,蕭陽手掌再次一震,直接讓其恢復了傷勢。

    “感受到這種痛苦了?不想再感受的話,那就告訴我一切,一點謊話都不要說,如果讓我察覺一點,不光你會再次承受這個痛苦,你兒子也會。”

    淡淡的話語吐出,孫河也是身體狂震,最終道,“好,我說!當初陳云被我強行命令,去妖靈山獵殺妖獸,完成任務,我們是有暗害他的心思,不過不是殺了他,是抓住他,要威脅你和蘇葉,但是陳云似乎早有準備,我們還沒來得及動手,他就跑了,直接跑到了妖靈山的中心區域,在之后他到底死沒死,我就不知道了。”

    這話一出,蕭陽也是眼神冷了下來,“也就是說,我師叔陳云,只是跑到了中心區域,但是你們并不知道他死還是沒死。”

    “是。”

    孫通直接道,“不過我們認為,他差不多會死,他畢竟剛剛突破真氣境。”

    蕭陽聽著也是點點頭,眼神驟然寒冷起來,左手在這時候驀然一揮!

    噼里啪啦!

    一道雷霆直接爆發,當場就轟擊到了孫通的身上,立刻孫通整個人都是爆炸開來!徹底化為了焦黑的血肉尸塊!

    “啊!”

    看到這一幕,孫河慘叫一聲,身體開始瘋狂個掙扎起來,“蕭陽!你出爾反爾!你你居然殺了我兒子!我和你拼了啊!”

    “哼!”

    轟!

    蕭陽卻是冷哼一聲,手掌驀然向著地面一甩,當場就讓孫河整個人都砸在了地面上,直接開始口鼻噴血!

    “啊……”

    虛弱的聲音傳出,只見此刻的孫河,整個人軀體開裂,骨骼變形,已經完全不像是一個人樣了。

    蕭陽這時候則是陰冷道,“敢害我師叔,別說殺你兒子,殺你全族我都不解恨!你最好祈禱一下,祈禱我師叔沒有死,不然你們整個孫家,都得跟著陪葬!”

    陰冷的話語吐出,下一刻蕭陽的腳步就是狠狠一踩,頓時轟咔聲音響起,肉眼可見,孫河整個人都是爆炸開來,徹底死亡!

    其他幾個跟隨孫河藍袍弟子看到這一幕都是驚呆了,下一刻就紛紛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頭道,“簫少掌門饒命啊!我們也是被逼無奈!”

    蕭陽卻是眼神陰冷,袍袖驀然揮出,立刻一股火炎噴發,當場就讓這群跟著孫河的弟子身體化為飛灰,徹底死亡!

    他非常清楚,孫河孫通這對父子,在門中拉幫結派,黨同伐異,為了一己私利,不知害了多少人,這群跟著他們的普通弟子,看起來無辜,實際上也都是幫兇,不知道分了多少的好處,干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情,自然除惡務盡,蕭陽要把他們全部殺光。

    等殺完了這些人之后,蕭陽的目光掃向了其他的弟子,這時候其他的弟子也都是身體一震,下一刻就連忙單膝跪地,一句話都不敢說!

    “武形,你找幾個人,給我把這草屋修一修,等做完了這些,我會在叫你的,現在,我要去做些別的事情。”

    “是!師兄!”

    武形當即點頭,下一刻蕭陽也是不再停留,身體一閃,就直接到了正陽大殿之中。

    剛一到了這大殿之內,立刻,蕭陽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正是馬長老。

    見到蕭陽,馬長老也是眼神復雜,直接道,“蕭陽,這件事情……”

    “馬長老不必多說,我想見見師尊。”

    蕭陽一抬手,這讓馬長老也是話語一滯,片刻后點頭,“好,正好門主也給你解釋解釋。”

    說著,馬長老就開始帶路,很快就把蕭陽帶到了一個偏殿之中,在這里,楊破空正背負雙手站著,似乎早就知道蕭陽會來。

    “師尊。”

    蕭陽淡淡一拱手,“陳云師叔,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說,我陳云師叔是被您派去執行秘密任務了么?”

    此話一出,楊破空也是淡淡道,“這是謊話,實際情況是,我也不知道陳云在哪,而當時的情況,如果我告訴你真相,你肯定會大鬧正陽門,到時候鬧的不好收場,我也救不了你,所以就撒了一個謊。”

    “是么?”

    蕭陽眼神一冷,雙拳握緊起來。

    “是。”

    楊破空點頭,“我是門主,我看重你的潛力,我不想你過早的夭折,所以我就這么做了。”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