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 3722接觸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vypvkq.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韓國,新鄭。張良的辦公室。一名助理焦急的拿著份簡報進來。因為著急的緣故,他竟然都沒有敲門。

    “什么著急的事情?”張良寫好一份報告之后這樣問道。他并沒有抬頭,他知道自己助理有這樣的毛病,用秦國相關心理學家的話來說,心理素質很差,不過好的人大部分都去發財去了。來政府辦公的人員大部分都不會有太出色的成績,或者可以說,他們的腦袋都有一些愚笨。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韓國正在處于一個快速發展的時期,這個時期導致的是,人們相信自己的能力,只要覺得事情能夠成功,就一定能夠成功,而且機會很多。這樣的報道相當的多,報紙上就說過,之前在韓國混跡人群當中的流氓,而到了孟拉之后,竟然當上了一名議員。而他做的生意竟然是奴隸,以及各種各樣的走私生意,盡管已經合法化,但誰都知道對方是怎么發家的,還有乞丐,在國內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但是到了國外的話,他們的命運都發生了變化,他們不是最大的奴隸頭子,就是一些重要的商販,商人。他們壟斷了很多國家重要資源的輸入。這些人手中是掌握很多財富的。所以,這也導致一個很不好的結果,但凡是認為自己有點本事的人,他們都會積極的跑到國外去發財,如果自己不發財的話,他們根本就不回來。在這樣的情況下,留在國內的人員素質自然就下降了許多,高級的人才進入了科學研究機構,而資質差點的,只能進入政府部門,看起來,這成為他們最后的選擇了。

    而張良需要的就是這樣一種范圍,在韓國,商人的地位已經上升的很高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你有錢,你繳納的稅收就多,而稅收繳納的多,就會給國家做出卓越的貢獻,國家不管你的生意是否合法,他在乎的是你的繳納的稅金,為了鼓勵更多的人繳納稅收,政府還專門規定了議員的一些席位,這些席位被稱之為商人席位,也就是說,你有足夠多的錢,就能分為州議員,地方議員,只要你有足夠多的錢,可以成為國家議員,而議員可以提出自己的有議案,成為這個國家規則的制定者。這樣起來,法案將會徹底的幫助自己成為聚斂財富的工具。商人議員的地位很高,他們可以公開指責政府官員的不作為,可以說,官員已經不是第一位的了。而商人的地位上升了很大一個臺階,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人都以商人為榮,而不是以商人為恥。商人的地位變得很高。因為他們有了自己的政治訴求。

    “丞相,你最好看看這個。”張良的助理雖然很愚笨,但是他知道什么事情是重要的,什么事情是不重要的。

    張良接過簡報看起來。一下子,張良的眉頭緊鎖起來。

    “這來自趙國?”張良并沒有抬頭問道。

    “是的,丞相,這來自趙國的主要一些報紙,據說還有一些照片,我們不知道這些照片怎么來的,但是,他們說的可能是實情。這件事情,如果不能及時處理的話,可能會嚴重的影響到我們的下一步情況的發展,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災難。我們絕對不能讓這樣一種事情發生。否則的話,會出現大亂子的。”助理這樣說到。

    “恐怕事情已經出現了這樣的亂子。”張良搖頭說到。簡報上公布的是韓國在底比斯的暴行,因為只有韓國軍隊一家參與,而其他國家很難得到較好的收益,所以,一些國家是嫉妒的,比如,楚國,楚國和韓國關系改善了許多,但問題是,在地中海問題上,楚國人有自己的要求,他們希望韓國人能夠滿足他們,他們希望把更多的茶葉賣到地中海各國去,他們認為那里有豐富的需求,但韓國人并沒有這樣做,如果不能及時的堵住這些人的嘴的話,他們會怎么說。

    “好了。我們立即召開會議,商議一下,如何解決這些事情吧。如果讓趙國人知道了更多的事情的話,我們的情況將會麻煩的要死。”張良認為這是一個*煩,這個*煩會讓他們吐出很多東西的。

    秦國,咸陽。尚文的辦公室內。

    “韓國人這下子有麻煩了。”尚文搖頭這樣說到。

    “是的。他們的暴行激起了很多國家的不滿,特別是趙國,但是,我不知道的是,趙國人的目的是什么,他們這樣公布,好像他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一樣,大家都是一樣的。”蒙毅這樣說到。

    “很簡單,地中海。根據我們知道的一些情況,韓國人正在加緊消化愛幾國的影響。然后他們將會把那里作為一種基地,推銷他們的產品,而其他國家的產品很難通過那里,說實話,我們秦國方面也很不滿,畢竟,大家都有船只可以到達那里,而韓國人這樣做,有些太霸道了。”尚文放下手中的簡報這樣說到。

    “那么,我們也要跟著譴責嗎?”蒙毅問道。

    “不。我們應該看看情況。或許趙國人會把事情做掉,我們只是適當的更近,或者是發表一些聲音,僅此而已。”尚文這樣說到。尚文不想過多的參與到各國的競爭當中,形勢開始有些明朗了。關東六國開始形成了兩個聯盟,而秦國似乎很難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下去了。所以,尚文不愿意參與過多的事情。畢竟,這樣會給秦國帶來更多的麻煩。

    印地,孟拉占普邊境一處小鎮。這是一個貿易小鎮,但現在這里已經被圣火教給控制了。

    他們的旗幟有兩種,一種是紅色,猩紅色。看起來讓人感到十分的可怕,因為周邊在旗幟的周邊有很多長長的桿子,上面掛滿了砍掉的腦袋。看起來他們之前也掙扎過,但是圣火教的人就那樣把他們給殺死了。還有一些尸體是被吊死,或者是燒死的。

    卡卡,韓國情報機構編外人員,實際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專業的情報人員,他最多只是一個業余的,他因為跟著商隊來過印地,所以會印地,中原話。而且能夠流利的交流,他當過兵,中原話快速成長的時期就在軍隊,因為韓國士兵脾氣不好,幾番毆打,他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實際上,孟拉人,占普人的中原話水平的提高都是在毆打的培訓下突飛猛進的,因為自己缺錢,很可惡的缺錢,因為退役,政府只給政府債券,但現在債券卻不如廢紙,連衛生紙都不如,所以,他缺錢,但是他有不愿意跟著那些工人一塊干活,那是下賤人,也是最沒有用的人干的事情,他才不會這樣做了。那樣做的話,就意味著他們也做不了。

    在一次無意的機會下,他進入了韓國情報機構編外人員,主要是探查一些有用的消息,然后交給韓國人,但這次不同,韓國人讓他聯絡圣火教的人,如果知道對方的態度的話,他就可以正式成為編內人員,他就可以有穩定的收入了。如果不想干的話,還可以干警察,他知道,那可是肥差,因為警察可以敲詐勒索,他可以得到更多的東西。為了自己的未來美好生活,他決定干,不干是傻子。

    所以,他來到這里。很快他就看見了一名膚色發黑的瘦小男人進來,他穿著白色的袍子,袍子上有一種紅色的圖案,看起來是一朵燃燒的火花,不過一點也不漂亮,據說,只有高級一點的人員,或者是正式的圣火教教徒才會有這樣的資格穿著這樣的東西。這就是圣火教的第二種圖案,這種圖案很普遍,白底,紅色的火花朵。看起來很圣潔。*。

    “這是我們的主教,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一名白色長袍的男人嚴肅的警告到。

    “當然。當然,這位長官,我們不會輕舉妄動的,我來這里,只是代表韓國人,表示我們的友好。”卡卡趕緊的解釋到。如果解釋不清楚的話,可能會被砍掉腦袋。

    “嗯。說說吧。外來人。”那名男人冷冷的問道。

    “哦。是這樣的,主教大人。”卡卡說到。這是一個韓國自己人的稱呼,在韓國,大人這樣的稱呼已經被取消了。改為,先生,女士,夫人,或者是長官這樣平等的稱呼。但在孟拉,這種情比較特殊,因為這里底層人太多,而且他們有根深蒂固的奴隸思想,畢竟,這里還是一個奴隸制國家,讓他們一下子民族覺醒,很難很難。所以,大人這樣的稱呼被普遍傳出來,這通常用在有較高權位上的人物,比如,對方的主教,就可以這樣稱呼。

    “嗯。說吧,我的耐心是沒有多少的。”對面的主教這樣說到。對方也知道中原話,因為這是一個普及的過程,因為掌握了這樣一門語言,就意味著有了晉升的通道。這就能了解這個世界,本來,圣火教就是西域拜火教的一種,然后變異到了印地,而傳播的語言可能就是中原話。如果不懂得這些的話,肯定很難生存下來。

    “韓國人希望能夠維持雙方的貿易,特別是軍火貿易,如果必要的話,只要讓出一些權益,韓國方面完全可以提供更多的軍火武器支持你們的事業。”卡卡這樣說到。

    “沒有韓國人的支持,我們同樣也做到這樣的事情,印地國王已經完了。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土地,所有人都加入了圣火教,圣火一出,焚燒一切。墮落的國王將會被大火燒死。有圣火存在,我們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對面的主教不以為然的這樣說到。

    “哦。我,我明白了。”卡卡笑著說到。他知道,如果對方想要殺他的話,自己難逃一死,不如服個軟,保住自己的性命重要,隨后,他還把自己帶來的軍火交給了對方,本來這是一筆促成的交易的,韓國人認為圣火教的人肯定會需要這樣的東西,他們不愿意放棄一次發財的機會,但現在,卡卡轉手就送給了對方,因為如果不送出去的話,他們肯定會搶走的。那樣的話,自己的性命都未必能夠保住,與其這樣還不如老老實實的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緊。

    就這樣,圣火教和韓國情報人員的一次接觸,結束了。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快,但是,圣火教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問題。

    月氏,國防部,國防部長看著手中的電報。然后他命令轉發給秦國,然后他們就看著這份電報想想該怎么辦。

    圣火教的發展速度非常的快,這可能和印地政府的施政有很大的關系,為了解決財政問題,他們加稅,但問題是,他們之前已經加稅了。發行國債已經成為沒有信用的事情了因為政府從來不會償還這樣的債務,可戰爭還在進行當中,軍費居高不下,嚴重的影響到了印地政府的正常維持,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只有一個辦法解決財政危機,那就是加稅,但加稅卻讓更多的人無法生存下去,加上圣火教的推波助瀾,很快事情就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在這樣的情況下,解決所有的問題,顯然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但問題是,我們要不要進入其中,這是一個極為腐朽,無能的政府,我們曾經幫助過他們,但他們給我們帶來了災難,如果這次我們再次進入的話,我們的情況也會遭受嚴重的損失,所以,我們的態度還是交給秦國人來處理吧,這絕對不是我們應該想的問題。”國防部長看著電報這樣說到。其他官員紛紛表示贊同,因為月氏人已經厭惡戰爭了。這是印地人自己的事情,這和他們沒有關系。他們只要保證自己的態度端正就可以了。然后等待秦國人的決定。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陕西11选5走势分布图